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印加入乞讨红包 华裔埋怨"抢不过他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巫印加入乞讨红包 华裔埋怨"抢不过他们"

(新山10日讯)僧多粥少,印裔及巫裔乞讨者,也在农历新年齐聚柔佛古庙门口抢红包,年老华裔乞讨者埋怨抢不过他们,感叹红包数量大不如前!



每年农历新年除夕起,便有许多乞讨者坐在柔佛古庙前,等待香客“派红包”,但近两三年,由于其他种族也加入了乞讨行列,导致红包僧多粥少,进而发生抢红包事件,造成情况失控。

据了解,有女志愿警卫人员在除夕当晚维持秩序时,与乞讨者发生肢体冲突,也有年纪较老的乞讨者,在抢红包时跌伤。

乞讨者之一的江美华(73岁)受访时,她多年来都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到柔佛古庙前“等红包”。

“过去只有华裔乞讨者来柔佛古庙乞讨,我们以往都会坐在庙前两排,等候香客自行施舍,或我们上前道贺希望香客给红包,但现在必须抢才有红包。”

她无奈说,印裔及巫裔乞讨者年纪较轻,体格比她们强壮,她们抢不过他们。

一名绰号阿和的七旬华裔老汉说,自己住在柔佛再也花园,是特地搭巴士下来,希望可领取红包,解决一日三餐,但一天下来抢不到几封红包。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汉不满地说,其他族群年轻乞讨者来抢“饭碗”,不但导致他们红包减少,也造成冲突不断。

香客在柔佛古庙门口“派红包”,三大种族乞讨者,争先恐后抢夺红包。
香客在柔佛古庙门口“派红包”,三大种族乞讨者,争先恐后抢夺红包。
老汉埋怨抢不过年轻的乞讨者,唯有坐在远处,等待香客发心给红包。
老汉埋怨抢不过年轻的乞讨者,唯有坐在远处,等待香客发心给红包。

泊车虫征泊车服务费

印裔泊车虫“发香客财”,向香客征1至2令吉的泊车服务费用。

柔佛古庙在农历新年期间,香客源源不断,也造成泊车位一位难求,泊车虫也逮到机会,向香客征收1至2令吉的泊车费用。

《中国报》实地观察,柔佛古庙前出现了数名印裔泊车虫,协助香客非法泊车。

一些香客说,为方便泊车,他们给泊车虫1至2令吉酬劳。

泊车虫在柔佛古庙“赚吃”,向香客征收1至2令吉泊车费。
泊车虫在柔佛古庙“赚吃”,向香客征收1至2令吉泊车费。

在柔佛古庙担任十多年志工的赖利德(68岁)受访时说,一些香客在祭拜神明后,会有派红包给乞丐的习俗,所以他们不会加以阻止。

他说,他们有劝告香客在远处派发,不要站在门口派发,避免妨碍其他香客的进出。

至于泊车虫,他说,泊车虫是向香客收1到2令吉。

吴敬凯(23岁,从事建筑领域):
我是第一次在农历新年期间来到柔佛古庙祭拜,我并不知道站在庙前的人,在等待香客派红包。
对我来说,我的目的只是来祈求神明保佑,不希望助长这股风气。

陈杰琪(23岁,学生):
我平时有来柔佛古庙膜拜,但只有在农历新年期间膜拜时,才会发现有这么多的乞讨者,但我并没有加以理会。
我觉得,这种派红包现象,会吸引更多乞讨者前来乞讨,这或多或少会影响古庙的形象。

宋浩维(24岁,自雇人士):
这些乞讨者有手有脚,我是不会派红包给他们,避免助长这股风气。
我发现乞讨者除了一些年老人士,更多的是四肢健全,年龄不会太老的人,所以说没有必要派发红包给他们。

报导:吴菊君
摄影:张来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