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第2跑道(第4篇) 經歷車禍重新出發 沈茗卉改跑道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運動員第2跑道(第4篇) 經歷車禍重新出發 沈茗卉改跑道駕

    退役规划,其实也就是人生规划。



    退役的运动员,有的在转换跑道后,开创人生第二个春天;有的不思上进,浑浑噩噩过日,甚至穷途潦倒。

    国家篮球女青队前选手沈茗卉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她在年轻时退役不久,便因为遭遇车祸而瘫痪。

    她经历一场人生黑暗期后,重新出发,自强不息,要改写命运。

    如今的她,虽要依靠输椅移动,却是一名全职的Grab司机,比常人去到更多的地方。

    人无法决定命运,但可以选择如何面对命运。

    国家篮球女青队前选手沈茗卉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肩膀以下的所有知觉,但她并没有因此向命运低头。

    如今的她是一名全职Grab司机,自力更生不求人,令人起敬。


    (本报张来星摄)

    沈茗卉驾驶着Grab,穿梭新山大街小巷,积极面对人生。
    沈茗卉驾驶着Grab,穿梭新山大街小巷,积极面对人生。

    将在本月14日踏入31岁的沈茗卉,于2012年4月29日遇上了一场改变她一生的车祸。

    当时她已退出国家队,并在吉隆坡一家美发院工作。

    好友扶持重新振作

    事发当天,她载着两名朋友从吉隆坡返回峇株巴辖中江的住家,在永平遭遇一场严重车祸。

    车祸导致她的一名朋友丧命,而她自己也在车祸中,因猛烈撞上驾驶盘,导致第三节脊椎损伤(spinal cord injury),令她从肩膀以下身体部位失去知觉,被诊断为高位截瘫。

    车祸后的她,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才清醒。出院后,她的人生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她成日将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接触外界,害怕来自陌生人异样的眼光。

    幸好她遇上了人生中的一盏明灯,也就是亲如姐妹的好朋友钟爱萍。爱萍将她从噩梦中唤醒,把她重新拉向光明的世界。

    钟爱萍给了沈茗卉各种鼓励,甚至是严厉及难听的话语,要让沈茗卉重新振作。

    在2015年,钟爱萍把沈茗卉从峇株巴辖的住家,带到了自己位于新山的居所,让沈茗卉离开家人的保护,学会独立生活。

    出意外昏迷一个月

    问她还记得那场改变她一生的车祸吗?沈茗卉答,她完全对那场车祸没有记忆。

    “我醒来后,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听我爸爸说,当时我可能是睡着了,自己撞上防撞栏,然后我在深切治疗室内住了两个星期,才度过危险期,之后转到普通病房才清醒。”

    ”当时我严重肺积血,医院帮我插喉,如今影响了声带,我起初讲话都很小声,现在比较好了,可以讲话大声点。”

    “所以你问我车祸后,为何还敢开车,因为我对车祸没有记忆,并不会像其他人有阴影。”

    “我也要赚钱,我来到新山后,也做过几份工作,包括在工厂仓库内负责批发的工作,也尝试过在律师楼上班,但这对我很不方便。”

    “我现在没办法控制排泄,有时会失禁,发生这样的事,我就要请假回家清理,我还要定时到医院复诊,年假都用在这些事情上,天数都不够我请。”

    还有一点,这些工作的薪水,不足应付沈茗卉的开销。“我本来就比较难找工,这些工作都只有1000多块薪水,且我们残障人士的开销一般都很大。”

    双脚不能踩油门就用手。沈茗卉示范操作改装的轿车。
    双脚不能踩油门就用手。沈茗卉示范操作改装的轿车。

    认好友父母为干爸妈

    沈茗卉很感谢,荆棘的命运路上,总出现许多贵人相伴。

    沈茗卉在新山居住这么多年间,与钟爱萍一家早已亲如自家人,她也已经敬茶,认了干爸妈。

    采访时,沈茗卉不时就喊着钟爱萍的母亲李小玲(58岁,家庭主妇),“妈”。

    李小玲本身也是名义工,经常到老人院及孤儿院帮忙,对于女儿当初提议要带沈茗卉要来家里住,她是非常支持女儿的想法。

    “我并不反对爱萍的意见,我告诉她,你要带人家过来可以,但你要好好跟她的父母说。”

    在李小玲眼中,干女儿沈茗卉非常勇敢、坚强及上进,刚开始,她会非常担忧,一直要照顾沈茗卉,但现在,她几乎不必理会,沈茗卉也可以在家里自由地进进出出。

    沈茗卉与干妈李小玲感情甚笃,就如亲母女。
    沈茗卉与干妈李小玲感情甚笃,就如亲母女。

    跌倒了自己爬起来

    “我跟她说,自己要学会怎么生活,如果跌倒,就自己爬起来,真的爬不起来,才喊我,现在,她都不怎么需要叫我,就连去复诊,也是自己开车去,如果真的不行,我才陪她。”

    李小玲早已把沈茗卉当成自己的女儿。“你没看她都叫我妈妈,有时她不在家,我都非常不习惯。”

