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棕求存(下篇) 油棕果滞销 种植成本高 小园主:真的很苦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苦棕求存(下篇) 油棕果滞销 种植成本高 小园主:真的很苦

    全球棕油价格,由供需主宰。棕油库存量高,直接冲击果实收购价。



    果实的价格,直接影响小园主的生计。

    面对大马油棕果滞销,油棕收购价格跌跌不休,种植成本节节上升,小园主有苦自知,不少人生活陷困,只能省吃省用,期盼油价回升!

    任何农作物,农人不给树吃肥料,树也不给农人吃果实。
    任何农作物,农人不给树吃肥料,树也不给农人吃果实。

    霹雳曼绒小园主公会主席鲁智清坦言,“虽然,我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不过,因为不用供还银行贷款,收入少的话,那我就减少花费,生活不成问题。可是,那些有向银行借贷的小园主,面对油棕低价,就真的很辛苦。”

    有的小农,努力开源节流,本来,三个月施肥一次,拖慢至四五个月,甚至半年才施肥一次,以降低成本。

    “你不给树吃(肥),树也不给你吃(果),果实减少约30%!”

    “现在,油棕低价,小园主均想,只要维持住树的寿命就算了,顾不了果实产量。未来价格升高的话,他们的产量也无法马上提升,因为施肥后,大约要18个月才可开花结果。”

    70%户主是小园主

    施肥少,或者碰上严重烟霾、雨量少的日子,园丘也是有树无果。

    把场景拉去柔佛永平的淳朴的甘榜特马希尔,当地大约有100多户人家,70%户主是油棕园小园主。

    其中一名小园主阿都拉阿末说,近来天气灾热,油棕树一直都不结果。价钱已经不好,树又不结果,对他而言是双重打击 “jatuh ditimpa tangga──跌倒了还被梯子打到”。

    他说,他有1.5公顷的园丘,一年可有两造,每造可收割重达2吨的油棕果团;平均来说,每半公顷可生产0.5至0.8吨油棕果,要用20至25天来收割。他每个月大概要花200令吉来打理半公顷的园丘。

    “近来油棕价格跌到每吨200令吉至220令吉,扣除了种种开销──每半公顷70令吉的工人费、肥料、除草剂和杀虫剂的费用之后,所余无几!”他叹说。

    幸好,阿都拉曾当过村长,现在每月可领1000令吉退休金。但其他靠着油棕收入过活的人,该怎么办?

    收割油棕果工作繁重而且危险,需要熟练工人才能胜任。
    收割油棕果工作繁重而且危险,需要熟练工人才能胜任。

    省吃省用风扇也不开

    士急马行田,家庭收入大减,就只好缩减开支。阿都拉的妻子鲁米亚说,他们真的是省吃省用,减少水电用量,规定电费不要超过40令吉,水费20令吉。只有两老在家时,不开风扇,儿孙上门才开──谁叫今时的物价上涨,油棕价却下跌?

    “今时今日,一张50令吉,真的买不到什么东西了。”他们在住家空地种了菜,如此就可以省下一些买菜钱,但如此一来,又要为水费的增加烦恼。

    阿都拉说,他现在去附近的食摊和友人“吹水”,也只敢点一杯1令吉10仙的茶和一片1令吉的印度煎饼。大家都省着用钱,食摊的生意也不好。当然,禁烟令也是食摊生意下跌的原因之一。

    贱卖农地也无人问津

    鲁智清因而表示,“要是油棕果的价格,一直维持200多或300多令吉一吨的情形,小园主无利可图。小园主差不多每个都上了年纪,一个不做,两个不做,很多会跟着不做。很多园主打算卖地,一次过解决这个难题。”

    油棕地,有价无市,油棕高价时,有人来看他的园地,就算开价一公顷(hectare)16万,还有人来讨价还价。

    “现在,贱卖8万令吉也无人问津!农地真的是没有人要做油棕农业。农地,想卖个好价,除非成功改种水果或其他更有价钱的作物。”

    显然,产量高果价高的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幸好,暂时,曼绒还没发生如此情况──油棕果载到油棕厂,因为收果商仓库已满,只好请收果商载去下一家收果工厂。

