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名思医‧超级细菌 比癌症更致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顾名思医‧超级细菌 比癌症更致命

时代不断演进,许多疾病已有药可治,然而,大家也许还没意识到,一个人可能会因为小到看不见的超级细菌一命呜呼!



认识超级细菌,走在守护健康最前线!

何谓“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指的是对一种或多种抗生素具有抗药性的细菌,会让以前很容易治疗或治愈的感染变得非常棘手。抗生素失去了压制或消灭细菌繁殖滋生的效力。即使被大量抗生素包围,这种细菌仍可以生长,因为抗生素对它们已经起不了作用。某些超级细菌甚至已经拥有破坏抗生素的能力来自我保护(例如:基因突变),基因突变可能会让细菌得以制造能够使抗生素失去活性的酵素,或者是先一步消除抗生素本来要用以消灭的目标,一种细菌可能对五或六种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如无必要,绝对不要随便服用任何药物(尤其是抗生素药物),唯有在医生给予相关药物处方时才服用。

◆绝对不要服用别人的处方药物,或服用医生因其他感染原因而给予的抗生素药物。

◆如果医生给予抗生素药物处方,请务必按照医生的指示服用并完成整个药物的疗程,不要错过任何剂量或自行停药。

◆让自己和家人都定期接种相关疫苗。

◆注意个人卫生,保持健康生活习惯,例如:经常洗手。

超级细菌(superbugs)不是凭空冒出来的新词,而是人类世界、动物(包括养殖鱼类)和农作物过度使用、滥用抗生素及其他抗微生物药物所引发的严重后果,若不及时展开全球性行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引发一场人类与细菌的“世纪大战”,甚至让人类面临“无药可医”的灾难性后果!

联合国几年前就已经宣布,将针对具有抗药性的超级细菌展开全球行动,同时也警告全球各国若再不从事更多研究,超级细菌所导致的死亡势必与日俱增。世界卫生组织也一再强调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简称AMR)将对人类健康、发展和安全造成根本威胁,如果任由这些超级细菌发展并越来越强大,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预计会造成显著的社会、卫生安全和经济影响,严重破坏各国的发展。

在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大前提下,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被视为目前最重大和最紧迫的全球风险,在一场命名为《向超级细菌宣战/War Against Superbugs》推介活动上,辉瑞药剂公司(Pfizer)及我国医药界不同领域的权威,深度剖析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与抗生素耐药性对全球公共卫生所带来的威胁,同时也将通过各种方案联手减缓抗生素耐药性对全球公共健康所带来的威胁!

李国忠:AMR影响每个人

我国卫生部与双溪毛糯医院传染病科总监拿督李国忠医生分析,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可以影响每一个人,无论来自任何国家或任何年龄层:“简单来说,当病原体发生变化并找到抵抗抗生素的方法时,问题就会出现。病原体将会存活、生长并传播其抗药性,这个适应过程最终会导致我们所说的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AMR)问题。如果没有找到解决方案,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打个比方:轻微的感染和受伤也可能会导致患者出现生命危险,而肺炎等严重感染则可能无法治愈!另外,由于医院可能存在多重耐药的病原体,因此许多常规医疗程序,也可能因为感染风险太高而无法执行。”

统计显示,AMR目前在全球造成了70万宗死亡个案,仅仅在2016年,全球就有49万人患上多重耐药性结核病,而且耐药性问题也开始导致对抗爱滋病和疟疾的疗程趋向复杂化。因此,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在内的医学领域专家都同意,如果人类不采取任何行动,到了2050年,估计全球每年因为AMR而死亡的人数将达致约1000万人!马来西亚,当然也毫不例外成为这场全球健康医疗危机的受害者之一,目前已经证实有越来越多细菌已经对抗生素产生很高的耐药性,有者更高达61%,这也意味着目前患者所获得的抗生素无法发挥药效的可能性高达61%!

未来可能造成人类世界陷入“无药可治”恐慌的抗生素耐药性,只是整个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大蓝图的一部分,由此可见,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对于人类世界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与危害性!

