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棕求存(上篇)价钱越跌越低‧园主心酸无奈 油棕让人喜让人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苦棕求存(上篇)价钱越跌越低‧园主心酸无奈 油棕让人喜让人忧

    1980年代起,全球汽车产业需要橡胶来制做轮胎,造成橡胶需求剧增,国内园主纷纷种植橡胶树。大马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橡胶生产国。



    直至1988年后,全球橡胶需求下降,橡胶价格跌了又跌,适逢油棕价格大起,国内园主又改种油棕。

    近年来,恶劣天气已影响国内油棕的种植,加上欧盟宣布,有意于2021年禁止棕油为生物燃料,并将于2020年停止购买没有永续棕油认证的油棕产品,已然影响全球供需架构,造成油棕价格跌跌不休。

    面对油棕长期低价的挑战,油棕小园主苦不堪言。

    霹雳曼绒小园主公会主席鲁智清透露,“我在木威(Beruas)的10公顷(hectare)园丘,是努力工作存钱购下的农地,种植当时好价的橡胶。”

    1998年,橡胶收购价大跌,油棕价格大起,很多园主便把橡胶老树砍掉,改种油棕。尤其是霹雳州曼绒,高达99%的园地用来种油棕。

    从园区载出来的油棕果,直接送去收果商处计算重量。
    从园区载出来的油棕果,直接送去收果商处计算重量。

    “即便当局不批准橡胶园改种油棕,但是,还是有小园主一意孤行种油棕,因为种橡胶聘请不到工人,且油棕的管理和作业,比橡胶容易。

    “油棕,最好25年翻种一次。过去,油棕业的三大问题是:太阳雨水和肥料,但现在,还要加很多因素,包括大马棕油偏高的库存量、申请翻种金缓慢、拖欠翻种金及束手无策的灵芝病菌,以及聘请不到工人……现在,树老,园主也老,真是令人心力交瘁。”

    1年2盛产时段

    说起来,油棕,算是长年结果的作物。一般上,小园主每20天收割一次,大园丘14天收割一次。一年之内,有两个盛产时段,即4至5月,还有9至10月。

    “一般小园主,收割10来吨的果实,算可以了。曾经,经历印尼烟霾,果实少到可怜,只有4至5吨。我的10公顷(hectare)园丘,产量多时,最高纪录收获30多吨的果实。”

    “2018年年底,油棕果收购价跌至200至300令吉,这不算最低价,最惨应该是2000年前后,即是我翻种的油棕,刚好迈入第三年的收成期,价钱跌到一吨60至70多令吉。价钱跌到70令吉时,园主都诉苦没饭吃,但政府也没帮助解决难关。”

    油棕长期低价,老园主都想离场,年轻人更加不肯从事这个行业!

    “往后,没人要做这个工作,没人要投资这个行业,这才是国内油棕业最棘手问题。”

    后继无人请外劳收割

    割果工人来到鲁智清的园区,都禁不住会说:“你的果实又大又美。”

    他谦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刚刚翻种油棕时,他还是青壮农人,工人施肥一轮之后,他自己再施肥一轮。

    “年纪增长之后,已没有体力下手,就只能靠工人,通常都是外劳,因为本地人都不愿在园丘工作。有了工人,园主还是要天天来察看。”

    很多园丘,树老,人老,找不到年轻接班人,又聘请不到外劳,小园主举步维艰。聘请不到熟练工人,高大树木的果实,无法全部采收。

    “一般上,园丘均以承包的方式,让收果商安排工人上园丘收割,然后卖回给他。”

    棕油小园主,努力开源节流,且做且珍惜。
    棕油小园主,努力开源节流,且做且珍惜。

    2011年一吨逾800被征暴利税

    “油棕果的价格巅峰期在2011年,价钱达到800多令吉一吨(最高纪录为820令吉),不过只是维持短短的三个月。价格高,产量多,园主又面对另一个问题:政府征收很高的暴利税,即是,棕油底价每吨2000令吉时,小园主便须缴交约7.5%,园丘则征15%。”

    当其时,曼绒小园主公会要求跟部长对话,要求政府解除暴利税,或者,将征收暴利税的底价提高至3000令吉,否则发动全国示威。

    “其实,只要政府把棕油底价调高至3000令吉,那么,小园主利润很好,当然也甘愿缴税。最终,政府停止征收暴利税,而在2、3周内,已征收的暴利税也没有归还。”

    向政府买苗种较有保障

    “油棕是很容易种,也很耐活的植物。最重要还是买对苗种。”

    鲁智清说:“买错种,或者前往没有认证的苗场购买苗子,种出来的树,长大结果时才知是不理想的树种,已经太迟。”

    有认证的苗场,苗子都是交配培育出来,一次育苗,通常要淘汰20%劣质的苗子。当然,母树下随便捡拾的种子也可以长成树苗,但产果的巴仙率很差。

    “有认证的苗和无认证的苗,价格相差无几,极大可能,小农受骗买到劣苗,或者是,苗场的好苗都卖出后,就把剩下的较差苗子便宜卖出。农人种了3年,可以收成时,才能领略苗种的重要!”

