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第2跑道(第4篇) 经历车祸重新出发 沈茗卉改跑道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运动员第2跑道(第4篇) 经历车祸重新出发 沈茗卉改跑道驾

退役规划,其实也就是人生规划。



退役的运动员,有的在转换跑道后,开创人生第二个春天;有的不思上进,浑浑噩噩过日,甚至穷途潦倒。

国家篮球女青队前选手沈茗卉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她在年轻时退役不久,便因为遭遇车祸而瘫痪。

她经历一场人生黑暗期后,重新出发,自强不息,要改写命运。

如今的她,虽要依靠输椅移动,却是一名全职的Grab司机,比常人去到更多的地方。

人无法决定命运,但可以选择如何面对命运。

国家篮球女青队前选手沈茗卉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肩膀以下的所有知觉,但她并没有因此向命运低头。

如今的她是一名全职Grab司机,自力更生不求人,令人起敬。


(本报张来星摄)

沈茗卉驾驶着Grab,穿梭新山大街小巷,积极面对人生。
沈茗卉驾驶着Grab,穿梭新山大街小巷,积极面对人生。

将在本月14日踏入31岁的沈茗卉,于2012年4月29日遇上了一场改变她一生的车祸。

当时她已退出国家队,并在吉隆坡一家美发院工作。

好友扶持重新振作

事发当天,她载着两名朋友从吉隆坡返回峇株巴辖中江的住家,在永平遭遇一场严重车祸。

车祸导致她的一名朋友丧命,而她自己也在车祸中,因猛烈撞上驾驶盘,导致第三节脊椎损伤(spinal cord injury),令她从肩膀以下身体部位失去知觉,被诊断为高位截瘫。

车祸后的她,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才清醒。出院后,她的人生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她成日将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接触外界,害怕来自陌生人异样的眼光。

幸好她遇上了人生中的一盏明灯,也就是亲如姐妹的好朋友钟爱萍。爱萍将她从噩梦中唤醒,把她重新拉向光明的世界。

钟爱萍给了沈茗卉各种鼓励,甚至是严厉及难听的话语,要让沈茗卉重新振作。

在2015年,钟爱萍把沈茗卉从峇株巴辖的住家,带到了自己位于新山的居所,让沈茗卉离开家人的保护,学会独立生活。

出意外昏迷一个月

问她还记得那场改变她一生的车祸吗?沈茗卉答,她完全对那场车祸没有记忆。

“我醒来后,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听我爸爸说,当时我可能是睡着了,自己撞上防撞栏,然后我在深切治疗室内住了两个星期,才度过危险期,之后转到普通病房才清醒。”

”当时我严重肺积血,医院帮我插喉,如今影响了声带,我起初讲话都很小声,现在比较好了,可以讲话大声点。”

“所以你问我车祸后,为何还敢开车,因为我对车祸没有记忆,并不会像其他人有阴影。”

“我也要赚钱,我来到新山后,也做过几份工作,包括在工厂仓库内负责批发的工作,也尝试过在律师楼上班,但这对我很不方便。”

“我现在没办法控制排泄,有时会失禁,发生这样的事,我就要请假回家清理,我还要定时到医院复诊,年假都用在这些事情上,天数都不够我请。”

还有一点,这些工作的薪水,不足应付沈茗卉的开销。“我本来就比较难找工,这些工作都只有1000多块薪水,且我们残障人士的开销一般都很大。”

双脚不能踩油门就用手。沈茗卉示范操作改装的轿车。
双脚不能踩油门就用手。沈茗卉示范操作改装的轿车。

认好友父母为干爸妈

沈茗卉很感谢,荆棘的命运路上,总出现许多贵人相伴。

沈茗卉在新山居住这么多年间,与钟爱萍一家早已亲如自家人,她也已经敬茶,认了干爸妈。

采访时,沈茗卉不时就喊着钟爱萍的母亲李小玲(58岁,家庭主妇),“妈”。

李小玲本身也是名义工,经常到老人院及孤儿院帮忙,对于女儿当初提议要带沈茗卉要来家里住,她是非常支持女儿的想法。

“我并不反对爱萍的意见,我告诉她,你要带人家过来可以,但你要好好跟她的父母说。”

在李小玲眼中,干女儿沈茗卉非常勇敢、坚强及上进,刚开始,她会非常担忧,一直要照顾沈茗卉,但现在,她几乎不必理会,沈茗卉也可以在家里自由地进进出出。

沈茗卉与干妈李小玲感情甚笃,就如亲母女。
沈茗卉与干妈李小玲感情甚笃,就如亲母女。

跌倒了自己爬起来

“我跟她说,自己要学会怎么生活,如果跌倒,就自己爬起来,真的爬不起来,才喊我,现在,她都不怎么需要叫我,就连去复诊,也是自己开车去,如果真的不行,我才陪她。”

李小玲早已把沈茗卉当成自己的女儿。“你没看她都叫我妈妈,有时她不在家,我都非常不习惯。”

