胡逸山:人要同意,钱要商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胡逸山:人要同意,钱要商量

    在美国联邦政府权力运作机制里,讲到“人”的话,则参议院几乎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是因为美国宪法赋权于参议院(而非众议院)有对总统的绝大多数联邦政府人事任命行使“咨询与同意”的权力,这些联邦官员非经参议院同意则不得就职。而这些需要参议院首肯的人事任命,高至内阁部长、驻外大使、最高法院大法官等当然不在话下,但即便是以下各级的联邦法官,甚至各地邮政(乃属联邦权限)局长等的任命,也还是要过上参议院这一关。



    参议员们每州不论大小选出两位,与大多英联邦国家里上议员们权力形同虚设大不相同,美国的参议员无论在声望或权限方面,相比于众议员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以上参议院对政府人事的“咨询”权力,在高层任命方面,因尊重总统应得以提名认为最能合作之人选,多年来已然虚化,一般就是总统在要提名心仪人选前,会知会该人选来自州属的参议员而已。但对于最终“同意”与否该人选,参议员们还是把得很紧,如以前就曾不同意总统提名的阁员,或最高法院大法官等。

    同侪情谊

    然而,对于低层次的联邦人事,参议院在“咨询”方面的权力就得以凸显。如某州的当地联邦人事任命,总统一般都会听取该州参议员建议的人选,参议院一般基于同侪情谊,也会顺水推舟地让这些人选轻易过关,除非总统执意拂逆当地参议员的建议,选择如提名一些与他的意识形态较为接近的联邦法官等,参议院则也会认真地行使彼等的人事同意权。

    至于在美国联邦政治体制运作里讲到“钱”的话,一般上众议院享有较大的“话事权”。这是因为美国宪法规定,凡是涉及财政收支法案,需先在众议院提出通过,再由参议院通过后,方能由总统签署生效。所以总统要提出有关系到联邦政府税收或拨款的法案,通常都由总统所属政党,在众议院先提出来辩论审查,过后付诸表决。

    民主实践

    在这过程中,众议员会各抒己见,声浪颇大,而参议员因为还不知道该法案过后送到参议院的众议院表决版本为何,所以一般是静观其变地高度关注。

    如在这最新一轮联邦财政拨款法案里,特朗普执意加入拨款建造美国与墨西哥边界围墙的条款,而当下主导众议院、支持者里不乏同情同文同种新移民的拉丁裔的民主党则坚决不同意,所以才演变成当下的拨款未能通过,美国联邦政府运作必须“停摆”的困境。

    这个世界第一强国的政府停止运作的情况当然不可长,所以最新的一个折衷方案,是逐个部门的拨款来陆续通过,暂时把建围墙的有关拨款搁置。但由共和党所控制的参议院,以至近日在相关谈判力拂袖而去的特朗普,看来未必会同意如此的把围墙与整体拨款“松绑”的做法。这种拉锯战,很大程度上也是美国民主政治的实践,而不是由任何党派得以“一言堂”式地来治理国家。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