    油棕树有雌雄两性,要是雄花多,那么,可结的果便少。

    “一英亩(acre)园地种50棵油棕,公的树,占了50棵,就不见了50棵的产量。我向政府买,苗子比较有保障,但是,还是会有不到10棵的公树。”

    对于辛勤的农人,植物给予很好的回馈,但因价格低迷,却成了甜美的负担。
    对于辛勤的农人,植物给予很好的回馈,但因价格低迷,却成了甜美的负担。
    油棕果未熟(黑果)时,不小心割下来,可能影响之后的棕油质量。
    油棕果未熟(黑果)时,不小心割下来,可能影响之后的棕油质量。

    申请MSPO认证方便销海外

    针对欧盟已宣布有意于2021年禁止棕油为生物燃料,并将于2020年停止购买没有永续棕油认证的油棕产品的作法,鲁智清说:“我呼吁每个小园主尽量申请永续棕油认证(MSPO),只要有这个认证,我们的棕油就容易在全世界销售。

    但有官员唱反调:油棕价格不回升,拿到MSPO又怎样?

    “我们要认同,一定要取得MSPO认证。油棕要卖到好价,首先,商品品质要好,MSPO就是品牌的认证。没有MSPO,就失去出口的机会。”

    印尼也在积极做永续棕油认证(ISPO),要是印尼先有了认证,大马慢拿到MSPO,大马棕油要跑去全世界销售,肯定会吃亏!

    政府有志于2019年年底,让100%总有出口产品都持有永续棕油认证。

    既然政府提供津贴给小园主,以补贴他们申请MSPO认证的所需成本,小园主请敢敢去申请吧。

    322万公吨库存拖累棕油价

    迈入2019年,大马棕油局(MPOB)宣布,我国12月份棕油库存按月升6.92%,至322万公吨刷新纪录,也超越市场预测,拖累棕油期货价格。

    对此,鲁智清坦言,“要是大马的棕油库存量可下跌至100多或200多万吨,油棕价格有望回升。我们要消耗掉储存的棕油!所以,棕油生物柴油B10不可以停!不接续去做,棕油储存量会越来越高。”。

    同时,棕油跌至这般低价,本地棕榈毛油(食用油)还是不跌价,以致消费者倾向购买低价的进口食油。

    他认为,当局应该调整本地食用油的价格,那么,储存的棕油就会消耗掉。

    “当然,我们希望政府积极帮助油棕业者寻找更多的国外客户。”

    20年的高树,只有熟练工人驾驭得了割果的工作。
    20年的高树,只有熟练工人驾驭得了割果的工作。

    资料库
    一分钟看油棕

    油棕,学名Elaeis guineensis,是棕榈科油棕属的一种。

    1870年,英国殖民政府将发源地西非的油棕引进大马,初期仅作为观赏性植物,1917年起转型商业种植,种植面积逐年增长。

    油棕种植后三年便可收成,采收至25年老树后,便应翻种。

    油棕果成串生长,平均重量约为10公斤至20公斤。早于5000年前,油棕发源地西非,当地人将果实榨出棕油,作为传统食物资源。今天,油棕树的每一部分都有用处。

    果子由果肉和果仁(种子)组成,可榨成棕油(果肉含有大约49%棕油)和棕仁油(果仁含有大约50%棕仁油),。

    现在,油棕用途广泛,棕油广泛用于烹饪叶子,树干及棕果果串用来造纸、制板,棕仁外壳用来制造活性炭。

    工业方面,棕油用于制造人造黄油、巧克力、雪糕、食用油脂、肥皂、香皂、蜡烛、清洁剂、润滑油、甘油、颜料、化妆品、发膏、铁器防锈剂及汽车燃料(生质燃油);果仁渣饼用作动物饲料,果壳可用作燃料及铺油棕园内的道路。(综合资料)

    报导:许雅玲
    摄影:潘嘉威、卢淑敏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