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第2跑道(完结篇) 为将来部署.非政府责任 谢国骥勉早规划退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运动员第2跑道(完结篇) 为将来部署.非政府责任 谢国骥勉早规划退役

    当行则行,当停则停!



    一名职业运动员必须及早作好生涯规划,为退役后人生铺路。当发现自己不适合继续征战体坛时,就要转换跑道。

    再强大的运动员,也不可能征战一世。他们的体能和表现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终有退出赛场的一天。

    如果到了要退出的时候才来构思未来方向,等如临渴掘井。

    谢国骥:重视教育和充实自己的运动员,在退役后更有可能找到好工作。
    谢国骥:重视教育和充实自己的运动员,在退役后更有可能找到好工作。

    拿督谢国骥在大马奥理担任了23年的秘书,如今已告老退休,但依然关心大马体坛发展。

    高龄80他对于运动员退役之后的看法就是:如果运动员在退役前不为自己思考和计划,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

    一名运动员往往用了许多时间,投入在所擅长的运动项目中,有人为国赢下奖牌,取得出色成绩,也有人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就。对于他们的努力和贡献,政府是否有责任保障他们退役后的工作需求呢?

    在谢国骥看来,一个人投身于运动领域,皆是出于自愿,并没有人强迫他们必须专注于体育,因此政府没有责任为他们规划或安排退役后的工作。

    “运动员应该在投入相关运动领域3到5年后,清楚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成功突破自己或取得好成绩。如果他们无法做到,就应该转投其他领域。”

    他认为,运动员的父母有一定的责任给予孩子建议和指导,让后者清楚自己需要的方向,不能把一切责任都交给政府。

    就他而言,政府官员并不是可以指导或协助运动员的人,因为前者只是官僚,在照顾后者之前肯定先考虑如何照顾自己,如此一来又怎会为运动员规划未来呢?

    训练之余也重视学业

    至于在体坛表现出色的运动员,例如拿督李宗伟,他们已有能力让自己成为百万富翁,已不需担忧退役后的经济能力和工作。

    一些能良好规划自己生活和事业的运动员,他们在这方面已有妥善安排,并且能够在退役后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

    然而,那些不自爱的运动员,除了没有妥善规划未来,甚至还染上赌博或喝酒等坏习惯,他相信这类运动员在退役后将会陷入大麻烦。

    “那些平时积极训练和参加比赛,同时重视教育和充实自己的运动员,在退役后更有可能找到好工作。因此运动员必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及能够得到什么。”

    大多数体育项目的运动员,例如游泳、田径、乒乓等,属于比较踏实的运动,运动员退役后可能可以寻找到相关工作。

    更受关注的体育项目如羽球和足球,如果运动员能创造好成绩,即使达到退役年龄,可能还会尝试继续坚持多一些时间。

    然而,有些运动员的成绩不尽理想,已不适合留下来浪费时间,但却坚持留在队中,谢国骥认为这或许与教练有一定的关系,教练需为此负上责任。

    “即使教练知道自己的运动员没有前途,他们也会说服他们的运动员继续留下来。因为运动员是他们的‘饭碗’,如果没有优秀的运动员,他们将失去工作。所以有时他们会误导运动员,间接影响了运动员的决定。”

    总括而言,运动员视效力国家队是一种光荣,并且渴望留在其中,但是若长期没有进步或提升,他们就需要改变方向,追求自己的另一片天。

    谢国骥:运动员投身体育乃出于自愿,并非受强迫,因此政府没有责任替他们规划或安排退役后的工作。
    谢国骥:运动员投身体育乃出于自愿,并非受强迫,因此政府没有责任替他们规划或安排退役后的工作。

    无法突破应回正规学校

    在体育学校内,运动员除了受训,也同时接受基本教育,期待成为出色的运动员和学生,但往往两头不到岸。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尤其是篮球、排球、橄榄球之类的团队运动,可能一直无法成为各自运动中的优秀职业球员。这些学生花了4到5年受训,试图成为伟大的运动员和学生,最终都失败了。”

    谢国骥指出,另外像潜水这类非常专业的运动,如果他们无法提升自身水平,便没有其他选择,因此应该选择专注于自己的学业。

    “不幸的是,这些运动员却被迫继续接受培训,而不是离开体育学校,回到正规学校。”

    此外,他相当惊讶,有不少体育学校的学生希望自己退役后,政府能够继续照顾他们的生活和工作。

    这类运动员期望退役后依靠政府,谢国骥说自己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毕竟不是政府强迫他们进入体校,而是他们自愿进入体校追求自己的运动梦想。

