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森美兰头条】爱心洗肾中心关闭‧政府医院爆满 被逼半夜洗肾 “我们的苦,有谁听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今日森美兰头条】爱心洗肾中心关闭‧政府医院爆满 被逼半夜洗肾 “我们的苦,有谁听到”

    (芙蓉18日讯)森州爱心洗肾中心关闭带来连锁性影响,森州各政府医院为接手274名洗肾病患,已陷入满患之境,越来越多被逼安排在半夜洗肾的病患,直呼身心俱疲!



    根据卫生部上星期五(15日)为274名在爱心洗肾中心的洗肾病患作出的安排,有些被安排在私人洗肾中心继续洗肾,有些则派到其他县的政府医院洗肾。

    可是,由于病患太多,导致洗肾病患都被安排到迟至晚上9时才洗肾,每次洗肾须4小时,往往完成洗肾已是凌晨1时,回到家已是凌晨2时。

    黄忠贤是严重肾病患者,每星期必须洗肾4次,在被安排到政府医院只获洗肾4小时,无法完全清楚体内毒素,造成他近日都非常疲倦及没胃口。
    黄忠贤是严重肾病患者,每星期必须洗肾4次,在被安排到政府医院只获洗肾4小时,无法完全清楚体内毒素,造成他近日都非常疲倦及没胃口。

    无法集中精神上班

    由于一些洗肾病患仍在职场工作,被安排在晚上洗肾,他们凌晨洗肾后回家只睡3、4小时,早上7时就要起床上班,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上班。

    一些洗肾病患的家人因为政府医院的安排,导致他们的生活作息受影响,一方面要接送病患,一方面也担心病患的安危,斥责卫生部的做法,让病患饱受精神及肉体“虐待”。

    家境贫困的病患也担心被卫生部安排到私人洗肾中心洗肾的费用,到底由谁来负责,如果由病患先垫付,何时可索回?

    网民在N9(新)芙蓉山吹水站开帖,让洗肾病患或家属讲解他们面对的状况。
    网民在N9(新)芙蓉山吹水站开帖,让洗肾病患或家属讲解他们面对的状况。
    面子书N9(新)芙蓉山吹水站内,网民写出洗肾病患面对的情况,并感到担心。
    面子书N9(新)芙蓉山吹水站内,网民写出洗肾病患面对的情况,并感到担心。

    私人中心须先垫付

    ◆孙观枫(37岁,洗肾病患家属,家住梅岭)

    我来自单亲家庭,与我和妈妈相依为命的弟弟已洗肾10年,他被政府安排到小甘密的私人洗肾中心洗肾,现在我们担心到底由谁负担这笔洗肾费,毕竟我们的经济能力有限。

    从爱心洗肾中心出现问题后,我就一直跟进,但是最终没人告诉我们会有如何的妥善安排,突然间卫生部就查封洗肾中心,而在安排病患到别处洗肾时,更是一片混乱。

    家人一起担惊受怕

    洗肾病患要洗肾已非常辛苦,现在就连病患家属都要一起担惊受怕,我也怕哪一天私人洗肾中心不让弟弟洗肾。

    弟弟每星期洗肾后要打6支补针,一支约50令吉,私人洗肾中心告知我们很大可能需要自己先垫付,过后才向卫生部或社险索回补贴,这对我们是沉重的经济负担。

    当一些病患家属在社交媒体上谈论此事时,却被一些网民攻击,他们不是洗肾病患的家属,根本不了解当中的痛苦。

    我接到一名洗肾病患家属告知,病患被安排晚上洗肾,结果因为疲累及精神不佳,在家中跌倒。

    我现在只想知道卫生部要如何处理及解决问题,别再让274名洗肾病患继续受煎熬。

    在此事件上,一些人民代议士互相推卸责任的态度,令人失望。

    不能帮太太做生意
    ◆依斯迈(54岁,洗肾病患,家住芙蓉)

    我已洗肾11年,我被安排到新那旺再也的私人洗肾中心洗肾。

    我是星期一、三及五洗肾,洗肾时间从以前的早上改为下午,让我无法在下午协助太太开档做生意。

    我希望卫生部尽快解决问题,让我们可以重回爱心洗肾中心洗肾,别再让我们受苦。

    儿子脚部开始水肿
    ◆林建龙(洗肾病患父亲,家住龙城)

    儿子是在星期一、三、五洗肾,原是要在上星期五(15日)洗肾,可是因为当天全部洗肾病患涌往芙蓉端姑惹化医院,形成场面混乱,加上名额已满,儿子不获安排洗肾。

    虽然较后院方安排在星期日(17日)洗肾,可是由于儿子原是星期一洗肾,因此变成连续两天洗肾,我就拒绝了。

    从上星期五至周一已是4天,儿子的脚部开始出现水肿现象。

    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其他洗肾病患受苦,看到一些行动不便的年老病患在晚上挨夜洗肾,卫生部于心何忍?

    我还接到一名洗肾病患的太太致电告知,丈夫已安排到私人洗肾中心洗肾,但是费用须先付,家中只有她工作养活4名仍在求学的孩子,她担心再这样下去,经济能力根本无法负担。

    当我致电给人民代议士时,他们都把责任推给卫生部,难道这就是我们在509选出来的希盟政府的人民代议士,他们在处理这事件的态度令人失望。

    少洗半小时毒素未清
    ◆黄忠贤(53岁,洗肾病患,家住芭蕾)

    我是严重肾病患者,已洗肾7年,我于上星期五被派到波德申中央医院洗肾。

    我于当晚9时才洗肾,完成洗肾已凌晨1时,回到家已是凌晨2时许,我只睡4小时就要起身,赶着在早上6时许出门到吉隆坡上班。

    我一星期必须洗肾4次,每次是4小时半,可是被安排到政府医院洗肾时,院方只为我洗肾4小时,由于身体内的毒素太高未洗净,导致我很疲累。

    我在上星期五洗肾后,次日晚上开始感到疲累及没胃口,由于肚子一直涨风,周一从早到晚只吃了4片面包,一身骨头酸痛、没力。

    现在要挨到晚上9时到波德申中央医院洗肾,洗肾回家后又是凌晨时分,为了要续命,也只能认命。

    根据我的病况,爱心洗肾中心的医生是让我洗肾4小时半,现在减少半小时,毒素还没洗净,我担心自己随时没命,也害怕会因血压低而中风。

    卫生部在没妥善安排洗肾病患,就贸然查封爱心洗肾中心,让我们半夜洗肾,根本是在虐待我们。

    希望卫生部能听取病患的心声,尽快让爱心洗肾中心重开,让274洗肾病患可回到那儿洗肾。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