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撑灯人成了灭灯人 同船相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闲话影视 梁小楷:撑灯人成了灭灯人 同船相残

    1900年,苏格兰外海有座Flannan岛,岛上筑有一座灯塔,每六周换一次班,每次3人,这回,有个青年加入,初次出海,船在浪里摇晃,他不禁晕船呕吐。靠岸,卸下装备及配给,船一开走,天苍苍海茫茫,孤岛就只剩下3人,按照年龄来分,为老人、中年及青年,还有一头养在岛上的狗。



    3人工作就是维护灯塔操作及与无线通讯。老人掌权,中年协助,青年打杂。一日,一个陌生人一艘小船搁浅崖下,老人叫青年下去检查,觉得那人没了呼吸,老人吩咐青年将那人的随身箱子吊上来,怎知那人突然醒来,背后袭击青年,青年垂死挣扎,举石击毙对方。

    那箱子究竟是怎回事?青年与中年想撬开一看,老人制止了,说必须原封上报。夜里,老人悄悄用钻子解锁,发现里头有金砖,再锁回,当没一回事。

    未料,次日中年与青年禁不住好奇,撬开箱子,捧着金砖大乐,老人开声,大家分了,但一年内不准使用,免招人耳目,并将尸体处理掉。

    一切似在掌握中,另艘船却靠上码头,两个邪气的人上岸询问,老人谎称发现了破船及尸首,但已交由警方带走处理。唯当时灯塔通讯系统出状况,如何报警,露了馅!双方展开暗战,殊不知那船上还有一个小男孩,夜里中年错手杀了小男孩,中年精神崩溃,自己的孩子也不过是这般岁数……

    究竟是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让3个守塔人再也回不来了…
    究竟是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让3个守塔人再也回不来了…

    《守塔人》(The Vanishing)里的人物,格性分明如棋中的国王、骑士、兵,老人心有城府,内敛而权威;中年粗犷,但卫岛顾家,青年直率,只想到自己的未来;3人命运如共乘一条船,小岛就是海上孤舟,最凶险的不是海面浪涛,而是水下暗流,难防!老人想掌船共渡险境,但两个伙伴不同心,青年只想弃船而逃,而中年疯了想砸船。船在被滔滔大浪淹没前,船员先自相残杀了,船翻,不在外敌或险浪,而在内部动摇……

    最后,中年勒死青年,自己投海,独留老人孤船在茫茫海上……

    人为财死,魔鬼驾驭怒涛,发出狰狞狂笑!金子的魔力,就是在你接触它后,再也放不下来;本不属于你的东西,莫强求,它不能带给你光明,反灭了你当下的平静与幸福。

    电影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行过船只发现岛上灯塔一夜未明,次日开往岛上察看,只见一桌未吃的晚餐,3个守塔人平白无故消失了。如今一团谜团,随百年岁月远去了,更是无法稽查。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真相如何?电影只是虚构地推测,至于距离真相有多近,还是悖逆真相,无人知晓?电影里的中年发狂,转化太快,少了前情铺成;如老人曾有丧子丧妻的伤心史,青年有仰慕对象却遭唾弃的惨痛经历,反观中年这角色少了着墨心中的阴暗面,编导只暗指一个方向,风暴袭击时,灯塔楼顶水银淹出,水银能照明但对人体有害,仿佛中年中了水银毒,精神失常。电影有个好格局,却少了一点深层经营,略显平板粗糙,反而结局“留白”由观众去填充,留下想像的空间!或许真相比电影更悲凉更诡异,究竟是什么突发事件或不得已的苦衷,让3个守塔人连最后的晚餐都没吃,就再也回不来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