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身土不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綜:野家子談──身土不二

    “他也是马来西亚人哦!”几个月前,老板介绍新同事时,如此说。



    “你好,那请问你是哪里人?”我是本能反应的想问得更仔细一些。

    “来自诗巫”

    “哦!东马人……”转头向老板解释马来西亚有东西马之分,不过一时三刻,老板也抓不准东西马到底何以大不同。

    从中学地理课与历史课所学,马来西亚可以“东西线”做区分。马来西亚大范围的东西线是那一片南中国海,分隔出西马半岛与东马砂沙两州。小范围一些的,来到半岛就有Titiwangsa山脉区隔出东西海岸。

    别说是我的外国同事,我对马来西亚东西线熟悉程度,也仅限于半岛东西海岸的差异。至于东西马的不同,自己也未必能说得清楚。

    最近因为家里的喜事,才有缘踏足砂拉越诗巫。接连几天在饭馆吃饭,嗜辣的我就发觉一个事实,以佐饭用的辣椒供给,相较于西马雪隆一带的任添式供给,当地饭馆就显得相当吝啬。从亲家亲戚口中得知,这现象可能是因为小辣椒物价比西马高!这一点,在澳洲生活体验过高价辣椒的我,还是会觉得诧异!

    “巴刹”,规范中文所谓的菜市场,大马以外的中文使用者绝对是陌生的。不过,诗巫人对市中心也以“巴刹”来称呼。“走!去巴刹一趟”,说的很可能是指到市中心跑一趟。但是,这回在诗巫的亲戚约了在巴刹吃早餐,却还是菜市场的巴刹。其巴刹规模之大,还真少见。谷歌一搜,据说还是全马最大的巴刹。“要体验当地民生,跑一趟巴刹是必要的”,在网上发图打卡配以这句子,朋友还在底下留言戏称“绝对是文化中心”!

    在巴刹楼上用过早点,再到底楼逛逛。虽然已是榴梿季节末期,俗称“榴梿尾”时节,但榴梿还是随处可见而且便宜!榴梿瘾发作,决定一试当地的榴梿味道。一手交钱,一手付刀,这一幕有那股市井西特有的豪气。

    大刀是给我们剥开榴梿用的,这榴梿味道确实不俗!除了一般意义的榴梿,当地还盛产所谓的“山榴梿”。山榴梿体积比榴梿小,果肉色泽却是鲜艳的黄色或橙色。口感吃起来涩涩的,气味比一般榴梿弱。用卖家的形容词说是“tiada gas (没气味)”。山榴梿的体验,总给我一个印象,这些山榴梿或许是未经混种交配的远方亲戚,是榴梿家族纯正血统的持有者!

    对食材特有兴趣,总会注意下在罕见的食材。其实,说到罕见,在这里随手拈来就好一些了。当地还流行吃一种名为“米林菜”,当地友族称作paku midin的蕨菜。口感与雪隆一带的paku菜相似,但我认为更胜一筹。更不能不提及诗巫华人口里的“橄榄”。说是“橄榄”,但发音却像“嘎烂”。“橄榄”必须用上引号,是因为它不是橄榄家族的一员,或许是福州方言的影响吧?。这“橄榄”必须氽烫成熟才能入食。兴化人会在“橄榄”撒盐,福州人则拌以酱油和糖,“橄榄”的口感甚是糯腻。

    再来,还是关于吃的,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马旺果”。马旺,绝对是buah mawang的音译,与当今正副首相无关。此果外形稍圆,果皮深厚,剥皮时必须用力。剥开的果肉,带有一阵阵熟悉的香味,是buah bachang的香味,果肉质感却像是超多纤维的芒果肉。闻着果香,想起一句马来谚语“bau-bau bachang (意思是远房荒八服亲戚)”,猜想会不会这马旺果也是与芒果、buah bachang失联的远方亲戚呢?从其多纤维的果肉质感,会不会就是原始芒果呢(网上搜寻资料,此果有如此称谓)?就比如原始香蕉的种子偏大,几经人类的混种结果,才进化成微型种子的现代香蕉。

    短短几天行程,对物种的观察,当然不会夸张到能像当年华莱士写出《马来群岛》探讨了群岛之间物种的相似性,启发了达尔文的演化学说。我却对“身土不二”这概念别有领会。

    “身土不二”术语源自于佛教,指的是身心(身)与环境(土)并不能分开二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概念还被韩国近几十年来用以鼓励国人支持本土产品的口号。观察当地小贩钟爱自家独有的蔬果,并自豪地介绍给我们这一行来自西马的外人。比如榴梿卖贩并不因为榴梿不是猫山王而觉得逊色,他们那份自豪溢于言表,是“身土不二”的最佳诠释。

    最后再看看这些繁杂的物种,我是好奇此土先民们当初的勇气与发现过程,当中,应该还有更多等待发掘的趣事,我想。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