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晖:严肃的填鸭式课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郑晖:严肃的填鸭式课堂

    教育这事儿,和我想的有别。尤其在亲身接触教师行业后,渐渐能理解,为何遭人诟病的填鸭式教育,仍占主导地位。因材施教,只能是第二选项。第一选项必然是填鸭式,严厉严肃的课堂。



    我现执教初一数学两班,高一高二技职科物理,还有一班高一理科的物理。平时不惯严肃,课堂气氛看似融洽轻松,但从填鸭式教育角度切入,我的课堂纪律是松散的,同学注意力分散不集中。从晨早七点半,由不同老师灌不同的知识,学生只能无条件接纳。当其中一个老师的教学氛围轻松,学生脑袋长时间的压迫感得到缓解,注意力必然分散。

    久而久之,同学大脑会惯性定义我的节数脑袋是可以放松的。这现象在初中特明显。高二学生由于有学习目标,隔年就是全国统考,在面对考试压力下,稍微收敛松散注意力。

    痛苦学习

    在收敛注意力上,初中一小孩还不太能自控。小六考试后,初入中学,心态和小孩相似,缺乏自律。而严肃课堂的目的,为的是培养自制力,实则是利用小孩怕被处罚的心态,让小孩静默坐在座位上。在授课过程中,通过即时处罚,让小孩明白违规后果,让他了解什么可做,什么不能做。

    但课堂人数维持在四十几人,同时从小学填鸭式教育升上初中的小孩,脑袋已形成一套回馈机制:老师凶,我害怕,于是我安静。

    学习是快乐的吗?对学得好的孩子,学习是快乐的。对学不好的孩子而言,学习是痛苦的。其一原因是他听不懂你说什么?另一原因是他选择不听。这节课,不想听,忍一忍不讲话就算了。下一节课老师控班不严,可好和邻座说话打闹了。

    被逼念书

    说清楚规则若无效须处罚,让他记住违规行为带来的后果,让他脑子产生及时反馈:违规是错的。身处教育界,发觉没时间让小孩自己慢慢学会。小孩学得会,哪怕他不开心,那还是能被接受的。相反,如果小孩天天开心但学不会,那是老师校方的罪过。

    试想,初中一的基本数学若无法掌握,升上初二初三,程度就跟不上。但就小孩眼里,数学只是其中一个科目,他们要面对的是琳琅满目的学科。怕留级,怕考试成绩不好,怕进训导处进学务处,于是小孩被逼着念书。翻开数学课本,做数学作业,不是因为他喜欢,而是因为他怕受罚。但是当做作业成了习惯,可能小孩就开始会接纳他当学生的责任——就是把功课做完,上课用心听讲。从严,我不喜。但一所普通中学的大环境就是这样。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