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蔹:空姐的辛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宝蔹:空姐的辛酸

    曾经,空姐是女性羡慕、男性爱慕的职业,不晓得现在还是吗?曾想过当空姐,跟大多数人想法一样,因为可以到世界各地旅行,工资也比一般职业来得高。后来发现,空姐是人前光鲜,人后心酸的职业;好听是空姐,难听就是飞机上的杂工,除了侍应,还是厨师、清洁员、急救员。可见,这份工作对体力的需求有多大,还常常须熬夜、适应时差,语言能力、外在、身高、身心品质也一样都不能少。



    有个要好的朋友当了空姐好几年,听过无数无奈故事,因为加入的是专门提供中短程航空公司,抵达目的地后,根本没机会下机就要准备飞回出发点,并非想像中能有好几天时间到处游玩;即使拇指囊肿胀(或拇指外翻),但还是每天忍受疼痛,穿着高跟鞋长时间走动和站立。或许你会疑惑,她为何不选择加入飞长程的航空公司、为何不动手术等?但那会是好几百字的故事,就不说了,想表达的是,在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下,许多空姐都还是尽责做好服务乘客的本分,工作上不论再苦再累都面带笑容。

    她们面对的还有乘客的刻意刁难、无理取闹,性骚扰空姐的乘客更多不胜数,最夸张的是亲眼看见乘客在座位上自慰,向乘务长投诉,但乘务长不予理会,种种委屈也只有自己硬吞。

    回看最近长荣空姐遭外籍乘客要求脱裤子、擦屁股后,站出来为自己发声的事件,因为公司没维护员工,以致空姐受了侮辱,还要面对大众的舆论和公司压力,绝对是大部分人做不到的。

    勇敢面对问题

    有人说,她当下就该坚持,自己不坚持事后才来又哭又上报,图什么?她确实有拒绝,只是不够坚持,因为背后的考量太多,从乘客安全、其他乘客的利益,到公司向来的态度、价值观,加上肇事乘客采取的操控手段而选择就范。事后越想越觉得委屈和受辱也是合理之事,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思绪或情况混乱的当下坚决说不,或懂得如何反应,否则哪来那么多霸凌、虐待事件?

    也有人说不过就是擦个屁股,护士、看护天天在帮病人把屎把尿,有什么好哭?你可以说,护士很伟大,但不能认为空姐的服务范围,就应该包括擦屁股和脱裤子。偏偏就是有些扭曲和缺乏同理心的想法,才会有那么多用公厕,不把排泄物清理干净的人,总认为那是清洁工人该做的事!

    更有人说,这就是亚洲人的通病,总委曲求全让人占便宜,不捍卫自己的权益,旁人也不主动声援。缺乏支持的力量这点确实,但不也看到在逐渐改进了吗?然而,温柔是个优点,不该成为活该受伤害的缺点。

    事实上,有过性侵遭遇的人会知道,或重或轻,那种恐惧感都会缠绕你好多年,不论是类似的地点、相似的人物都会令你突然浮现恐惧感。

    应该检讨的范围从航空公司、乘客到社会,但不应该是当下只想把工作做好而受害的空姐。欣赏该名空姐说的一句话:“吃饭的地方脏了坏了,就要勇于面对问题,不是不爽不要做。”这话绝不会是一个对工作没有热忱的人说出来的。每份职业都有当中的苦与乐,只希望雇主和社会,能更加珍惜有热忱、有能力的人,而不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