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妹法庭爆料 <br/>阿旦杜亚曾出示 与男友及纳吉合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堂妹法庭爆料 阿旦杜亚曾出示 与男友及纳吉合照

(莎阿南23日讯)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家属提出1亿令吉民事索偿诉讼案今日续审,阿旦杜亚堂妹布尔玛庭供证时指,阿旦杜亚曾表明阿都拉萨是他男友,并向她展示一张3个人的合照,照片中包括阿旦杜亚与男友,和时任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布尔玛是此案供证的首名证人。她今日在莎阿南法庭供证时指出,2005年当阿旦杜亚和她回到蒙古后,就向她展示与男友到巴黎旅游的照片,她记得其中一张照片是阿旦杜亚与2名男子的合照。

“当时我询问阿旦杜亚2名男人身分时,她说其中一人是副首相,另一人则是与副首相的工作与生意伙伴。”

布尔玛是此案首名供证者,她以全黑装扮,并佩上黑色墨镜出庭。
布尔玛是此案首名供证者,她以全黑装扮,并佩上黑色墨镜出庭。



(本报王彬攝)

首名供证证人

她指出,曾询问阿旦杜亚上述2人是否兄弟,因他们拥有相同名字(阿都拉萨),后者否认此事,指2人是好朋友,也是工作与生意伙伴。

当诉方律师向布尔玛出示一张有纳吉、阿都拉萨与1名女子的照片时,布尔玛证实这是阿旦杜亚向她展示的照片,但她指该照片中的女子并非阿旦杜亚。

此案承审法官为拿督瓦兹尔。

阿旦杜亚家属是于2007年6月入禀莎阿南高庭提出民事诉讼,起诉案中3名被告即前特警阿兹拉和西鲁、政治分析家阿都拉萨,以及大马政府,要求1亿令吉赔偿。

唯莎阿南高庭于2017年允许大马政府的撤案申请。上诉庭在去年推翻高庭裁决,宣布重新把大马政府列为答辩人。

起诉方代表律师为蓝卡巴星、珊吉柯、陈志坚、哈山扎马尼、陈富生、雷温尼和阿希阿里;第三答辩人阿都拉萨代表律师为曼吉星、第四答辩人大马政府代表律师为诺丽娜。

沙里布
沙里布
蓝卡巴星在法庭审讯接受后接受媒体访问,左为珊吉柯。
蓝卡巴星在法庭审讯接受后接受媒体访问,左为珊吉柯。

阿旦常会见阿都拉萨

布尔玛庭上指出,她从2004年12月至2005年3月间,曾在不同地点见过阿旦杜亚和阿都拉萨在一起,两人有惯性见面。

她说,她在2004年年尾首次在香港,经由阿旦杜亚介绍认识阿都拉萨,阿旦杜亚之后才坦言两人在交往。

她指出,第二次见拉萨是在2005年1月,当时陪阿旦杜亚去上海找他,随后3月也在新加坡见到拉萨。

她提及,每次他们两人都同房,她则是另一间房,同时拉萨也承担阿旦杜亚和她的所有费用。

她坦言,当她在香港念书时,阿旦杜亚常到香港找她,拉萨也曾在联络不到阿旦杜亚时联络她。

“他说他真的很关心她,也知道她拥有残疾儿子,想在经济上援助她。”

无惧被恐吓坚索回酬

布尔玛说,当年她认为阿都拉萨是好人,因此没对他多加思索;但过后阿旦杜亚表妹娜美拉告诉她,阿旦杜亚在单独前往拉萨家后就下落不明,随后报警处理。

“阿旦杜亚曾在2006年10月前往大马,想亲自向阿都拉萨索取她翻译工作所应得的回酬,但拉萨拒绝见她。

“我随后在阿旦杜亚要求下发送几则短讯给拉萨,要求他见阿旦杜亚解决问题,但他没有回复。

“虽时阿旦杜亚指受到为拉萨工作的人威胁和恐吓,但她不害怕,因为她要索取自己应得的回酬。”

她说,阿旦杜亚是因拉萨不愿支付她相应酬劳,于是亲自来到大马向拉萨索取酬劳。

布尔玛说,阿都拉萨在2006年8月曾传短讯给她,说不想见阿旦杜亚,但她没有回复,就直接打电话给阿旦杜亚告知此事。

她说,阿旦杜亚说这只是小问题,两人存有误会,叫她不要回复拉萨,并指自己随后会到大马见拉萨。


(本报王彬攝)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