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十字架不是十字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鵬《十字架不是十字架》

    槟岛夜景忽然出现巨大而明亮的十字架,原来是一座公寓每层楼亮灯的位置刚好拼成。大多人哇一下也就算了,继续追连续剧;基督徒大概会顿觉心里平和,可槟城的宗教司拿督斯里旺沙林可不这么觉得,要求槟州政府彻查发展商,改变亮灯的位置。



    要怎么改变呢?如果十字架下端削短,就变成加号,非常数学、中立;加号四端加90度的线条,就是卍了,那是印度教、佛教的吉祥标志。但你让这个符号旋转45度,又变成德国纳粹党的标章,丝毫没有好意头,联想到的只有独裁、战争、屠杀。

     说到底,那不是几条线吗?符号真是很有趣的事,我们能把历史、文化、记忆通通浓缩在简单的图案。一个十字架,等同耶稣钉死的故事,整个基督教就包含在这两条交错的线条当中,甚至还存有11世纪十字军东征的记忆,那是天主教和伊斯兰之战。

    注意行为

    小说《达文西密码》里的主角罗伯兰登的专业是“符号学”,我还以为真有此学科,原来是作者丹布朗虚构的。故事精彩,我尽量避免剧透,主角一再破解古代符码追踪一件事———如果耶稣也有后代,他不就是凡人了吗?如果耶稣是凡人,整个基督教的基石不就被摧毁了吗?梵蒂冈以至全世界各地基督教组织认为小说和电影亵渎基督,群起谴责和杯葛,导致电影在印度、伊朗、斯里兰卡等国家禁映。小说热卖,电影热卖,然后就过去了,有几个基督徒会因为“虚构”的小说而动摇信仰呢?

    又会有几个穆斯林会因为一个“巧合”而生的大十字架而动摇信仰呢?宗教司提醒人民注意行为,不要破坏和谐,我国宪法是不容许向穆斯林传教的。

     马来西亚官方宗教始终是伊斯兰,宗教司不能忍受偌大一个十字架在夜色中碍眼,是可以明白的,尽管我的马来朋友说,不要当他们是小孩,信仰才不会那么轻易受影响呢!但不管一些开明派怎么说,很多宗教根本就有排他元素,信我可得永生,否则你给我去地狱洗厕所。穆斯林不能“庆祝”圣诞,基督徒不愿烧香。

    我说嘛,色即是空,那就只是两条线,甚至两条线也不是,就是一些灯光。灯光很博爱,不管你信仰什么宗教,它就给你要去的方向照明。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