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不是卡夫卡的卡夫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悦读‧不是卡夫卡的卡夫卡


    书名:海边的卡夫卡
    作者:村上春树
    出版:时报



    最近几年迷上村上春树的文字,他的短篇、长篇或是杂文,都是我的阅读猎物,最新的一本是《海边的卡夫卡》。

    此前便听说这本书很特别,会让人深思不已。对此,我毫不怀疑。因村上春树的小说向来都有很多符号隐喻及哲学意味。

    小说主角是名为田村卡夫卡(主角自己取的化名)的15岁少年,他在15岁生日前夜独自离家出走,从东京远赴四国。在那里遇到了他的爱人、“母亲”和“姐姐”。远离家乡的田村卡夫卡,尽管尽力避免,最终还是精神上杀死父亲、实际上与“母亲”交合、梦境里与“姐姐”交合。

    小说还有另一支线:名为中田的奇怪老伯和年轻卡车司机星野一起从中野区到四国。中田离开中野区,是因为杀了人,杀了他精神上看到的JOHNNY WALKER(实际上死的却是田村卡夫卡的父亲)。至于为何是四国,是为了完成一件中田不得不做,也只有他能完成的事情。

    中田的童年经历过一次奇怪的事件,自此他缺失了事件前的记忆、语言、能力等,相应的他得到了与猫沟通的能力。星野原是个叛逆的年轻人,但后来爷爷的逝世让他比较定性。

    这两起故事似乎毫不相干,但故事的走向毫不意外地像村上以往的其他故事,最终无可避免地交汇在同一处。

    这小说探索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其中较明显,较易让读者明白的部分自然是“探寻自我”,我对这主题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和兴趣。其中小说中“探寻自我”的代表人物有主角田村卡夫卡及卡车司机星野。

    田村卡夫卡在一个人最彷徨的15岁年纪离家出走,对母亲身分、爱情的强烈认可和需求,以及在大岛先生为其准备的林中小屋独居,并探索森林世界,均是“探寻自我”的过程。

    卡夫卡最后一次闯入森林,无意间进入了“世界的入口”(在书中是个特殊的世界,在那里没有时间观念,只是让人逃避的一个地方)。他原先想继续停留在那里,就像15岁时的佐伯小姐,或者像逃避战乱而躲进森林的两个士兵。

    不过,刚刚逝世的佐伯小姐回到这世界,劝田村卡夫卡:“回到原来的地方去,继续活下去。”最终,田村卡夫卡也听话地回去了。我们可将这“世界”视为15岁的田村卡夫卡,为了逃避现实的各种问题,因而躲进这个世界,然而年纪较长的佐伯小姐知道,再如何逃避,田村卡夫卡还是要继续成长,面对世界的压力和问题,因此劝他离开,并让他面对这些问题。最终勇于离开这世界的卡夫卡,则可视为心灵上得到了一定的升华,找到了自我,不再迷惑,因而回到现实继续活下去。

    旅途中重新审视自己

    星野“探寻自我”的过程比较平实,起初帮助中田只不过因为对方长得有点像过世的爷爷,后来则是因喜欢上与中田旅行的过程而继续帮助对方。

    他帮助中田的过程趣事颇多,例如每每星野询问中田旅途的目的地及目的,中田总是表示“不知道,中田到了那里才知道。”或者中田睡着后,总是睡上近3天,将他吓得不轻。

    不过,尽管中田非常奇怪,星野还是继续陪伴在旁。对星野来说,与中田的旅途,最重要的是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并在旅途中重新探索、发现自己真正喜欢,和有兴趣的事情。

    从不爱读书的星野,为了帮助中田,一起到图书馆查阅资料;向来不听交响曲的星野,却在旅途中喜欢上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并购买了一张唱片及到图书馆专门翻阅贝多芬传记,以更了解音乐的创作者。

    除了探寻自我的主题,这本书还有很多很有趣课题可让我们讨论。例如故事第二主角的中田遗在事件中遗失的记忆,是否隐喻日本政府始终不愿承认他们在二战中的恶行,而村上就借此谴责政府呢?以村上春树厌战的个性及中田遗失记忆时所发生的年份(1944年,二战结束前一年),我想这说法是成立的。

    解读更有趣隐喻

    甚至,我们也可思考为何主角那么多个化名不用,偏偏要使用“卡夫卡”呢?熟悉卡夫卡的人应知道,“卡夫卡”在捷克语中是“寒鸦”的意思,同时也隐喻孤独,意味主角自认自己为一个孤独的人,无法被世人轻易理解。

    从此延伸,我们便可明白为何书里会频频出现名为乌鸦的少年。我们得知乌鸦是主角逃避现实时,所想像出来的产物。遇到无法轻易解决、思考的问题,田村卡夫卡习惯直接以乌鸦的视角思考、内心独白。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我个人粗浅的理解,况且还有更多有趣的课题值得探讨,恕我能力有限,无法解读更多。或许更多村上春树的专家,可从中解读更深层、更有趣的隐喻。

    读书人/罗咏京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