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烧炮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吴伟才:浮世绘──烧炮仗

    现今这一代人,恐怕很难想像以前我们过年烧炮仗的情形。



    我们小孩大概在过年前十多天,就会想方设法“扩充军备”了。零用钱不舍得花,省吃俭用,心甘情愿统统拿去街边摊子囤积各类炮火,还带着到学校互换“军备”,炫耀自己的“武装势力”。

    家里的空饼干盒和鞋盒,顿时变成军火库;最小儿科,就是那种小小粒的、红色绿色的小炮仗,响起来哔哔啪啪的,其实只像放连珠屁,适合6岁以下的幼童。

    闪光炮,那就好一点,身上是深蓝色或暗红色,印着银色的星星,特点是药引点燃后速度超快,一不留神就会爆伤手指。

    大红炮仗,那是一整包红色,外面包装是花开富贵配上一位民国女子画像,至今我仍纳闷炮仗跟那女子究竟有何关系?大红炮仗要小心拆封,它一根根像蜡笔那么粗,能站在平坦的地上,点燃了就赶快跑开。若要炮仗更大声的话,点着火后马上用牛奶罐盖住它,砰的一声,牛奶罐就会飞到半空去。

    假如拆炮仗时不小心弄掉了药引,我们还是可以玩--将炮仗折一半,但不能断,将它摆放在地上,用燃烧的香枝对着折断处点燃,炮仗便会喷火,我们都叫“点Fei Fei”。

    威力较大的炮仗叫“Boomba”,响两声,先是往上飞射,来一响“Boom”,到了半空,就回应一声“Ba”!

    后来,有一种很危险的火箭炮,长约8寸,竹枝细细,炮在前头,一支支插在垃圾桶边,一点燃了就会飞窜,当年很多火灾,就是因为火箭炮飞进人家的窗口里去。

    上面说的,只属于未成年的“军火演习”而已,大人玩的,要壮观多了!

    儿童放炮,一粒粒;大人放炮,一串串;商家放炮,从楼上吊下来一大串——或是两大串。

    新加坡的小坡大马路,潮州人商店多,家对面的易发公司批发洋货,过年烧炮仗最舍得花钱,早些年还是二楼吊下来,后来就由三楼吊下来。他们一烧炮仗,在对面的我们统统要准备湿毛巾掩住口鼻,火药味真的就像街上打仗了。易发烧完,轮到隔壁再隔壁的联发公司,一来一往互相呼应,整条街全是厚厚的大红炮仗衣,真的不知道把第一名给谁好。

    或许你不相信,我们学校也烧炮仗哦!有时是年初三开课那天,有时是元宵那天,全校同学合资合力,炮仗由四楼--听好了,四楼李国专礼堂的窗口外旗杆吊下来,全校同学跑到操场上参与其盛,而点放炮仗的荣誉,当然是留给我们最爱的校长张世典修士了!

    别看他平日气度儒雅文质彬彬,原来一点也不怕炮仗的,见他慢条斯理,还先摆个post给我们拍照,怎料炮仗点燃后,他还施施然整理了一下修士袍才走开,几乎都把我们吓晕了。

    丫!那个时代啊,那个时代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