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悠閒

    新山.陈莹莹 大学城一校



    晴朗的太阳照亮白云,两只麻雀越飞越远,最终和天空融为一体。五根手指包着茶杯,我安然地坐在家门口,嘴唇在视线里变成硬邦邦的柏油路,我向白烟低头,伸出舌尖舔了舔茶杯里褐色的乌龙茶,心下一惊,太烫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茶杯放在臀部旁边,站起来伸个懒腰,赤裸着脚一边踩着大地,一边走向院子中央,单手扶着爸爸的摩托车抬起右脚一看,脚板黑乎乎的,白色的脚趾甲塞着黑色异物。

    学校放假时我总会忘记去剪指甲和趾甲,任时间和污垢埋藏在它们里头,慢慢变长变硬,抓痒时在皮肉留下红印。

    但抬头望天想了想,打雷时可就不方便了,怕雷的我需要将食指塞进耳朵,让雷声流入寂静,指甲太长可能会扎出了血,又凉又痛。

    回过神来,才发觉我已经单脚站了很久,左脚开始石化,快碎了。我双脚不稳地绕过柱子,继续向前走,走到院子的角落,那里摆放着四个花盆,三盆带刺的石榴树,一盆绿油油的金钱树,仔细蹲下身观察,花盆变重了,因为几只黑蚂蚁在花盆的边上爬。

    发呆片刻,我捂住双耳,聆听蚂蚁无声的脚步声。

    我缓缓站起身来,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整张脸粘乎乎的,真是‘以汗洗脸’,透过篱笆,我看见无人的汽水罐在马路上翻滚,缺了拉环的洞孔黑乎乎的,我想:“洞孔周围会沾有干掉的口水吗?”。不自觉地笑了,我想起曾经落地的头发和指甲,它们流浪到哪儿去了?

    是时候该回到屋里了,我转过身准备向门口走去,抬脚前因为握拳捶捶后脖子而低头,却不巧发现距离脚尖大约五厘米的几只黑蚂蚁,用眼睛仔细一数,总共是五只。

    我走回了家门口坐下,拿起刚才冲泡的乌龙茶,从白米色的杯身得知茶已经冷了。

    心中遗憾,我只好先抬起左脚放在右脚的大腿上,将冷冷的乌龙茶倒在黑黑的脚板上,搓一搓变回肉色。

    洗净脚板后,我盘腿坐着,双手上下握着茶杯,等待厨房的水煮沸,我想混合出一杯无色的温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