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尊:猫夫人随笔──回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尊尊:猫夫人随笔──回乡

    成长过程中,备受妈妈呵护,除了大学曾离家独自过生活以外,没有单独生活过。先生跟我相反,17岁离乡背井念书,独立生活。我们在很巧妙的情况下认识,大学毕业不久结了婚。我们夫妻和我父母住在吉隆坡,先生虽是江沙人,家人却搬到柔佛新山。婚后,先生跟我有个协议,每年农历年廿八或廿九回婆家过年,初四才回娘家。先生一年回新山三四次,新年期间,他想多待几天陪家婆。



    新山住家在马来人居多的花园里,没有多少户华人。新山原本就不是先生的家乡,除了家婆一家人,没有亲友住新山。在新山过年是有些冷清,没什么气氛。昔日新山过年期间,我特别想念娘家,想念妈妈的菜肴和姐妹们,想念还没嫁出去时,在娘家过新年的气氛。

    家婆往生已有十年,她往生后,我们再也没回新山过年。现在每逢农历新年,却想念回新山过年的时光。想念当年兴奋写请假信,尽快赶完工作,银行排队换新钞,买腊肠腊肉之类的礼品、 排队买车票等。想念陪家婆上巴刹买年菜,下厨烹饪准备一家大小十多位家人的菜肴。

    吃完饭后,坐在门前树下聊先生跟家人小时的生活点滴、家婆的往事,聊到凌晨还不舍得入睡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顿悟先生当年的心境,游子期盼回乡过年的心情。

    如今,大年初一在娘家庆祝。年初二,先生的姐妹会北下南上,在吉隆坡会合,一起跟我们庆祝农历新年。庆祝方式大同小异,却少了回乡过年的感觉。岁月如梭,时光流失了就无法再回头。游子们,珍惜眼前人,要回乡过年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