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精彩旧文剪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亚萝夏:入微——精彩旧文剪报

    岁末时收拾一下,有些东西看似废物却又不是,不能丢。好像从纸箱里掏出一大包老剪报。(此类剪报还真是一包包到处收,连老家都收有)这些剪报的珍贵,因为它用文字记载着旧事物,岁月絮事藏在里面。



    这些剪报大约是从八十年代的香港报剪下,所藏的岁月更久。里边,作者记载不止当年香港十里洋场风光,还缅怀上海旧时尤物般的好风貌。

    虽然一向不是井井有条的人,但有时也乱中有序,这一包剪报里边收藏着的就可分类成香港风貌、风月,甚至是老上海风光。

    其中有好一大叠是一小张一小张的,如果没有记错,是那时从香港成报副刊剪下的,是个人专栏“海风港月”。天天见报,当年没有细看,只剪下有趣的。大概只有三寸半乘二寸六分面积,可容纳不到五百字,应该写到的都写足了,文字高手。

    作者笔名凡鸟,我猜是凤三先生。因为照《红楼梦》王熙凤的命运拆字法,凡鸟就是凡字里藏着鸟——凤。照宋淇的说法,凤三于上海时代在“小报”写稿的名气就很高了,到了香港后只有更风骚(各领风骚数十年的风骚)。

    凤三文字能力可说一身十八把刀,小说电影剧本也写,歌词更不必说,至今仍脍炙人口的〈今宵多珍重〉就是他谱的歌词。他与同样来自上海的姚敏是好朋友。

    以凤三的阅历与文字能力,这些短小精悍的稿好看极了,如今是没有传人了。在这个“海风港月”栏里,他写香港摩登洋场怪现象,也写昔年老上海风情,觉得成熟有见过世面的男女都会喜欢看。

    杂乱的剪报里随便拿出一张“舞场避暑”阅读,就是写老上海舞场风光,再闲闲几笔描述香港舞场品质每下愈况,很有一蟹不如一蟹之叹(一蟹不如一蟹是苏东坡名句,给人用歪了)。

    不看还不知,原来老上海当年如此风光,卅年代的大舞场就有冷气设备了。著名舞厅百乐门肯定有。文里说,小舞厅就在舞场中间放个大盆内置大冰块,跳舞的人就围着冰块跳舞,倒也不会闷热。看徐訏先生的《风萧萧》,就可明白老上海著名大舞厅的舞女都相当矜持,舞客想上下其手,门都没有。凡鸟就感叹,这时香港的舞女对生客就已经是“不设防城市”了。看官我说:找吃越来越难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