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第2跑道(第2篇)离开球场当过猪农后开店 张保财人生再灌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运动员第2跑道(第2篇)离开球场当过猪农后开店 张保财人生再灌篮

    前国家篮球员张保财退役后,走过几条不同的路,最终从商,经营自己的体育用品商店,事业有成,人生再度”灌篮”。



    对那些如他一般学术水平不高的运动员,张保财鼓励他们, 当打之年就要开始进修,如果不能好好掌握书本上的知识,也要能够良好的掌握华语、国语和英语三种语言,才能于退役后用在职场上。

    他的太太刘美云──3届东运会女篮金牌得主,是他的贤内助,协助他打理生意及照顾孩子。

    今年57岁的张保财,是1980年代大马篮球国家队的高大中锋,名气响当当。目前,他是大型运动用品商店 Hoops Station的老板。

    他还是篮球员时,和其他队友在篮总领导人的发展商公司任职。他退役之后,辗转当过猪农、白钢销售员、与人合股开设小型运动用品商店,到30多岁,才开设自己的体育用品商店。

    “运动员不一定可以把书读得好,能够在学业上有成绩的,退役后当然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我那个时候(1980和1990年代),像我这种没有太高学术水平的球员,都还是会考取大马教育文凭(MCE/SPM)。”

    对于运动员应如何准备自己的退役之路,他认为,运动员在当打之年就要开始进修,如果不能好好掌握书本上的知识,也要能够良好的掌握华语、国语和英语三种语言,才能于退役后应用在职场上。

    “语言不算是技术的东西,也无关学历。例如,销售鞋子或销售保险,如果不擅于语言,如何能说服他人购买?别人给你机会,但却不能一直扶着你,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

    张保财:运动员要充实自己,学好语言能力,供日后之需。
    张保财:运动员要充实自己,学好语言能力,供日后之需。

    掌握语言很重要

    他退役后的这些年,观察所见,大马运动员从商的例子并不多见,而且不太有能力把生意做大。

    他发现现在的商业模式都是大鱼吃小鱼的模式,主要以商品数量取胜。他所经营的运动用品商店,主要以经营篮球用品为主,当时这类型商店不多,他一路经营下来有了现在的规模。

    与他同时期的篮球运动员,也有人开设运动用品商店,但这门生意并不容易经营,有人因此中途放弃了。如果要在现在开设小型运动用品商店,在他看来更加不易。

    目前,他分布在雪兰莪、吉隆坡、新山和槟的运动用品商店共约有70名员工,从在雪州梳邦再也的小型店面做起,到现今有了双层大型店面的规模。

    他认为,运动员退役后从商需要机会和时机。能否有成果,需看从事什么行业,以及有关行业的成长率而定。

    “我在30多岁才进入商界,只是比别人有多一些运气,现在我的生意有些许成绩,但并不是每个运动员都有这样的机遇。”

    他观察所得,由于大马并不流行篮球俱乐部,州队也没有经济能力聘请太多教练,因此生活在雪隆一带的篮球运动员,不少人退役后当上校内全职教练。

    这些学校,由家教协会出资聘请退役篮球员当教练;另外,有一些经济能力较佳的父母,也肯出钱请教练教孩子打球,当作是课外活动。

    张保财自己是因为篮球而找到自己的职业方向,至于其他运动员能否在商海中找到未来,还胥视他们是否懂得把握时机。

    他再三强调掌握流利语言的重要性,如此才能与他人沟通,开创机会。

    篮球赛掀起热潮

    早于1980年,张保财和国家队队友在发展商公司工作,之后回到文德甲协助父亲经营有机农场,随后于1993年回到吉隆坡在一家私人公司工作。

    大马篮总于1995年开始举办大马篮球联赛(MBL),在1999年停办以前,掀起了一股篮球热潮,近乎每场球赛观众席都爆满,而球队冠军可得到10万令吉,他也随着这股热潮加盟雪兰莪一支篮球队。

    工作方面,他于1996年从事白钢销售员,随后不久经友人介绍认识一位朋友,就出了一些资本在雪州巴生开了一间著名运动品牌用品的专卖店。

    他在3年后因一些合作上的分歧退股,转而销售某个品牌的校鞋。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一个国际著名运动品牌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开设一个户口可以销售该品牌的产品。

