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吉时大派红包 赌场勒令员工上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富商吉时大派红包 赌场勒令员工上缴

    (新加坡15日讯)一名富商农历新年选好吉时,在金沙赌场向给他拜年的赌场职员派发千份200元(约600令吉)大红包,有职员申诉,今年拜了年却被管理层要求全数交出红包,否则或调阅电眼对违例者进行处分。



    《新明日报》报导,一名滨海湾金沙的职员近日联络上本报,称在过去4、5年里,每逢农历新年都会有同一名豪客,在赌场的一间贵宾厅内让金沙员工们向自己拜年,每一名拜年者都能获得至少一封200大元(约600令吉)的红包。

    金沙职员收到豪客的200元(约600令吉)红包后,被要求上交公司。(受访者提供)
    金沙职员收到豪客的200元(约600令吉)红包后,被要求上交公司。(受访者提供)

    不愿具名的职员说,豪客据知是来自印尼的华侨,过去多年来,每年大年初二选好吉时发红包,任何部门的职员只要拿着贺年柑向他拜年,就有红包拿。

    这名知情者透露,今年初二下午,大家依惯例收到红包后,个个欢欣喜悦,但部分职员隔天上班时却被上司告知,根据公司规定,必须把红包交出,让公司负责处理。

    根本报掌握的电邮资料,职员也被告知,违反相关公司政策的人,将逐步被处分。

    知情者指出,公司近年来把过年红包当“小费”看待,因此收到红包的职员得遵循公司在收小费方面的规定。

    他说:“我觉得过年派红包是习俗,也是好兆头,应另当别论,不解为何会这样。”

    据透露,向这位豪客拜年并收到红包的职员可多达近千人,公司并未向他们说明交出红包的期限,目前已有大部分不能收小费的职员把红包交出来。

    “听说一名拿了三封红包的同事,起初只交回两封,但高层查看电眼记录后,要求对方把余下的一封也交出。”

    有职员向记者出示公司条例,指明只有特定职员才可收取小费。(受访者提供)
    有职员向记者出示公司条例,指明只有特定职员才可收取小费。(受访者提供)


    小费要上缴捐出

    只有特定职员才可收取小费。

    根据《新明日报》获取的资料,滨海湾金沙明文限制员工收小费。像非赌场部门职员,也有可收小费或不能收小费的区分,但具体是什么职位则没说明。

    按照规定,不可收小费的职员拿到小费后要上缴公司,再捐给慈善机构。

    有侍应生告诉《新明日报》,一般而言职员的名牌分成“红牌”和“黑牌”,像红牌的是不会直接接触赌场业务的侍应生、清洁工、洗碗工,黑牌的则是像荷官和保安等。

    “我当天也有排队拿红包,可是几天后就被要求上缴。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不能拿,但只能乖乖交回去,以免丢饭碗。可是我听说其他清洁工就不用还回去。”

    员工要知钱捐给谁

    多名员工被告知上交的小费可被用作慈善用途后,有受访职员对此表示不介意。

    另一名同样已交还红包的侍应生说:“我的红包已经还回去,然后公司说会捐给慈善。我是觉得,那个红包我拿得到却用不到,如果真的捐出去也好。不过我希望公司跟我们说,是捐给哪一个慈善机构,至少我们清楚知道帮助了哪一群有需要的人。”

    拜年人潮拥挤失控

    当天向豪客拜年的人一度太多导致场面失控,得暂停一小时。

    一名金沙赌场的女职员透露,豪客初二下午四点左右开始在3楼一间贵宾厅内派发红包,但由于今年到场拜年的职员特别多,长龙一度排到贵宾房外,为避免影响到其他赌客所以在开始没多久后,贵宾厅的门被关上。

    过了一小时左右,拜年仪式再度恢复,有些职员甚至是在下班后留下,为讨到利市不介意等了好几个小时。

    谈吐有礼不摆架子

    豪客谈吐有礼,甚至安排自己的助手帮忙分派。

    一名前去拜年领红包的职员告诉记者,这名印尼华侨年约50岁,中等身材,当天穿着深色长裤和一件长袖上衣。

    他坐在椅子上时,一手拿着香烟,但谈吐十分有礼貌,职员要多拿一两个红包他也慷慨答应,没摆出富人架子。

    当天豪客的助手,也在一旁帮忙分派红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