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玟颉:独行侠——珍重再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副刊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玟颉:独行侠——珍重再见!

    老树奋力撑开整个酷热天空,阳光从树叶缝隙投射下来,洒落在工厂后的铁皮屋上,里头住了几位外籍员工,是公司生产部的操作员。平常鲜少会来到这里,今天公事在身,总算可亲自拜访他们。



    跨进门栏,不知谁拨动吉他弦,弹奏效果听起来有点变调,一把轻柔声音在慢慢唱和,歌声挺熟悉的。对着大门轻敲几声,眼前景物让我为之一震。一地酒罐和零食包装,还没铺好床单的双层床,散发着陈腐霉味。这时,坐在底层床的员工看到我的出现,脸上露出突兀表情,随后放下吉他向我走近。

    “主管,你来啦!欢迎!”拉克斯故意提高声量,慇勤拉着我的右手走向他的床位坐下。他右手摸着后脑,尴尬地说:“我们昨夜这里有个小聚餐,新员工们特地过来和我们叙别。大家都喝多了,所以房里有点乱。待会儿我会整理,你放心!”

    “你说的咯,不然我就没收你的护照,后天不准你上飞机。”我开玩笑回敬他。五年前,我初报到这间公司时,这班“老臣子”已在这里立足多年。期间还常制造麻烦给我,差点就要另谋高就了。相处一段日子,大家培养了默契,感情突飞猛进。转眼十年飞逝,如今因工作准证到期而需送他们回国,心中虽千头万绪,却得假装无事。 我随手拿起他摆放在床头边的手机,好奇问荧幕上的男孩是谁?拉克斯笑说:“他是我最小的胞弟,我还在供他读书呢!希望他尽快完成学业后,可以安排他来马谋生。以他目前的学历,应该不会像我那样受劳心劳力之苦。”

    我拍了他手臂,问他回国后有何打算?他眉开眼笑地说:“找个女孩结婚生子去,在家乡栽种蔬果,开个杂货店。这十年存够一笔钱,我不想再过离乡背井的日子,我想念家人。我不想每次家乡发生什么事,我只能用电话视频和他们沟通,不然就寄钱回乡打发他们。我想多待在他们身边。”这过于煽情的对话快把我逼哭,不知如何接话。

    外籍员工在我国已成为庞大族群,大众和媒体讲的都是外劳到处犯罪的新闻,他们的出现往往被当成过街老鼠,不受欢迎的程度可想而知。可是,我所认识的都是善良之人,认真工作也鲜少听说他们闹事。生活对他们而言,只想赚多点钱,然后回乡买田买地和家人过较好的生活。走出宿舍前,我叮咛他我们后天在机场见。我坚信,也许有一天我和他还会再见!

    想,住在一个用文字围城筑起的专属城堡,每一秒钟都沉醉在炎炎的夏季。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