    他于2000年终,在吉隆怡保路一间商场内开设小型体育用品商店,也在雪州梳邦一间广场开设店面,四处奔波推销球鞋,2年后又在无拉港一家广场开设新店。

    当时市场上掀起3人篮球赛热潮,他在这个潮流带动下再下一城,在吉隆坡茨厂街再开一间小型体育用品商店。他于2006年转型成较大型的运动用品商店,以及当了5年的名牌运动产品批发商,现今除了梳邦商场的店面,以及另外分布于南、中和北马的5间大型店面,他的其他小型体育用品商店已经结束营业。

    妻子也是前国手

    张保财的妻子刘美云(43岁),也是前篮球国手。她当年和队友夺下1997年、2001年和2003年的东运会金牌。

    她于1993年开始代表国家队之后,在没有比赛的日子,就会参加一些课程和学习手艺,“我学的是插花课程和导游课程,那是一种兴趣和掌握一门手艺,不怕之后找不到两餐。”

    其实,她当时并不是担心退役后的生活,而是不想浪费了没有比赛的时间,便选择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充实自己。

    她于1995年在东运会比赛与张保财相识,后来结婚生子后,全力与丈夫发展事业,属于退役女运动员的少数例子。

    “当时,我并未想到协助自己的丈夫做生意,只是有想过未来可能可以开设花店或球鞋店。”

    女运动员是否因为没有太大压力,多未设想退役规划呢?她相信或许如此,因而一些女运动员退役后,选择从事保险行业或当全职家庭主妇。

    她认为,大马的篮球运动员属半职业性质,薪金也不多,因此,球员除了平时练球,闲时也应该学习其他东西来充实自己。例如,英语能力不佳就进修英语,因为在代表国家出国比赛时,或多或少也会需要使用英语与人交流。

    不再局限华裔市场

    随着大马媒体报导越来越多有关美国职业篮球赛(NBA)的消息,大马巫裔也开始关注篮球,扩大了大马篮球的商业市场。

    在他看来,足球需要较大的场地和较贵的资源,反而篮球运动的条件不高,因此许多巫裔开始接触篮球。

    这种需求也反映在张保财的篮球运动用品销售事业上,由于市场日渐增大,他除了在中马、北马和南马各有分行,也在印尼开设2间自己的运动用品商店,同时也设有网上购买服务,兼顾东马两州的市场。

    张保财的运动用品事业十分成功,共有70名员工。图为梳邦再也总店的员工。
    张保财的运动用品事业十分成功,共有70名员工。图为梳邦再也总店的员工。

    数次被重召入国家队

    张保财代退役后,国家队由于缺乏中锋,数次召他回队效力。

    “1985年我打完亚洲杯后就退役了,但1986年,菲律宾因故退出当时的篮球大赛,由大马取代,我就被召回去继续代表球队,但一星期只练球3天,不像其他国家队球员长时间练球。”

    他这一次重作冯妇后,国家队又断断续续召他入队,他分别于1987年出战在泰国举行的亚运会,1988年再战东运会。这一年的东运会大马遇上强敌,当国家队队员花近乎6个月在红土坎接受军训式训练时,他因需要工作,只是在最后一个月偶尔入营受训。

    “1989年打东运会,国家队认为有机会赢取奖牌,就让我去打。在拿了冠军后我就没打了,回去父亲经营的有机农场卖猪肉了,所以一些朋友会笑称我为猪肉财,哈哈。”

    虽然他早已宣布退役,然后又再复出和退役,但当国家队找不到适合的篮球中锋出战时,又会打他和另一个中锋球员黄大安的”主意”。

    他于1993年从彭亨文德甲回到吉隆坡工作时,国家队又再召他入队。当时,他是参加在印尼耶加达的一个比赛,在训练不足下,行色匆匆披上战袍。

    隔了两年后,国家队又再召他和其也能够打中锋位置的球员入队,到泰国清迈参加东运会。这次参赛后,他就正式向国家队说再见,全情投入他的工作。

    专注为夫打理生意

    刘美云退役不久,有人邀请她带领年轻球员参与少年杯,她答应后才发现想要同时兼顾教练工作和协助丈夫管理公司,并非易事。

    此外,在需要顾及事业的情况,她已没有太大的执教意愿,因此至今只是专注打理丈夫的运动用品商店。

    她笑言:“而且,现在的篮球和以前已有所不同,让我回去教球,可能骨头都会散掉。”

    报导:潘有文
    摄影:连利元/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