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三步一自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三步一自拍

    初夏的墨尔本公园风光明媚,我和妹妹漫步在阳光下,粉紫色的花儿开满树,路过花树之时,一地的落花诗意、浪漫。我避开踩上花瓣,把脚步放得极轻、极轻,生怕足音打扰了奄奄一息的花魂。鼻息飘来一阵微馨,仿佛花魂心事的倾诉。



    鸟儿嘈杂的合唱,忽然从不知道的哪个方向传来。呵,当我一头窜入绿叶茂盛的大树底下,发现那些颜色鲜艳的鹦鹉正躲在里边追逐嬉游,我就舍不得离开那绿荫了。“啊,不知道会不会有鸟粪洒下?”曾被鸟粪砸中,“鸿运当头”的我,霎时吓得从大树下跳出来,惊动了鸟群,哄闹一阵。

    花园深处,草坪上遍地野花。靠近小亭子的那一方,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花朵混在一起,乍看仿佛杂乱无章,实则是精心布置过的景观。赏花、看鸟,我们慢悠悠来到湖畔前。野鸭在草坪上嚼草,我觉得空气中立刻增添了一缕清香。不一会儿,野鸭飞向水面,把头一埋,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左摇摇、右摆摆,逗趣极了!咦,它好像在捕捉小鱼!小鱼被鸭咬进嘴里,鸭飞远了,水面涟漪扩散……

    一对年轻的洋人夫妇,把野餐垫铺在草坪上,仰躺着晒日光浴。他们的小孩赤着脚,身子一摇一摆从野餐垫走向草坪,忽然眉眼皱起来,脸和肩头微微抖了一下,喀喀喀笑,又把脚缩回。草尖搔了他痒吧!喧闹声跟着一群衣衫大红大紫、上了年纪的亚裔游客来到湖畔前。她们男男女女,摆了各种各样的姿势,高音嚷嚷,叫她们的伙伴儿替她们拍了好一阵子照片,似乎已心满意足,便匆匆带着大嗓门走了。湖畔复归宁静。

    风景实在太美

    我和妹妹相视一笑。和风吹过,水面上波光粼粼。在湖畔另一隅,粉红色莲花大朵大朵盛开。莲蓬高高低低,与莲花、荷叶组织成一幅美丽风景画。啊,太漂亮了!走向莲花处,我满心欢喜,不由得弯腰用双手舀起一掬水,往荷叶上滴。晶莹的水珠在上面滚来滚去,打湿不了荷叶。我仿佛看见小青蛙跳上荷叶,欢乐地歌唱;荷叶下的鱼儿也来凑热闹,高兴地游来游去……

    我们在公园里欢度了好时光,在走向出口之时,迎面而来一名黄皮肤的女子,戴着荷叶边帽子,假睫毛又弯又翘,一手提著名牌包,一手握着自拍棒,她脸向左倾斜10度,给了手机无辜而清纯的一瞥,卡嚓、卡嚓;拍完又向右,咬住下唇微微仰头5度,卡嚓、卡嚓,慢慢品味。不想误闯入镜而停驻脚步的我们,不可思议的望着她拍完往前仅走了一步,又重复同一系列动作,身体这里扭,脸往那儿倾,卡嚓、卡嚓!

    她重复再三,行一步,拍几张,行一步,拍几张,一步一步又一步,几张几张又几张,看来她把自己当成天底下最迷人的女子了!这般自拍不断,不会折腾得脸部痉挛吗?我和妹妹只好加快脚步越过她。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涌出来,熏得我有些昏沉。我心里纳闷的是,这条小路上,除了几棵不大不小的棕榈树,没有生平唯一见过、实在太美的风景啊。

    “佛教徒去西藏,三步一跪拜;她来墨尔本,三步一自拍!”我对妹妹说。“哪里是三步一自拍,她每一步都自拍呀!”妹妹认真兮兮回答。我们再次相视而笑。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