我国卫生部与双溪毛糯医院传染病科总监拿督李国忠医生说,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已经成为全球共同的健康威胁,我国自然无法独善其身。
我国卫生部与双溪毛糯医院传染病科总监拿督李国忠医生说,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已经成为全球共同的健康威胁,我国自然无法独善其身。

阿拉希:传播相关正确资讯

马来西亚药剂师协会主席阿拉希(Amrahi Bin Buang)则指出,在对抗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方面,传播相关的正确资讯,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环节,社区药剂师在这方面扮演着将正确讯息传达给公众的把关责任。

除了国家社会、制药公司及医疗界应持续通过各种措施来减缓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日益严重的威胁,个人的力量也绝对不能少,每个人都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

帮助减少及预防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传播与蔓延。

■马来西亚药剂师协会主席阿拉希认为,药剂师在人类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战役中扮演教育宣导、传达正确用药讯息的关键角色。
马来西亚药剂师协会主席阿拉希认为,药剂师在人类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战役中扮演教育宣导、传达正确用药讯息的关键角色。

莎菲娜:勿滥用抗生素为上策

超级细菌消灭困难,不仅夺去人命,更耗损医疗资源!马来西亚传染病与化疗学会秘书莎菲娜(Syafinaz Amin Nordin)副教授分析,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也是导致患者需要特别护理、住院时间变长、医疗成本大大增加、影响重大手术和癌症化疗成功率等各种挑战的重要因素。

她强调合理使用抗生素,是人类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战争中至关重要的措施,除了人类的抗生素应用,更包括了对牲畜也明智施用这类药物。

马来西亚传染病与化疗学会秘书莎菲娜(Syafinaz Amin Nordin)副教授坦言,难以消灭的超级细菌不仅可能夺去人命,更大量耗损医疗资源!
马来西亚传染病与化疗学会秘书莎菲娜(Syafinaz Amin Nordin)副教授坦言,难以消灭的超级细菌不仅可能夺去人命,更大量耗损医疗资源!

人为因素导致出现超级细菌

简单来说,如果微生物(例如:细菌、真菌、病毒和寄生虫等)在曝露于抗微生物药物(例如:抗生素、抗真菌药、抗病毒药、抗疟药和驱虫药)时发生改变,便会出现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产生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微生物,有时会被称为“超级细菌”,结果就是这些药物将失去效果,人体内的感染持续不断,进而加剧传染他人的风险。

新的耐药机制出现并在全球传播,严重威胁着我们治疗普通传染病的能力,导致长期患病、残疾和死亡。如果没有预防和治疗感染的有效抗微生物药物,器官移植、癌症化疗、糖尿病管理和重大手术(例如:剖腹产或髋关节置换术)等医疗程序便会具有极高风险。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也会造成医疗保健费用上升,最终危及全球人类的持续发展目标。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比癌症还可怕的致命杀手,不分男女老幼,也不管你强健虚弱,这些微小得让你看不见的“超级细菌”,总是来得快速又无常。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细菌感染可能就已带走你亲爱的家人或朋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出现和速度扩散?答案,其实还是回归到人类本身!

世界卫生组织文告指出,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通常是随着基因变化而逐渐发生的一种自然现象。但抗微生物药物的误用和滥用,会加快形成耐药性。全世界许多地方都存在对人和动物误用和滥用抗生素问题,而抗生素的使用也往往未获任何专业监督。例如,有人使用抗生素治疗流感和普通感冒等病毒性感染,或将其用作动物的生长促进剂,或为健康动物预防疾病加以使用。

在人类、动物、食物和环境(水、土壤和空气)中,有些微生物对于抗微生物药物具有耐药性。这些微生物可以在人与动物间传播(包括以动物为来源的食品),也可在人际传播。感染控制做得不好,卫生条件不具备,以及处理食物不当,都会助长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传播。

报导:陈筱柔
图资:相关公司/世界卫生组织/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