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红包封 珍藏半世纪 接近2万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我爱红包封 珍藏半世纪 接近2万个

    (居林25日讯)爱上红包封超过50年,也看尽它演变过半世纪!



    退休美术老师李雪莹(65岁)自小开始收藏红包封,至今收藏达1万9633个集成46本册子,各式各样红包封开展示人是一片“红彤彤”。

    来自吉打州亚罗士打,现住居林的李雪莹,退休前在怡保修道院女中任职美术主任,年幼时便为眼前所见的图案所吸引,4岁左右就懂得收起漂亮的糖衣;9岁开始对红包封产生兴趣,自此爱不释手。

    Ang_Pao
    李雪莹收藏红包封超过半世纪,也看尽了它演变超过半世纪。

    李雪莹接受《中国报》访问时,乐与本报读者分享她的收藏及心得,在一片红彤彤的红包封,最珍贵的珍藏,莫过于早期祖辈留下的古老红包封,及60年一次“双佳节”时期出现带有文化交融特色的红包封。

    “40、50年代的红包封尺码小,仅8公分乘6公分,因为当年的硬币币值还很大,红包封也多是装硬币为主,例如放入40仙或1令吉10仙,而该红包封是用写春联的红纸制成。”



    (本报罗健杰摄)

    早年红包封纸质脆弱

    她说,这类纸质很薄和脆弱,多年来都必须小心保存,当时红包封也多采用吉祥物为图案;其次珍贵的是要等60年才有一次的“双佳节”。

    李雪莹有幸于1997至1999年,连续3年同一时期欢庆农历新年和开斋节,收藏过“双佳节”红包封。

    “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色,只有多元的马来西亚才会有如此独特红包封,毕竟其他国家只有单一种族,这就显得大马‘双佳节’红包封独特。”

    她说,那年可见以结合两族文化的图案居多,如舞狮配风筝、马来粽、月亮和柑,也有Gongxi Raya字眼,马来鼓和华族大鼓、油灯和灯笼等。

    珍惜长辈关心爱护

    收集红包封是李雪莹生活上的调剂,用于制作灯笼等饰物,也有助减压;较为念旧的她更懂得珍惜,尤其长辈给的红包,里头包含了一份关心和爱护。

    李雪莹收藏红包封的种类,包括生肖、明星、双佳节、百家姓、花卉、图案或标志、卡通人物、吉祥字、吉祥物,来源包括40余种各行各业及超过10个国家。

    目前,李雪莹与其他发烧友,都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交流、交换红包封,走进收藏界多年来,李雪莹自然也碰到过“另类藏家”。

    她说,凡冰箱磁铁、钥匙圈、杯子、银行扑满、餐厅纸巾、纸袋都有人收藏,还有连航班呕吐袋都要收藏的藏家,倒是很特别。

    另外,她认为,红包封收藏热潮以中马或柔佛盛行,跳蚤、古玩市场90年代出现后,带动了收藏红包封热潮。

    随缘收集 出国交换

    红包封该符合哪些条件,才值得收藏? 李雪莹认为,没有瑕疵的红包封最好,但即使有褶皱,也可用熨斗补救,熨了平整再收。

    “其实我都是随缘收集,有些可遇不可求,罕见到来又美中不足,也还是会收。”

    李雪莹出国旅游,常是“有备而来”携本地红包封出国,下榻酒店或餐厅眼尖发现内有装饰当地特色的红包封,便与店家物物交换。

    经专科受训的李雪莹精通编织、峇迪、彩绘、藤制篮子等,但她始终热衷于收藏红包封。

    与丈夫育有3名孩子的她认为,收藏红包封带给她最大的满足感,毕竟每个红包封,都是一段缘分。

    “我曾在理发店理发时,获取一张瘦长的红包封,钞票必须折叠起来后放入封内,如今这红包封已无法再找到,因而变得珍贵。”

    Ang_Pao
    “长瘦”形红包封,就在李雪莹某次到理发店时所收获。

    设计演变如时光隧道

    红包封从早期的设计、图案、字样单调、庄重及黯淡,一路演变成多样化、鲜艳及创意。

    逐一翻看李雪莹的红包封册子,有如走进“时光隧道”。她分享说,60年代开始出现黯淡色彩,但纸张较厚的红包封,多数收集到银行、公司标志为图案的红包封,尺码为10公分乘7公分,当年印刷技术还不发达。

    “70年代出现塑胶封,尺码一样,但采用烫金的设计,图案以吉祥字居多,由于不讨喜,很快被淘汰。”

    她说,80年代越趋漂亮,图案、款式千变万化,也有可插入硬币的卡片,尺码稍大些。

    “90年代后,红包封形状突出传统,色调改变,加入黄、橙、棕、金和米色,红包封变大,而钞票无需用折叠方式放入,因此达到15公分乘8公分、16公分乘9公分等尺码。”

    Ang_Pao
    上为70年代出现的塑胶封,因不讨喜而被淘汰;下为千禧年后,再以鲜艳、卡通式重现市场。

    90年代出现人物漫画

    90年代红包封,图案设计上开始出现古典美女(四大美人:西施、王昭君、貂蝉、杨贵妃),及卡通人物、漫画以迎合儿童口味,另也有剪纸的图案。

    “来到千禧年,市场上的红包封出现了立体的款式,题材也更趋多样化,甚至也有系列的连接拼图。”

    李雪莹分享说,当年这类红包封的表面出现了肌理的设计,即采用绒布、纸皮、凹凸纹线、加上小铃子装饰等,尺码也加大至17公分乘9公分,并采用新的印刷技术,塑胶封这时再度出现。

    她珍藏的红包封,最大封有39公分乘32又1/2公分,最小有7公分乘5公分,其中她也有收藏日本白色的红包封。

    众多红包封,少不了报馆的类别,《中国报》早期推出的红包封,也是她的囊中物。

    Ang_Pao
    90年代红包封出现经典人物设计,图为四大古典美人,左起为西施、杨贵妃、王昭君、貂蝉。

    传授手艺免失传

    现代年轻人捉宝可梦,年轻时的李雪莹,可是“捉”红包封为乐。

    她说,红包封收藏者多为年长一辈,鲜少有儿童或少年,除非家长有收藏也会传承给孩子;除了收集红包封,她也利用红包封制作灯笼,装饰住家,退休后她依然积极参与工作坊,传授下一代,避免手艺失传。

    她呼吁年轻人,少接触电子玩物,多看身边有意思的事物,如培养收藏爱好,也能进一步学习相关的手艺。

    另外,据她了解,红包封自中国宋朝已盛行,深具中华文化色彩,代表吉利和丰收,更蕴涵华人五千年来的智慧与文化习俗。

    “收集红包封的好处,是能认识华族文化如红包封上的对联,同时丰富想像力,追溯及了解各行各业的历史和演变。”

    报导/摄影:罗健杰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