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憂鬱症包圍的我 最可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被憂鬱症包圍的我 最可悲

    钟立儿 八打灵公教中学



    你喜欢自己吗?你满意现在的自己吗?我的答案是——不满意。搞笑吧?一个生性乐观的人竟然患上了忧郁症。虽然我没有上医院检查,但我通过网上做了各种各样的测验。结果,众人所知,我患有轻微的忧郁症。

    忧郁症也可称为抑郁症。它会让你无时无刻都必须带着假面具生活、强颜欢笑…..严重的话,会让你感觉世界上的人很险恶,甚至让你想要逃离这世界,从此离开。

    现在的我虚有空壳,灵魂早已被困进内心里的监狱,难以逃脱。人生好比一场游戏,可当想结束这场游戏时,才发现在这场游戏里,我被利用了,且输得彻彻底底。

    其实,以前的我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只不过,在去年的七月,有一件事悄悄地降临在我身上。

    那年,我十三岁。

    我有两个朋友与我一起升上了同一间中学。我们是小学同学,算一算,好像认识了五年吧!虽说是老朋友了,但在小学时期,他们对我忽冷忽热。当时的我并没有多在意,因为“三人行必有人落单”。况且我还有别的朋友啊!在此,我先将我这两位朋友分别称为子怡和欣雨吧!

    我们三人一同参加了同一项制服团体。在七月时,我们的制服团体要选出下午班的队长和副队长。正巧,欣雨想争取的职位被我取代了。她就开始在我们的朋友面前投诉我没能力、不配当副队长等。

    这些…..我都默默忍受下来了,因为曾经有人说过:“人,生下来是不完美的,所以一定会被批评”。没想到过了六个月后,欣雨变本加厉。她还告诉身边的朋友我欺负她。这件事我是浑然不知情,是子怡后来告知我的。我万万没想到她会在我身后说我坏话。一旦被伤害过,心里必然会留下一道伤疤。

    渐渐的,我们没有说话了。可能是她自知理亏吧!我们之间好像有一道隐形的隔阂,关系变得好尴尬。

    我们变得犹如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在学校遇见了对方也没打招呼。其实,我早认为上了中学后,真心朋友会没几个,我也不敢依赖他们。开始有多少依赖,最后就有多少伤害。一次一次地被伤害着,却还要装着坚强。

    人类总是勾心斗角,我的心变得寒冷、浑身发抖。我想逃离这个地方,可笑的是,我无处可去。你晓得吗?路上都是碎玻璃,踩下去了,却发现并不痛,为什么?因为我的心早已麻木了。薛之谦的《演员》真是说中了我的处境啊!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些流言蜚语,一直在我脑海里挥散不去。我想痛哭一场,可是眼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刺痛与心酸。

    我只是个平凡人,渴望着被爱的感觉。虽然家人能够给我爱,但他们不能陪我一辈子啊!我一直都在努力着,努力地变成别人喜爱的性格,可貌似没有人会注意我呢。所以,我想安静的存在着,安静到让别人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是浮云,眼不见为净。

    可为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平,要让我遭遇这么多的痛苦。我只能向上苍祈求希望每天都会有新转机。这也应该是我最后一个办法可以在内心里挣扎吧!

    还是说,该放手的就要放下,不然最终被伤害的还是自己。一放下心头大石,想必我也会逐渐开朗起来吧!

    希望我可以走出冬天而进入夏天,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