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关于作家的形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赖宇欣:关于作家的形象

    作家的苦恼在于,人们对“作家”这份职业加入了太多想像色彩。



    比如,大家会觉得作家是“靠文字”吃饭的,那说话必定“文邹邹”或出口成章,要不也是信手拈来几句成语或一段话必定要引经据典。

    如果你对作家有这样美好的想像,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作家也是人,他们也和任何一个人一样,是要过着“凡人”和“烦人”的生活的,说话也不一定要比凡人有内容或文绉绉的,我们与普通人较不一样的地方,是比较擅于用多一种角度去看待发生在身旁的事物;或看得远一些,想得深一些,再来是比较可以用文字“顺利”地把整件事表达出来。

    我好多刚认识的朋友,一听到我是“靠文字吃饭的作家”,纷纷都吓了一跳;跟我说话时开始变得战战兢兢,也不忘跟我特别强调自己的语文水平不好,望我多多见谅;另一些则表示我“看起来不像作家,比较像老师”!

    天啊,听到这些话,我总要偷笑!

    我从前也做过老师,但学生总是爱跟我说这句话——“老师,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老师!”

    原因是,平时我比他们更爱玩,

    课余时也总爱作弄学生,更比学生怕(给)学校作业(我怕批改

    作业),比学生更讨厌上学日(常常迷恋放假)……然而,现在不当老师的时候,却反而从新朋友的口中听说自己像老师了!

    其实,我很清楚朋友们的意思,这句话背后有一句没说出来的台词——我是一个没有“作家模样”的作家。

    作家给人的印象一向是“文质彬彬、戴一副眼镜,总爱在咖啡厅写稿”……这些诸多的形象,在我身上是一丁点也找不着影子的!

    文质彬彬,我没有!我不开口说话时看上去“斯文”,但那只够 “撑上”几秒或是几分钟的事。

    我没戴眼镜。从小到大,我的目光是异常锐利、总可以轻易看到路上掉落的硬币和纸币!

    另外,我也不爱在咖啡厅写稿,写稿的地点总是落在自家的房间内,写稿时书桌上总是凌乱不堪,放了一堆零食或喝的,人呢,则穿着松身的家常衣……总而言之,整个画面是掺不忍睹的!

    我这么说,不知道那些从事文字工作的朋友会怎么想呢?会不会有一种想掐死我的感觉呢?

    当然,我的经验虽不能以一概全,但也略可参考!今天,我把这些作家的日常一一揭露出来,并不是要你对作家的想像破灭,而是要让你知道,作家其实也和一般人一样,吃、喝、拉、撒、睡的姿态和普通人没有分别。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