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这才像过年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亚萝夏:入微──这才像过年嘛

    当然是很久以前,看电影是新年春节一个主要的娱乐节目。戏院附近最有喜气洋洋的气氛,人人穿新衣,人山人海的就是一个动人的热闹景象,回忆里这才是过年嘛!



    新年看电影就是与平日不同,平时一天最多放映四场,新年里一天放映七场,多至八场。戏院没有空闲的时候,散场的观众与入场的观众挤成一团,争先恐后,真正明白什么是“接踵”,一个不小心,脚掌就受苦了。

    戏院几乎没有大放光明过,这一场观众才站起身要离去,荧幕上已放映广告,正片很快就要开始,所以别怪观众要抢着入场。时常电影放映了,还有观众要进入座位,一个不好彩,脚又被踏到了,但大家都体谅,没人会有怨言。他们不是迟到,只是终于有机会入场。

    戏院里人气薰天,这是“很多人的集体综合味道”,平日里你可嗅不到的,就只有新年看电影才有。脚下满是瓜子壳、花生壳、果皮与它们的综合味道,有时会觉得鞋底下黏黏的,是甘蔗水与汽水混合液。啊,那时还没禁烟,看戏当儿抬头一望,放映的白光里混合着淡淡轻烟,看完一场电影,衣服有烟客强迫送人的不受欢迎味道。

    还有买戏票房如暴动的奇观,这是真的不会再有了。如果不是粗壮大汉,谁也不敢进入如小牢笼的售票处购票(保证个个都是直男)。好像每个人都买黄牛票,每个经营黄牛票的都被认为是“私会党”。虽说戏院挂着“每人只限四张”的告示,但他们手里都捏着一摞摞戏票。他们有精心排列的,后面的贵一点,前排的先卖给羊牯,再随时斟酌减价。看,我们从小就要学习与“旁门左道”打交道。叫我五哥新年去买票,肯定空手而回,他多半找不到黄牛党,也不敢打交道。

    现在的新人类,是怎样也想像不到当年人叠人与打群架无异有如“暴动骚乱”抢购戏票的奇景。时时要出动警探维持秩序,一间大戏院能当如今十间复式小戏院。小学时与父母新年看电影,戏票都是姐姐安排好的,应该是观音兵效劳。对了,有位洪先生就是警探。

    这是以前过年的情景与味道,如今还怪怀念的。现在是电脑购票,是先进吗?却让人猜疑:是不是与社会生活脱节?左派有句话:“不能脱离群众生活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