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丢得开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吴伟才:浮世绘──丢得开心

    爱丢东西这回事,其实我很多朋友都知道的。



    我小时倒是个爱收藏的人,比如明信片、书籍、纪念徽章、老杂志、录音带等。虽然家里还不至于像个捡破烂的,但一眼望去,也似个杂物万花筒。

    开始喜欢丢东西,应该是离开南极圈以后,到北京学习并旅居了一段日子,然后就在离开北京前,发现几年下来,原来只是自己居住的“家”就有那么多杂物?买下的、用过的、正在用的、还没用过的,都还要吗?那一回狠下心来,唱着严俊先生的〈一扫光〉,统统送个一干二净;没人要的,就扔个一干二净。

    有了第一次的舒畅,就渐渐喜欢“丢”的痛快。后来几次旅居外地,除了冰箱与大床,几乎都不愿再购置什么,恐防最后离开时又得大费周章。也就是如此,身边东西渐渐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轻松。

    意大利画展回来之后,孩子建议学那里的画家,把自己家居设计成画廊,这下可好了,家里为腾出画廊空间,来个大扔特扔。记得那天扔完之后,整个家空空如也,这个家徒四壁的感觉,竟是一份无比舒适的安详宁静。

    2015年在吉隆坡大觉学舍,由释智一和尚助我皈依之礼,那天开始,觉得自己整个人心情更轻松了。从那天开始,我就把绘画当作是活下来的唯一价值,其它身边可以牵涉到我,或说给我造成影响的事,就越来越少了,我变得只要一有空,就会在家里东挖挖西挖挖,一定设法挖到一些东西出来丢了才开心。

    去年12月在跨年画展之前,突然有天心血来潮,一眼瞄到已很久没有打开的橱柜,里头全是我多年来背包走天涯时的幻灯片、照片与底片。开始丢的时候,我还会拿起幻灯片就着光看看,啊这是巴西,啊这是阿根廷,看了十多分钟,我感到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死了巴西还在啊,我走了阿根廷也还在啊,何须用这些来提醒自己曾经到过?

    一声令下,让孩子先检查有没有自己的尊容出现,有样子的得先毁掉;其它的,再也懒得看,两万多张幻灯片和底片,统统一次丢弃。

    过去的一切曾经捆绑过我,现在解脱了。我不必再想过往是什么,荣或辱都没有价值,也不再存有任何意义。是的,还有很多人因为前尘而至死感觉良好或感觉遗憾,这都是浪费精力,更是浪费当下。

    现在最能让我关注的,反而是一幅幅空白的画布,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把它们变成什么样子,这样子很吸引我。过去的,已完成的,我觉得已经是不必回头再看的事了。

    我关注当下眼前,所有当下,都在意念的瞬间里,只要这瞬间尚未过去,那都是未知数。这个未知吸引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