    鲁智清表示,“在油棕厂,处理果实要排队,不过,一两天内一定拿去榨油。早几年,大马有大约180万吨的棕油库存量,现在的库存量超过300多万吨。”

    收割下来的油棕果,放多两天,搅出来的油是酸的,只能卖给农场用,或用作生物柴油。

    割果靠经验小心被掷死

    低迷的果实收购价,重重打击油棕小园主的种植士气,但在园丘里,求之不得的熟练劳工,更令小园主束手无策。

    鲁智清坦言,“小园主真的没法自己割果,因为这是吃力繁重工作,并且要熟识采摘的方式,以及掌握果实掉落的位置。果实滚下来,刺到脚,痛到依哇叫,算是稀松平常了,最怕丰硕果实砸中工人”

    鲁智清的收果商朋友,为大园丘承包割果,因为聘请了新的外劳,就特别嘱咐工人:你不要去割果,把果实推成堆就好。这名工人对割果很好奇:割果很容易吧。他拿了刀,偏偏去割高树的果,第一粒果实就打到他的颈项,当场毙命。”

    一个油棕果团至少有20公斤,鲁智清园丘的最高纪录是──收割了80公斤的果实,足足有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此外,有经验的工人,懂得把散果收集起来,还是可以卖钱,不然只能烂在园丘里。

    灵芝病菌是油棕树杀手,无法救治,最终结局是树倒。
    灵芝病菌是油棕树杀手,无法救治,最终结局是树倒。

    开源节流拖慢施肥时间

    坊间流传,油棕果太低价,小园主觉得无利可图,宁愿让果实烂在园子里,也不愿请人收割。

    “不管收购价高或低,一吨果的收割费用,还是维持在60至70令吉。一吨果卖300令吉,扣除收割费用,还是有一些收成。园主把工作外包出去,自己不用动手,不会连这点收入都不要。”

    因应果实价钱低但肥料价钱高,大部分的小园主,都减少施肥,长久下去,果实更少。

    面对这个困境,农人尝试开源节流,最惯常做法是,拖慢施肥的时长。

    “肥放得少,果实必然大减。这几年,我看很多油棕园都会亏本,产量少,卖价低,3个月施肥一次的话,肯定血本无归。”

    有的小园主,赚到一点钱,鲁智清便鼓励他:记得施肥。他就说“nanti”,还有朋友,一年都不施肥一次,”他从不去芭场照顾树木,怎样收获果实?”

    3英亩的小芭场,收获1吨多的油棕果,卖个400多令吉,一家生计肯定出问题。

    改种香椰比种榴梿实际

    “在曼绒,没有发生油棕园主一窝蜂改种猫山王的情况。”鲁智清坦言:“改种榴梿未必是好的选项。榴梿是娇贵的水果,不容易管理得好,特别是农业使用超标的话,便会造成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惨况。”

    “我们的榴梿卖去外国,消费者吃了出事,当局检验出农药超标,查出供应来源后,下令两周内不许进口大马榴梿。两周内,榴梿都掉完,解禁后都无果可卖了。”

    面对产量少、价格低的困境,有些小园主已改种单价更高的水果,比如尖不叻(cempedak)、菠萝蜜、香椰等等。

    “我在曼绒的另一块园地,因为遭遇灵芝病菌问题,油棕树一棵接一棵倒下,我只能把中病的树慢慢推掉,改种香椰。灵芝病菌,无药可医,但我更怕油棕果跌价。”

    不敢请人收割叫儿帮忙

    住在永平的马尼甘(63岁),以前种橡胶人,后来种油棕树。他说,最近的油棕果价格,由每吨四五百令吉,跌到了大约270令吉,苦不堪言的小园主,还要面对高涨的工资和肥料价格。

    他拥有3.5公顷的油棕园,以前付给工人每公顷60令吉的工钱,现在收成时,干脆叫自己的两个儿子帮忙收割。家里收入不够,两个儿子也做一些放牛吃草的工作来挣钱。

    马尼甘要求政府,想办法提振油棕的价格。要小园主改种其他作物如西瓜和香蕉不是办法,因为土质未必适合。

    报导:许雅玲/互联网
    摄影:潘嘉威、卢淑敏/马新社/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