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今年烟花特别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筠婷:像个孩子——今年烟花特别多

    似乎是几百年都不曾干过的事。2018年12月31日,我挤进人群里倒数,那真的是不少人的人群,稍微矮一点都会窒息,稍微有人群恐惧症的都会晕厥。我在这两者间,偌高的男性友人为我和女性朋友打先锋,我们抓着他的衣袖步步为营,在人群中艰辛地找看烟花的位子。我跟朋友叨念:这恐怕是我最后一年干这事了!懂我个性的朋友没有认同:“难说。”



    幸而新加坡政府安排妥当,除了避开让人群挤进高危区的封桥,甚至还限制上下某楼梯的人数;疏散也安排得很好,甚至安排空车到上游站载送人群。不是我媚外,但这的确是我国没有做得比别人贴心的地方。我可以理解为何特朗普和金正恩会面安排在这里。因为如此,我不排除自己会再次前来这里倒数,尤其是2019年零点开始的那场烟火,特别璀璨。

    我扛着单眼相机,有了在香港和悉尼拍夜景的经验,我没有很“kiasu”的带着三脚架,腾空徒手拍摄烟火,从镜头我看见大家举起手机,一致动作,不一致的高度。有些甚至抓歪了,有些大概为谁直播,但那线路早已中断,有些手机像素甚至不怎么样,烟花都糊成一团,可大家就是集体进行一场仪式。我静静放下相机,像个孩子,用心欣赏。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