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卡兹卡兹炸壁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卡兹卡兹炸壁虎

    怎么满街的人都提着黄色纸袋,在商场里走动起来呢?周末跟伴侣逛街,我提出一问。伴侣眯眼一觑,笑说他们正赶着以炸壁虎换钱去呢!原来,那是新加坡某爆红品牌咸蛋炸鱼皮零食。



    两周前,顾客惊见零食内有炸壁虎!乍看报导图,那酥脆炸壁虎的颜色和形状跟三文鱼皮神似!要不是它带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我真想把它卡兹咬碎啊!而该顾客的兄弟和母亲已吃了大半包;就不知是否也吞下几只炸壁虎,以致壁虎“显灵”,打声招呼?

    “好多吃壁虎的人。”伴侣哈哈大笑。零食加料,顾客们恐慌。商场里提着黄纸袋者,多半是要前往售卖处索取退款吧。有关品牌负责人已公开道歉,并表示愿意对已出售的食品全额退费。

    伴侣无切肤之痛,所以笑得出?负责人致歉,似乎态度诚恳,可实际上,早在半年多前,同样的事件已发生过,只是当时没传开来,闹得满城风雨罢了。咸蛋炸鱼皮零食230g一包要价$28(85令吉),鱼皮成本低,商家利润丰厚,卫生情况却不掌管好,额外加料再三发生,俨然可恶。事件引起关注,令人爽快。伴侣高兴,多半为此吧!

    殊不知,这样的商人可多着!古今商人皆以利益为重,只是总要有一点道德。不洁的东西卖给顾客,大家难免不欢。一家餐厅、食品厂的卫生环境,很有可能和我们想像的情形很不同。没闹出乱子来,员工绝不去告诉什么人的。父亲当司机把塑料袋载往各食品厂那段日子常说:“哎呀,X品牌的食品,生产处卫生情况太吓人了!”或“以后千万别买Y品牌的食品……”

    当厨师的姐夫离开外地某高级餐厅,回乡生活以后,曾在一家地方餐馆任职。上班第一天,他宁可挨饿,也不吃餐馆免费为员工提供的午餐。次日他自带外卖;第三天向老板请辞。问原因何在?他脸色很异样,只是摇头。再问,他的意思是蟑螂在食材罐子里出生对许多餐馆而言,不是稀奇事;然而老鼠四处走动,厨师们下班离开厨房之时,又不把食材、调味料盖上,出售的食物就有老鼠在暗中摸索过的痕迹,令人咋舌。

    差不了多少

    “就是那家Z餐馆,我们曾到那里用餐哩!”姐补充说,这实在使我们如掉入冷水中啊。正当业者这样的错处,罪孽在业者本身,在卫生部,还是两者兼具呢?记得多年前,马六甲某小贩中心就曾发生过“瓦煲老鼠头”事件哩!

    “新加坡不一样,这里食品卫生好!”我们每每这么想。从事饮食业、任职总管多年的朋友却告诉我,差不了多少。对方有此感慨,因为其分店经理表示,卫生检查官更新卫生执照时,只在前台看一看,问要不要到厨房检查,对方摇摇头说不必,之后审查就通过了;另一家分店,根本没觉察检察官到过,就收到执照更新批准……

    咸蛋炸鱼皮零食合法营业,必然通过食品卫生检查。半年前已有顾客买下加料炸鱼皮,商家致歉,农业食品兽医局(AVA)接获投诉调查后,也表示该品牌生产处不存在卫生问题。如今再次爆发该零食含炸壁虎事件,在食品卫生史上,于是有了“大马瓦煲老鼠头”和“新加坡酥脆炸壁虎”。我忽然想起多年前喜剧《新半斤八两》,生活压力大,不如一起重温旧剧,笑笑没烦恼。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