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辨是“菲”‧【中年危机】之二 迷失中企图找回自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病辨是“菲”‧【中年危机】之二 迷失中企图找回自己

    到了中年,一直以来的奋斗都顾盼着外在的认同,自己内在的成长和内心的需求被忽视了,我们迷失了……

    心理学家认为,人到中年,我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便开始浮出。



    学说二:

    人的心理发展追溯至孩童时期,我们的需求被人照顾、被人满足,肚子饿了就哭,妈妈就会喂奶。当我们长大一些的时候,慢慢学习自理,也有了自主的权力,要选穿哪一套衣服,玩自己喜欢的玩具。从而认知到自己是可以主宰自己,并且满足自己的需求。我们到学校去学习,结交新的朋友,和其他人建立亲密关系。

     我们不断学习,一步步成长,一步步把自己融入社会。我们的人生观点受限于社会的规范,视社会认为的“成就”为目标。我们把自己变成有财富、身分、地位的人,来符合社会认为成功的观点。

     到了40岁左右,我们成为社会认为应该成为的样子,成功塑造符合社会期待的人格面具(persona),然后开始惊觉,一直以来的奋斗都顾盼着外在的认同,自己内在的成长和内心的需求被忽视了。我们迷失了,不清楚究竟自己是谁、想要什么。

     这时候,我们开始感到不平衡、沮丧、甚至惊恐和恍惚。一直以来我们忽视了自己的内在,忽略了内心的声音。我们开始觉得自己不完整,像失去了一部分的自己,自信和自尊继而受到威胁。内心深处的空洞显现,使我们开始探索,挑战甚至颠覆固有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进而做出一些一反常态的决定和举动。

    荣格心理学派(Jungian psychology)认为中年危机揭开了人对“自性”(Self)探索的序幕。荣格认为人的心灵(psyche)由有意识的自我(ego)和无意识(unconscious realm)共同组成的。

    先接受自己才能不委屈自己

    自我(ego)是成长初期建立的。它像是被调教出来的,它在让我们表现原本内心之余,还会因为社会环境给予的反应,抑制或控制我们一些不被世俗接受的性格特质和原始的欲望。

    成长过程中,我们一部分的自己会收到外界的不认同或谴责,自然地我们会将这部分的自己隐藏起来,以避免被谴责或不被认同引起的焦虑不安。这些被隐藏的东西便形成了所谓阴影(shadow),可以说成是刚好和自我相反的阴暗面。这些阴影很多时候不一定是负面或有害的,它们很常是一些不被世俗接纳的特质。

    我们将隐藏在无意识的阴影带出我们的意识,这样的整合使我们的心灵更完整。

    男性和女性心中各自有所谓的阿尼玛(anima)和阿尼玛斯(animus),是无意识的女性和男性特质。阿尼玛和阿尼玛斯是属于集体潜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的,集体潜意识是人格结构中的最底层,随着从古至今人类发展遗留在人类脑中的部分。它不像阴影,它不是被遗忘的,它可以和一个民族或一个文明有关,所以寻根相当重要。荣格认为能够将阿尼玛或阿尼玛斯带出意识,比起意识与阴影的结合更有深度。

    两性到了中年期,从创造和满足外界对我们的期望,转移到学习寻找自己内心世界,面对我们自己的阴影、阿尼玛或阿尼玛斯。无意识的阴影、阿尼玛或阿尼玛斯与有意识的自我整合,使得自性实现(self realisation),即是“自性化”(individuation)。它是自然发生的过程,外界没有办法给予、阻止甚至干预。自性化意味着生命从一个新的意识展开,我认为是正面的变化。

    最近我看了蔡姓台湾名作家的受访片段。他说以前写书教人说话技巧,让人好好说话,表现高情商,人见人爱,现在他反倒觉得人这样活着累了自己。现在的他认为,真正的高情商在于能如鱼得水般应付一切人际关系,也能够坦然且愉快地做自己,但是首要是先弄清楚自己,接受自己,才能照顾他人的同时不委屈自己。我觉得他或许中年危机了,尽管如此,他倒是表现的非常优雅。

    中年危机不可怕,也并不可耻,不过是心理发展的自然体现。

    魏莅菲
    魏莅菲
    魏莅菲——毕业于俄罗斯国家研究医学大学,曾任吉隆坡中央医院和增江政府诊疗所医生,现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