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这个新年,来聊点别的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振文:這個新年,來聊點別的吧

    几年前,当出租男友成了中国网民可上网订购的品项,有人叹世风日下,更多人是一笑置之;几年后,国内知名线上购物平台竟然也推出出租男友团,8位年龄介于21~31岁的阳光小鲜肉到肌肉轻熟男一字排开,任君选择。



    可惜的是,最终抢购成功的幸运儿仅将获得跟“天菜男友”前往疗养院共度一段美好午后时光的机会,而无法在农历新年期间带回家见家长。

    日前,面子书上还出现“马来西亚出租大叔”的专页,虽并未有注明是为了解决单身女子过年时的燃眉之急,但这类出租服务的出现,无疑反映了华人爱逼婚的陋习。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农历新年已不再是一年到头最令人期待的节庆,反而成了最难熬的关卡。

    当爸妈的,担心孩子被亲戚问长问短问得不耐烦而恼羞成怒,把原本欢乐的场子给搞僵;当儿女的若仍单身,则是害怕过年期间被姨妈姑姐追问感情事及婚事,皮笑肉不笑又不是,翻脸不认人又不是,更甭说什么新年气氛了。

    尤其女性,所承受的压力显然比男性大许多。

    不管世界发展的脚步再快、女性展现的学术成就及工作能力再高,我们似乎还是摆脱不了女子终究得找个好人家结婚生子才算圆满的旧思维。

    租个男友好过年?

    挣脱三寸金莲的束缚,这已是个女性也可自由追寻梦想,独自撑起一片天,再也不必依附在男性身上以证明其存在价值的平权年代。

    无奈许多父母还是会为爱女迟迟未嫁得出去而止不住地操心,社会也普遍上对过了适婚年龄仍孑然一身的熟女投以异样的目光,甚至贴上“败犬”、“老姑婆”、“箩底橙”等负面标签。

    殊不知,不是每个人都渴望结婚,或是认同拥有婚姻的人生才算美满,也不是每个人想拍拖就能找到合适的对象、想结婚就有缘找到好归宿,更不是每对爱侣想要结婚就有能力结婚。

    尽管如此,“拍拖了没”和“喜事近了没”还是成了亲友间的热议话题。这也难怪会有人想要租个男友来过年,好给亲友们一个交代。

    亲戚何苦为难亲戚?

    依旧单身的被念别那么挑,已有对象的被拱早点结婚,结了婚的被追问几时生孩子,未有儿子的则被劝追个男的。还有还有,仍在念书的被问成绩如何,已出社会工作的被问一个月赚多少钱、领几个月花红??

    然而,说上述提问全是为了八卦或比较,对亲戚而言亦有欠公平。

    也许长辈自小看着晚辈长大,是真的关心,又或许纯粹不知道聚餐时该聊什么,只好随便挑个话题来化解尴尬。

    因此,与其直接摆臭脸或默不作声,身为晚辈的或许可事先想好几个合适的聊天话题,聊长辈健康近况也好,聊新政府新政策也好,聊今年哪部贺岁片值得看也好,反正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身为长辈的也该懂得察言观色、适可而止,若发现晚辈试着转移话题,那就识趣些,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否则真逼得晚辈租个临时男友来演一场戏,又何苦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