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旧时过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吴伟才:浮世绘──旧时过年

    六十年前的回忆,仍清晰在目的,就是“过大年”。



    以前过年可谓大阵仗,风俗样样做齐,禁忌非常重视,而且,过年并不仅是除夕或大年初一初二的事,从腊月初八开始,家里就忙得团团转。旧时要过一个年,流程几乎就是“一整个腊月的风俗连续仪式”,绝非夸张。

    看到祖母开始买花生买面粉,就知道要做“角仔”了。角仔的形状就像饺子,但它是油炸而且是甜的,里头的馅是磨碎的花生和砂糖,做好了放进玻璃瓶里收着,人家来拜年时就端出来待客。

    我们广东人过年时,大厅桌子上一定有个招待客人的“果盒”,里头围圈圈的有八格,中间有一大格。八格是:糖莲藕、糖莲子、糖椰子、芝麻酥、花生糖、牛奶糖、角仔、小蛋卷,中间就是红彤彤的瓜子。

    这张桌子上,也一定排着一排“荷兰水”。F&N标志上是一只红色狮子,汽水五颜六色,橙水最显眼,透明的是冰淇淋苏打,褐色是沙示,曾经一度也有深红色的樱桃味。“荷兰水”一排开来,整个家居布置就已经像过年了。

    大户人家过年前,会买盆菊花或买两盆金桔放在大门口,我们家较简单,除神桌上全部换过鲜花,大厅桌上也会置一大瓷瓶,插满灿烂的剑兰和玉簪,后面再加几根修长的银柳。有一年我们插过桃花,但这桃花不等人,年还没到就哔哩吧啦全开了,年初二客人来到,竟绿绿的连新叶都冒出来。

    到了大年三十,祖母就会忙整天。年夜饭都是家里自己张罗,要焖冬菇发菜蚝屎,图个谐音“发财好市”。鸡是一定要准备的,因为要用来拜祖先。鱼是年年有余,多为白鲳。干煎大虾碌则是我们平日家里吃不到的好料,难怪祖母说干煎虾碌的寓意,就是个个吃到嘻哈大笑。

    除夕夜里,应该是祖母整年里头脾气最好的时刻了,晚饭后她就开始焖罗汉斋,整个过程好声好气的,告诉我们大年初一不生火,就是吃罗汉斋。

    焖好斋,大概也就夜里十点了。她就用斋菜拜诸天神佛和祖先,先点长寿香,再用一个家传青铜香炉点燃沉香。这个沉香一点起来,那清香袅袅的感觉,从小就深深烙印在心里,小时虽不懂事,但直觉这股香味就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认记。

    敬拜过诸天神佛后,祖母就会坐在大厅上包红包。我们广东人的红包不过是意思意思讨个吉利,哪像福建人那么阔绰。而且,我们是没有压岁钱这个习俗,红包要大年初一早上起床洗了脸,给祖父祖母跪下来叩头拜年才有得拿!

    呵呵呵,其实,我挺喜欢这整段仪式,那时候做小孩哪有机会演戏?大年初一就好好戏剧化地演个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