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只懂得三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蔡澜:草草不工──只懂得三招

    年纪越大,孤僻越严重。所以有“Grumpy Old Man爱发牢骚的老人”这句话。最近尽量不和陌生人吃饭,要应酬他们,多累!也不知道邀请我吃饭的人的口味,叫的不一定是我喜欢的菜,何必去迁就他们?



    餐厅吃来吃去,就那么几家信得过,不要听别人说:“这家已经不行了。”自己喜欢就是,行不行我自己会决定,很想说:“那么你找一家比他们更好的给我!”但一想,这话也多余,就忍住了。

    尽量不去试新的食肆,像前些时候被好友叫去吃一餐淮扬菜,上桌的是熏蛋,本来这也是倪匡和我都爱吃的,岂知餐厅要卖贵一点,在蛋黄上加几颗莫名其妙的鱼子酱,倪匡大叫:“那么腥气,怎吃得了!”我不出声,气得很。

    当今食肆,不管中西餐一要卖高价,就只懂得出这三招:鱼子酱、鹅肝酱和松露酱,好像把这三样东西拿走,厨子就不会做菜。食材本身无罪,鱼子酱腌得不够咸,会坏掉,腌得太淡又会腐烂,刚刚好的,天下也只剩下三四个伊朗人。如果产自其他地方,一定咸得剩下腥味,不吃也罢。

    鹅肝酱真的也剩下法国碧丽歌的,也只占世界产量五个巴仙,其他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来自匈牙利和其他地区,劣品吃出一个死尸味来,免了、免了。说到松茸,那更非日本的不可,只切一小片放进土瓶烧中,已满屋都是香味。用韩国的次货香味减少,再来就是其他的次次次货,整根松茸扔进汤中,也没味道。

    现在算来用松茸次货已有良知,当今用的只是松露酱,意大利大量生产,一瓶也要卖几百港币,太贵,用莫名其妙的吧,只要一半价钱,放那么一点点在各种菜上又能扮高级,看到简直是倒胃,目前倒胃东西太多,包括了人。西餐我也不反对,尤其是好的,不过近来也逐渐生厌,为了那么一餐,等了又等,一味用面包来填肚,再高级的法国菜,见了也怕怕。

    【孤僻/1】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