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志:明志有道──芬兰教育制度难以复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林明志:明志有道──芬兰教育制度难以复制

很多人推崇的芬兰教育,最近又有了新的发展,引发各界关注。芬兰从2016年起局部推行“现象式教学”,取消传统科目分科教学,目的在于培养孩子贯穿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横贯能力(transversalcompetence)。其实简单讲就是如何让学生把基本学科的知识,应用在不同课题或场景,就是“学以致用”的概念。



这种“现象式教学”有两种阶段,主要在芬兰的综合学校推行。芬兰推行九年义务教育,用我们的学制来理解就是小学六年,初中三年。这九年义务教育都在综合学校进行,小学六年由一位班老师教授全部科目,初中三年由不同老师分别教授不同科目。

这九年的课程,老师权力很大,课程编排、教学场景和方法,老师可以自主决定和评估。

现象式教学主要的改变在于,学生得以和老师共同讨论设定某些兴趣的课题,然后由老师整合各科内容,让学生在执行中学习。最后成绩若干比例由老师评估,大部分比例由共同参与的学生互相评估。

先不说这种改革的效果如何,其目的在于鼓励孩子的自主学习动力和兴趣,这点我很认同。芬兰为了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真的是很用心,尤其在培养师资上更是不遗余力。

七十年代起,芬兰中小学老师必须具备硕士或以上的学历,且至少经过五年的专业教师培训。芬兰师范培训的录取率不到10%,比当医生或律师还难,而且社会地位很高。

想想也是,老师的社会地位不高,在课程编排的自主性如何可能。很多国家都想取经芬兰,我想先决条件是政府必须举全国之力提高老师的社会地位。老师本身也要像芬兰老师一样,不断自我提升。这两点,我觉得马来西亚就做不到。


两点建议快乐学习

芬兰政府对老师的支助除了高薪,自主,还必须满足老师教学上的各种需求。其中一条法令是,距离学校5公里以外的教学,交通及相关费用,由各级政府支援。这是马来西亚很多老师都无法想像的。

我们不可能完全复制芬兰教育制度,要复制也复制不来。我们政府没有芬兰政府那么重视教育,老师只是政府的投票机器,政府不会尊重投票机器。

我们愿意当老师的,要嘛出于使命,那就被压榨,要嘛贪图老师工作轻松,薪水不错,假期很多。真正愿意研究教学方法,引领学生求学的,会因为不服和体制被排挤。

那我们的孩子要怎么办呢?

在大环境无法改善的情况下,我的建议是:

(1)自己当孩子的老师:父母是孩子最早的老师。我们做父母的先保持不断学习的习惯和动力,再改善沟通交流的能力,然后把孩子从手机中解放出来,好好面对生活,认真解决生活的种种问题。

(2)尊重孩子的老师,也引导孩子尊重老师。做到这两点,相信我,你的孩子会和芬兰的孩子一样快乐。

(隔周见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