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芊君:为父亲圆梦——带母亲出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賴芊君:為父親圓夢——帶母親出走

    记得九年前的新年,姐与我带着父母亲一起去中国广州旅行。清楚记得那一次旅行天气甚冷,两老的保暖工作统统由姐姐包办,把两老照顾得很好,他们有着难忘的旅程。



    那一次是父亲母亲第一次搭铁鸟出国旅行,但却是父亲的最后一次。

    父亲向来喜欢骑着他的铁马到处去。无论是独自一人,还是载着他心爱的妻子,或是他的孩儿,几十年来铁马便是他最好的外出伙伴,从不嫌弃。他在一个地方也不会久留,家永远是他觉得最舒服的地方。那次旅行一去便是数日,我们其实费了不少唇舌说服他走一趟,看看外面的世界。

    三年前,姐姐有意带他们再去一次旅行,地点和时间都已有了概念,预计是2016年的年初到台湾。可惜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父亲在2015年9月被确诊患上白血病,两个月后便撒手人寰,台湾旅行计划就此搁置,没人提起。

    日子悠悠地过去,三年后的一天,婆家表示要举家同游,地点是台湾,这一次我决定把母亲带上。母亲的第二次出国游,少了老伴,孤身一人跟着我在台湾的大街小巷乱逛。

    虽说是第二次出国旅游,但她把很多的第一次奉献了。第一次吃国外M字头快餐的其他口味;第一次泡温泉;第一次不吃正餐,只有夜市小吃的“晚餐”;第一次登高山,单薄衣物抵挡低于10度的气候;第一次搭捷运;第一次看和亲自喂食绵羊等。

    我抵达台湾第二天便胃不舒服,母亲掏出她的药物,嘱咐我服下。在胃胀风的压迫下,我不自觉变得有些暴躁和不耐烦,她不语只担心着我,看我愿意服下药物,才比较放心。也就因为多得母亲的药,我隔日便好很多,感觉带她出门,我没把她照顾好,还相反的需要她照顾我似的,内心一股歉疚。

    旅途中,我教会母亲别抗拒销售人员递来的试食,试试味道不才决定要不要买。看她日渐“进步”,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到后来的勇于尝试,我心感安慰。我也教母亲认识住宿附近的门市招牌,好让她有个目标与归属,有基本的方向感。

    母亲在此行中体验也学会了很多事,但唯一她无法接受的,是我鼓励她去拥抱蒙上眼睛给予免费拥抱的男老外(他脚下有个容器,你可以自愿赞助他一点旅费)。说到底,母亲终究是个传统的女人,随便拥抱别人不是她的作风,但眼见她在旅途中的其他方面进步不少,收获匪浅,足矣。

    这次旅行,我没有把母亲照顾得极至,反而要她老人家照顾我及给我多方面的帮助。不过,旅行对我来说,除了吃喝玩乐,就是从中学习与成长。这一回,她带着父亲的照片与我去宝岛走了一段成长之路。

    爸,这也算是如愿了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