另外,沈茗卉的贵人也不止如此,她在驾驶Grab后,也被加入了一个JB Rescue Team的WhatsApp通讯群组。

“这个是以华裔Grab司机为主的群组,大多数人也知道我是残障人士司机。”

有一次,沈茗卉在士姑来皇后花园发生车祸,被人撞上,一则讯息后,马上就有其他Grab司机赶到支援,为她处理了维修的后续工作。

还有一次,沈茗卉的车在路上爆胎,同样,一则短讯发出后,就有人赶到为她换后备轮胎,她感激处处都有贵人协助。

“哭,解决不了问题”

“哭,解决不了问题,哭了,还是要解决问题。”这是钟爱萍给沈茗卉最珍贵的一句话。

“爱萍与我是中学篮球队的朋友,她比我小两岁,但我们当时不是很熟。”

在沈茗卉发生意外的消息传开后,不少队友都给予慰问,爱萍是其中一个。

“她与我在面子书上联络,之后便到峇株巴辖探望我,接着是每周一次到我家里。”

爱萍告诉沈茗卉“你不能走路了,不要还再浪费时间自卑”。接着,爱萍硬拖着沈茗卉到医院,学习怎么坐轮椅。

沈茗卉在遭遇人生巨大的转折后,仍能保持积极乐观态度,面对人生,这是他与父母、哥哥嫂嫂及弟弟一家人在节日时的合照。
沈茗卉在遭遇人生巨大的转折后,仍能保持积极乐观态度,面对人生,这是他与父母、哥哥嫂嫂及弟弟一家人在节日时的合照。

到新山生活学独立

沈茗卉出院后,在家中的生活,都是依靠父母、哥哥及弟弟帮忙。

“由于我的屋子是双层楼,当时我在家中,只能睡在楼下客厅,且所有事情,我都很依赖家人帮忙,连上个厕所,我也要叫爸爸、哥哥或弟弟,将我移动到厕所。”

这样的情况,令钟爱萍认为,沈茗卉过于受到家人保护。

在2015年,钟爱萍就向沈茗卉的父母提出,要将沈茗卉带往新山生活,好让她学习独立。

当然,这项建议受到沈茗卉父母强烈反对,但钟爱萍向他们保证会照顾好沈茗卉,两老终于点头。

事实证明,钟爱萍当初所做的这项决定是正确的,沈茗卉离家后,在新家学习到独立生活,重获新生。

不仅如此,沈茗卉如今也担起辅导人的工作。

“有时医院会打给我,要我到医院给予与我同样情况的病人辅导,通常只要接到电话,我都会过去。”

“我们这种病人,只有与我们相同情况的人的话才听得进去。我会告诉他们,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如果什么都不做,每天只会想东想西,容易钻牛角尖。”

不想坐轮椅打球

身高168公分的沈茗卉在十一二岁开始打篮球,15岁被召入国青队,在20岁退出国家队后,她偶尔还会打篮球。

坐轮椅后,曾经也有朋友带她去看坐轮椅的打球运动,但并没有勾起她再度想打球的愿望。

“坐轮椅打球太过激烈,他们这样撞来撞去,一不小心如果我跌倒的话,我很怕我连双手也不能动。”

她没有什么特别嗜好,“我现在每天都是工作、睡觉,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周六及周日,我就开车回峇株巴辖,然后就待在家,感受家的温暖。”

收入较高时间自由

2017年6月,沈茗卉开始驾驶Grab,除了是因为这个工作时间较自由,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时间外,收入也比较高。

“我是喜欢自由的人,自己花自己的钱比较自由,一直向人家拿钱也不好。”

对于是否有梦想过重新再站起来,她回答“没有,我现在满脑子就是想着,要怎样努力赚钱”,说罢她就哈哈笑。

开车对她来说不是问题,她的车经过改装,全部用手控制,无需用脚。只要双手能动,她就能靠双手赚钱。

早上生意较好

沈茗卉每一天在日出前出门,日落前回到家,一天工作十一二个小时。

采访当天,记者于清晨6时许就到了沈茗卉在新山的居所,沈茗卉现在住在钟爱萍的家。

沈茗卉当天原本打算清晨6时就要出门,但她为了迁就采访,将出门时间推迟到早上近7时。

为何这么早就出门工作?“白天大家都要去上班,比较好找到生意。”

在一问之下,原来有时她凌晨4时就开工了,每天工作到傍晚六七时才回到家。

“现在越来越多人从事Grab司机,而且如今又少了许多司机奖励金,起初我只要开个8个小时就可以放工,现在要开更长时间。”

沈茗卉透露,每个月扣除了汽油及佣金后,她可以赚到2000多令吉收入。

“Grab的佣金很高,要20%,残障人士也没有比较少。另外一个MyCar程式就比较好,残障人士司机有优惠,但那个程式比较少人使用,有时一天都没有几单生意。”

“有时,我就两架手机一起开,看哪一个先接到乘客。” 沈茗卉说完后就笑出来。

报导:吴振威
摄影:张来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