    另外,沈茗卉的贵人也不止如此,她在驾驶Grab后,也被加入了一个JB Rescue Team的WhatsApp通讯群组。

    “这个是以华裔Grab司机为主的群组,大多数人也知道我是残障人士司机。”

    有一次,沈茗卉在士姑来皇后花园发生车祸,被人撞上,一则讯息后,马上就有其他Grab司机赶到支援,为她处理了维修的后续工作。

    还有一次,沈茗卉的车在路上爆胎,同样,一则短讯发出后,就有人赶到为她换后备轮胎,她感激处处都有贵人协助。

    “哭,解决不了问题”

    “哭,解决不了问题,哭了,还是要解决问题。”这是钟爱萍给沈茗卉最珍贵的一句话。

    “爱萍与我是中学篮球队的朋友,她比我小两岁,但我们当时不是很熟。”

    在沈茗卉发生意外的消息传开后,不少队友都给予慰问,爱萍是其中一个。

    “她与我在面子书上联络,之后便到峇株巴辖探望我,接着是每周一次到我家里。”

    爱萍告诉沈茗卉“你不能走路了,不要还再浪费时间自卑”。接着,爱萍硬拖着沈茗卉到医院,学习怎么坐轮椅。

    沈茗卉在遭遇人生巨大的转折后,仍能保持积极乐观态度,面对人生,这是他与父母、哥哥嫂嫂及弟弟一家人在节日时的合照。
    沈茗卉在遭遇人生巨大的转折后,仍能保持积极乐观态度,面对人生,这是他与父母、哥哥嫂嫂及弟弟一家人在节日时的合照。

    到新山生活学独立

    沈茗卉出院后,在家中的生活,都是依靠父母、哥哥及弟弟帮忙。

    “由于我的屋子是双层楼,当时我在家中,只能睡在楼下客厅,且所有事情,我都很依赖家人帮忙,连上个厕所,我也要叫爸爸、哥哥或弟弟,将我移动到厕所。”

    这样的情况,令钟爱萍认为,沈茗卉过于受到家人保护。

    在2015年,钟爱萍就向沈茗卉的父母提出,要将沈茗卉带往新山生活,好让她学习独立。

    当然,这项建议受到沈茗卉父母强烈反对,但钟爱萍向他们保证会照顾好沈茗卉,两老终于点头。

    事实证明,钟爱萍当初所做的这项决定是正确的,沈茗卉离家后,在新家学习到独立生活,重获新生。

    不仅如此,沈茗卉如今也担起辅导人的工作。

    “有时医院会打给我,要我到医院给予与我同样情况的病人辅导,通常只要接到电话,我都会过去。”

    “我们这种病人,只有与我们相同情况的人的话才听得进去。我会告诉他们,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如果什么都不做,每天只会想东想西,容易钻牛角尖。”

    不想坐轮椅打球

    身高168公分的沈茗卉在十一二岁开始打篮球,15岁被召入国青队,在20岁退出国家队后,她偶尔还会打篮球。

    坐轮椅后,曾经也有朋友带她去看坐轮椅的打球运动,但并没有勾起她再度想打球的愿望。

    “坐轮椅打球太过激烈,他们这样撞来撞去,一不小心如果我跌倒的话,我很怕我连双手也不能动。”

    她没有什么特别嗜好,“我现在每天都是工作、睡觉,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周六及周日,我就开车回峇株巴辖,然后就待在家,感受家的温暖。”

    收入较高时间自由

    2017年6月,沈茗卉开始驾驶Grab,除了是因为这个工作时间较自由,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时间外,收入也比较高。

    “我是喜欢自由的人,自己花自己的钱比较自由,一直向人家拿钱也不好。”

    对于是否有梦想过重新再站起来,她回答“没有,我现在满脑子就是想着,要怎样努力赚钱”,说罢她就哈哈笑。

    开车对她来说不是问题,她的车经过改装,全部用手控制,无需用脚。只要双手能动,她就能靠双手赚钱。

    早上生意较好

    沈茗卉每一天在日出前出门,日落前回到家,一天工作十一二个小时。

    采访当天,记者于清晨6时许就到了沈茗卉在新山的居所,沈茗卉现在住在钟爱萍的家。

    沈茗卉当天原本打算清晨6时就要出门,但她为了迁就采访,将出门时间推迟到早上近7时。

    为何这么早就出门工作?“白天大家都要去上班,比较好找到生意。”

    在一问之下,原来有时她凌晨4时就开工了,每天工作到傍晚六七时才回到家。

    “现在越来越多人从事Grab司机,而且如今又少了许多司机奖励金,起初我只要开个8个小时就可以放工,现在要开更长时间。”

    沈茗卉透露,每个月扣除了汽油及佣金后,她可以赚到2000多令吉收入。

    “Grab的佣金很高,要20%,残障人士也没有比较少。另外一个MyCar程式就比较好,残障人士司机有优惠,但那个程式比较少人使用,有时一天都没有几单生意。”

    “有时,我就两架手机一起开,看哪一个先接到乘客。” 沈茗卉说完后就笑出来。

    报导:吴振威
    摄影:张来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