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热爱斗琴的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赵德和:写意写——热爱斗琴的人

    贝多芬与德国钢琴家史坦贝尔特(Daniel Gottlieb Steibelt)也有过一段有名的斗琴史。前者的琴艺在当时是前无古人的好,但后者当然也非省油的灯,他的看家本领,是那些能发出雷霆万钧之效的震音(Tremolo,多施于钢琴低音部分,快速交替弹奏八度音符或拆分了的和弦)。



    为了立足维也纳,他主动挑衅贝多芬,除了对贝多芬的降B三重奏评头论足,他还以虚夸的手法为该音乐开刀,在这之前贝多芬都处于被动状态,他甚至有点不屑应酬这类型的挑拨,是可忍,孰不可忍,最终他成功触及贝多芬的底线。

    他走到钢琴面前,把对手的乐谱倒转放在琴上,接着,我们必须运用想像力来重现当时震慑人心的一幕了。据说,贝多芬当场以那可怜的对手的音乐片段,即兴了一段又一段,令人目瞪口呆的变奏,当中轻蔑地,也轻易地施展了对手那引以为傲的震音,极尽调侃羞辱之能事。史先生在贝多芬演奏尚在进行中时愤怒离场,扬言只要贝多芬一日还在维也纳,他就绝不踏入城门半步,我们都知道,贝多芬终其一生都没未曾离开过。

    1836年,儿女情长的李斯特不在巴黎,素有“三只手”的瑞士钢琴家塔尔贝格(Sigismond Thalberg)正逐步征服巴黎的爱乐者,当地迅速崛起李派和塔派的拥趸。自嘲为流亡拿破仑的李斯特得知他的皇位朝夕不保后,便赶紧“回朝”,连续在巴黎举办多场音乐会来巩固“势力”。

    他们虽未真正见面,但隔空叫嚣在所难免,而再一次,像莫扎特一样,有失风度的那位也同样把对方的作品贬为垃圾。两人到最后是在一场慈善音乐会同台演出才真正碰面的。

    塔尔贝格弹了他的《天佑吾皇幻想曲Fantasia on God Save the King》和《摩西幻想曲Moses Fantasia》,李斯特他的《诺贝幻想曲Niobe Fantasia》和《宗教与诗之和谐Harmonies Poetiques et Religieuses》,上述的音乐除了《宗》这充满灵性的组曲,其他都是为这两位钢琴达人提供机会炫技的沙龙音乐,幻想曲频频出现在“斗琴”的曲目当中是容易理解的,幻想曲结构通常不大严谨,多具有即兴元素,注重戏剧化,能让演奏家展现天马行空想像力。即使过往许多的键盘达人如巴哈、莫扎特、舒伯特和贝多芬等人,都有创作过许多有名的幻想曲,但品质方面就难以与上述的这些作品相提并论,而且这些作品在今天也鲜少钢琴家愿意多看几眼了。

    https://youtu.be/EZHX-8Jwhl8

    https://youtu.be/cj-rasaAyDY

    https://youtu.be/vuHbV5LH_g8

    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