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脱欧当前,党鞭失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胡逸山:脱欧当前,党鞭失效

上篇提到英国(以及许多其他英联邦国家;下同)国会里的党鞭制度,要比美国国会里的要更为严厉。主要是因为英国采取“行政主导”的政治运作,即由国会里的多数派政党来组织掌管行政权的政府,而国会里的立法议程也由后者来主导,以便得以更顺畅推动各项政策。所以,执政党就必须确保它的(特别是)后座议员会依循党的当权或主流派系意愿来对大多为该党所提呈的议案投票。而反对党为求表达强烈的不同意,也同样必须“鞭策”该党的议员要与执政党针锋相对。



在美国,如前所述,因掌管行政的总统与主导立法的国会议员是分别民选出来的,所以在国会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只有多数党与少数党的分野。就此,共和党籍的特朗普总统有时把民主党称为“反对党”,严格上来说是不正确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严格的“三权分立”政治运作,即白宫、国会以及最高法院皆为权力平等的政府组成部分,而非如英国般的“行政主导“,所以不能以领导行政的白宫视为唯一的政府单位,而把未入主白宫的政党视为“反对党”。

大家也许有看过著名的美国以华府政治为题材的连续剧《纸牌屋》,内里后段成为总统的男主角,之前即为众议院里多数党的党鞭。不同于英国国会里党鞭主要可以下一回不再委派代表党上阵竞选来“威胁”议员必须遵循党的主流路线,《纸牌屋》颇为写实地描绘党鞭必须以国会某议员在各委员会的轻重席次受委与否、针对某议员心仪的项目的财政拨款多少、该些项目是否落地于某议员的选区,甚至揭发某议员的丑闻与否、转而暗中支持某议员的对手等来“说服”某议员依循党的主流政治议程。有时,面对大批议员与总统的政治理念相左时,甚至必须公开寻求敌对党派议员的支持。

顺得哥来失嫂意

在近来英国脱欧的课题上,其实数百年前源自英国的三权分立就赫然凸显出来了。在三年前的公投里,脱欧选项险胜后,英国最高法院竟释宪谓脱欧方案仍必须获得国会批准,为上几周英国国会里的脱欧议案乱局埋下伏线。事关即便是当下执政的保守党,其国会党团(即下属的国会议员)即分裂为亲欧(希望英国留在欧盟里)与疑欧(希望英国脱欧)派系,后者更可分为“硬脱欧”(彻底与欧盟一刀两断)与“软脱欧“(与欧盟还保留某种藕断丝连联系)派别。平时鞭鞭有力的党鞭,在这各派几乎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也回天乏力。作为主要反对党的工党,在脱欧课题上的党内意识形态分裂也不遑多让,难以表达统一立场。

所以,由英国首相特丽莎梅提出的、业已与欧盟商议好的脱欧方案,要在英国国会闯关时,顿时顺得哥来失嫂意,未能获得所有派系支持,而以大幅度落差被否决。工党原想乘胜追击,提出不信任动议来迫使特丽莎梅下台,不过保守党也没人想接脱欧这烫手山芋,所以倒是空前团结地力保特丽莎梅。不过这政治僵局还会维持多久,也不为乐观。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