    当教练最简单迅速

    运动员退役后最常见的工作是成为教练,谢国骥认为这是退役运动员以最简单和迅速的方式,开始赚取收入的方法。

    “那些决定成为教练的退役运动员,大多数都是‘懒惰’的,相信是在他们年轻时忽略了教育的重要,因此寻找这种方便快捷的赚取收入的方式。”

    他表示,一些缺乏资格或经验,却满怀雄心壮志的运动员想要成为精英队伍或国家队指导者,因而选择成为体育教练。

    至于体育教师,则是教授小孩基本运动技能的体育老师,从体育发展角度而言,体育教师显得更重要,他们传授技术的能力更加稳定。

    教师成绩取决于表现

    “体育教师的成绩取决于他们所培训的运动员的表现,而不是获胜的次数。因此,体育教师的的训练出来的成果,可能就是创造未来的体育项目冠军。”

    在体育教练方面,他认为又可为两种类型;第一类是是由政府或俱乐部雇用的教练。这类教练工作有非常大的风险,因为他们容易被解雇,其职业生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能够取悦他们的“老板”。

    “有许多资深的教练,曾经是国家运动员,受雇于国家体育理事会(MSN),现在也已经失业。”

    第二类是那些创建自己的培训中心的教练,他们能够独立自主,只要努力工作培训新苗,展现他们的诚意,就有机会取得成功。

    动辄请假忽略工作

    在大马体坛,过去曾有过运动员在没有比赛和受训时,在私人界工作的合作方式。

    “当时,一些私人企业,如银行、保险公司等,曾经雇用代表他们的运动员当职员,甚至到运动员退役后,都继续为雇主工作。”

    但是,谢国骥表示,一些运动员利用他们作为国家运动员的地位,时常以训练为由,动辄请假而忽略了自己的工作,以至他们的非运动员同事必须花更多时间接手留下的工作。

    “后来由于经济衰退,银行减少了员工,商界不再随意聘用运动员。”

    奥理会派遣到海外求学

    在谢国骥出任大马奥理会秘书时,奥理会已有一些为退役运动员安排的计划,包括丹斯里李裕隆运动员教育基金(Tan Sri Alex Lee Athletes Education Fund),为有志深造的国家运动员提供奖学金。

    “迄今为止,大马奥理会已为国家运动员提供57分奖学金,同时还派遣退役运动员到海外,如匈牙利和美国布达佩斯参加高水平的教练课程。”

    他指出,大马奥理会每年为有意成为体育管理和行政人员的退役运动员,开设体育管理员课程和高级体育管理课程,迄今已有1千多人毕业。

    但相较大马的退役运动员比例,上述参与课程和毕业的人数并不算多,因为许多退役运动员对这类为运动员而设的深造教育不感兴趣。

    大马奥理会也和国际奥理会合作,由大马派遣退役运动员参加高级体育管理课程;同时后者通过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德科集团(Adecco)的协助,为退役运动员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开设课程。

    “即是说,退役运动员拥有许多机会参加全日制或非全日制的深造课程,但有者是不晓得拥有这样的机会,而大多数人则对此不感兴趣。 ”

    他相信今时今日的运动员,可通过互联网学习,将有很大的机会接受更多教育,提高他们的学历和就业前景。

    政府提供大学深造机会

    政府一直以来给予退役运动员一些协助,例如为运动员提供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其入学资格也不太严格。

    “运动员可以基于训练和比赛的理由而推迟考试,也可以用更长的时间才毕业,而且不少人从中获得奖学金。”

    虽然这可以解决一些运动员在教育方面的问题,但谢国骥指出另一个关键,即提供运动员教育不是难事,为他们寻找和分配工作却不容易。

    “当中原因是有时运动员浪费时间修读一些没有价值,且职位空缺有限的课程。例如,许多前运动员参加体育科学课程,这些课程有用吗?”

    在他看来,对一些退役运动员来说,参与机械或厨师的课程,反而更有工作前景。因此,运动员在作出决定之前,必须寻求父母及亲人的建议, 不应该只听取教练和体育官员的意见。

    体育协会资源有限

    在考量运动员的退役后的生活,各自所属的体育协会也尝试以各种方式来协助他们。

    谢国骥表示,体育协会资源有限,想要帮助退役运动员看来也有心无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体育协会并不需要接管父母和运动员自己的责任,它们充其量只可以以招募退役运动员当教练或体育教师。

    美国不援助退役运动员

    纵观全球的体育制度,是否有一个适合的方式协助退役运动员吗?

    谢国冀指出,美国有一个极佳的系统,就是它完全基于自由市场原则,即适者生存!美国的退役运动员只能依赖私营企业或商业单位,政府不会向退役运动员提供任何援助。

    他表示,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马来西亚曾经拥有私有化体系,政府于1970年代时开始试图协助运动员, 但此举实际上是溺爱和在宠坏他们。

    报导:潘有文
    图:本报资料中心/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