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律师跳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鵬《律師跳舞》

    我怀疑我会写时事专栏写到患忧郁症。要写,就得看新闻,而新闻是负能量辐射区,被大肆报导的十之八九是坏事、惨事、蠢事。天灾人祸、贪官污吏再冠以耸动人心的标题,充斥版面;换作你的邻居救了一只猫或是一百只流浪狗,这类好事很难被报导,就算有也只占个角落。为什么呢?因为读者首先注意坏事、惨事、蠢事。又为什么呢?乃天性使然。



    从原始时代,要求生存必须要特别注意对性命有威胁的事物,否则自己就变成别人的食物。草原风景无论多美好,你首先要看到的是狼。我们是天生受负面消息吸引的,新闻要卖,也只好把草原藏起来。我天天在看四面狼群,已经到了想脱光衣服、自己把烧烤酱涂满全身,然后躺着等狼群来吃的状态。

    鸡蛋里挑骨头

    不是吗?比方说,总检察长、首席大法官在砂拉越司法年晚宴上共舞,也能爆出新闻惹来议论,批评他们玷污了司法机关诚信的印象。大家下班了跳跳舞,本是很轻松快乐的事,居然还是有人能找到负面角度来诠释,这有多恼人?叫我多想把自己喂狼算了。如沙巴律师公会所说,民众应有足够的成熟度分开看待专业和私人生活。可是政治人物哪会放过放话的机会,尤其反对党,像巫统副主席沙比利说总检察长和大法官都应该主动下台。也有好些人说,前总检察长阿班迪以前和内阁部长跳舞,也一样惹来批评,所以现在批评两位也是基于一样的立场。

    怎么会一样呢?在阿班迪之前一任的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突然“被辞职”,连他健康不好自己都不知道(传说他正在查前首相纳吉涉嫌贪污的案子)。阿班迪突然接任,然后宣布纳吉玉洁冰清。我们都很清楚他本来就是被请来陪跳舞的,但在种种钳制言论的恶法下我们讲不出来;讲不出来已经感觉很憋了,他还大剌剌的跳给我们看,当然生气。

    而现在的汤米汤姆斯和里察马兰尊跳舞,在我眼里就是单纯的工余社交,我相信大多人民所见略同。我们不是笨蛋,如果高官真要结党干秘密勾当,没必要在一场晚宴的舞台上张扬。只有好生事的政客,才会在鸡蛋里挑骨头,无事生非。那些心中有鬼的人,才会看到满场鬼影,然后鬼话连篇。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