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柿柿如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柿柿如意

    农历新年前几天,和伴侣在唐人街上走着走着,遇见一个卖柿饼的小贩,边叫卖,边把柿饼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碟子里,每小块柿饼,各插上一根牙签,让人们试吃。写着“金猪报春,柿柿如意”的摊位前挤满了人,通常我不爱凑这样的热闹,可一见柿饼,心雪亮了一下,就拉着伴侣上前去。



    “要试吗?”伴侣问。我点点头。他个子大,手一伸,轻轻松松取了两小块柿饼,一块送入我口中,一块咬进他嘴里。我不是柿饼迷,只记得父亲说过,他很爱吃柿饼。看见柿饼,下意识就想试一试。可就在一小块柿饼咬碎在口中那一刻,我才记起来,父亲说完那句话,接着是这样感慨的:“可惜我现在咬不到,不能吃了……”

    不记得哪年起,父亲的牙齿落了一大半。他嫌戴假牙麻烦,又造成牙龈疼痛,不管孩子们怎么劝,或安排他重返牙科诊所调整假牙,他始终不乐意,此后用餐,便有了许多节制:这个太硬了,那个咬不断!这么一想,我不由得泄了气。

    父亲老告诉我,对他那辈人来说,吃只为了填饱肚子,不求享受,饮食太奢华,心里反而不舒服。能给父亲买些什么他高兴吃的东西呢?除了配粥吃的腐乳,我实在想不到太多。“其实,这柿饼你可以照样买呀!”就在我拔开脚步要离开摊子时,伴侣忽然提议说:“我觉得,这柿饼跟一般尝到的不一样,特别软,也许你爸爸可以嚼到呢!”

    柿子映红我脑海

    就这样,我们买了两包柿子,打算一包送给婆家,一包带回娘家。偏巧打电话给父亲之时,他告诉我,姐夫给他买了柿饼,口感不硬,他可以吃哦!姐夫不是年年买肉干、送腊肠的吗?怎么买了跟我一样的东西呢?想给父亲小小惊喜的我,这么一来手信便不再稀罕,我一下又泄了气。

    年初二回到家,姐夫给父亲的两盒柿饼,只剩下一块。我把柿饼从行李箱取出来,递给了父亲。手信很轻,承载的却是满满的心意。我希望父亲一下一下啃着柿饼的时候,不只是嘴里的滋味甜,心中也一样。

    就像那年秋季,初次到社会工作挣了钱的我,跟着双亲到桂林旅游。刚好是柿子丰收时,路边的果园里,那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树;街头巷尾,平房的天台上也全晒着柿子,等候水分蒸发,果肉里的葡萄糖和果糖渗透到表皮上,那时候柿子似乎还未进口到马新,我可是第一次瞧见柿子哩!好漂亮的柿子啊,不知道味道如何?

    次日晨起,父亲早已在酒店楼下买回一大包悉心包妥的柿子。我享用着柿子,鲜甜味美,吃完一个接一个。空腹不宜吃柿子,这是生长在热带的我们当时所不知道的事。后来,腹泻的我一径往厕所跑,全身瘫软,旅行遇上这等倒霉事,应该心有余悸才是,可每次回想起桂林游,我却忘了腹泻一事似的,红彤彤的柿子映红我脑海,那是美丽的颜色、那是美好的记忆啊!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