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美国观察——政府关闭,民主代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胡逸山:美国观察——政府关闭,民主代价?

    之前提到,美国与英国虽然都算现代民主国家,但其政治制度还是有所不同,即美国更严守三权分立、相互监督的原则,英国则本着其“老牌”民主国家的声望,其实并不严守三权分立,如代表行政权的首相及其内阁成员,也产生自代表立法权的国会,而且立法议程也还是行政主导的。



    英国甚至连一部成文的宪法都没有,只不过因为英国政客们大多会自律地遵守一些自古流传下来的宪政原则甚至所谓的君子协议等,所以英国的民主体制方能运作下去。

    至于在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好一些英联邦国家里,一方面因为彼等被英国殖民以前,并无自身的民主体制传统,另一方面也是政客们缺乏英国政客般的“君子”风度,动辄要相互斗个你死我活方才罢休,所以彼等在独立后,虽然或也“师传”英国的西敏寺议会民主制度,但在许多情况下,也就扭曲了这种制度来自肥。如一些英联邦国家的国会,事实上沦为执政者的橡皮图章,如当下英国国会里就脱欧所引发的议会“起义”,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至于好像美国国会与总统之间不时的“斗法”常态,在大多民主化程度不高的发展中国家,就更为缘木求鱼了。

    不让效率破坏原则

    美国当年立国时,其国民在经历过被彼等认为是英国的殖民暴政蹂躏后,大多抱有政府“只是一个必须的恶魔而已”的理念,所以彼等成立的新政府,在架构上,就有更多三权分立与相互监督的机制。如总统虽为与国会分开民选,但考虑到总统既是国家元首又是行政首脑,恐其集大权于一身,故也设有弹劾的机制,即众议院可以过半数票弹劾总统,而如三分之二的参议员核准此弹劾案,即可把总统赶下台去。

    当下众议院由占大多数的民主党所主导,一些众议员们也不时威胁要就所谓“通俄”事件弹劾特朗普总统,但即便这在众议院里得以成事,要过仍然由共和党占大多数的参议院这一关也还是不容易的。而特朗普这几个月与国会陷入因为他坚持要把建立美国与墨西哥边界的围墙费,用加入财政预算而民主党议员们坚不同意,导致的联邦政府因为预算青黄不接而时开时关的僵局。

    这种政府明明有钱(无论是国库充沛,或如美国般政府的信用,在任何时候皆为爆棚,所以几乎可以任意提高财政赤字),但因为行政与立法两拳的政见不一,而导致未能拨款来运作政府的现象,即便是在其他民主国家也是极为罕见的。但对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种情况虽然带来诸多不便,但也是美式民主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好过让“恶魔”得以“横行”,以效率之名破坏民主、人权、自由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