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希望之山 天未亮,就出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学习现场】希望之山 天未亮,就出发

    过了印尼海关后,47位团员分乘一辆面包车及一辆小巴士。小巴士装不完这许多人,过道上备有几张塑料椅,像路边看戏加凳似的那般自然。巴士没有空调,车窗开了以后,外头沙尘乘风而入;没有窗帘,艳阳霸气地照射进来,坐在近边地团员躲无可躲地被它箝制着。巴士在小路上巅簸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了“希望之山”……



    今年,祝福文化基金会第一团的助学行程,就是前往婆罗洲国境边陲的“希望之山”,一所由国际基督教人道援助组织World Outreach International所创办的原住民孩子寄宿学校。两天一夜的行程,共46人参与。行程主要目的,是给这些祝福文化基金会长期捐助的孩子带些物资:粮食、文具和日常用品,给当地义工发送红包,以及给几户贫困家庭发放生活援助金。

    团员们在实蒙古人猿保育中心与人猿缘悭一面,于是自行找乐子。
    团员们在实蒙古人猿保育中心与人猿缘悭一面,于是自行找乐子。
    为免带着大量食品、衣物、文具无法顺利过海关,我们先分装在大家方便提带的环保袋里,去到中心再回收整合,并依据学生人数重新分配。
    为免带着大量食品、衣物、文具无法顺利过海关,我们先分装在大家方便提带的环保袋里,去到中心再回收整合,并依据学生人数重新分配。

    睡了两个小时,就往机场去。夜半四点,天未亮,但一路上都有好些车子。是因假日,所以现下才返家,抑或都市人都得早起讨生活呢,我无聊地胡思乱想着。这趟行程是到婆罗洲“希望之山”的原住民孩子寄宿学校。两天一夜的行程,说紧凑似乎不,说轻松好像也不全然。飞往古晋的班机稍微延迟了些。一个小时五十分钟的航程,刚好小憩一会儿,抵达时与新山、诗巫,以及原就在古晋的团员们会合。

     

    婆罗洲行要送东西都不容易

     

    我并不是第一次到“希望之山”,距离上次,应该有七、八年吧?当时是以记者身分只身前往,还在他们的教职员宿舍住了一晚。古晋的祝福使者李汉仁替我们租了辆大巴士,其实不止交通,我们在古晋的膳食也全都由他安排,还有采购要送给学生的食品、文具等,真心感谢他与亲友出钱出力促成这趟婆罗洲行。

    巴士行驶了两个小时,才抵达印尼边陲关卡,时已近午。为免我们带着大量食品、衣物及文具不能过关,因此就在巴士上先把这些物品分装,每位团员提两袋,当成是个人物品,抵达学校时再回收整合。有位团员在我身旁耳语:“没想到要送东西都不容易。”我笑了笑,习惯就好,我说。

    相比我上次过来,马来西亚海关建筑依然陈旧,倒是印尼关卡建筑修葺美化了。

    萧依钊走在前,我垫后。她向来擅于应付海关,所以当官员质疑为何那么一大群人前来边陲小镇时,她成功令官员相信我们是去送礼物给贫困学生。

    印尼海关虽豪华,却只开了一个柜台,想来是未料到会有那么一团人同时过关,所以耗了不少时间。由于马来西亚巴士不能进入印尼境内,过了印尼海关后,47位团员分乘一辆面包车及一辆小巴士。小巴士装不完这许多人,过道上备有几张塑料椅,像路边看戏加凳似的那般自然。巴士没有空调,车窗开了以后,外头沙尘乘风而入;没有窗帘,艳阳霸气地照射进来,坐在窗边的团员躲无可躲地被它箝制着。巴士在小路上巅簸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了“希望之山”。

    大伙儿逛早市,逛得不亦乐乎。
    大伙儿逛早市,逛得不亦乐乎。

     

    义工们的独特巧思

     

    负责照顾学生起居饮食的义工们,早已为我们准备了午餐:炸木薯、三种不知名野菜、印尼传统发酵食品丹贝(tempeh),还有一锅清甜的香蕉花汤,佐以米饭。不知是否太饿,如此简单的食物也备觉美味。我嗜辣,其实只要配上那略带酸味的辣椒酱,光是米饭我也会觉得好吃。

    用过餐后,我们到学校活动中心进行发放仪式。学生们为我们表演了达雅族的迎宾舞,我自是无暇观赏,分配着团员把毛巾、袜子、果冻、原子笔、颜色笔……分成逾150份。没有袋子,团员们就用毛巾把东西都包起捆着,于是就成了一份既环保又美观的礼物。不得不佩服团员们,这过程纵使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总能迅速取得共识。短短十来分钟,就都处理好了。

    我们请学生们出列,团员们把礼物一一送上。一朵又一朵笑容,在学生们的脸上陆续绽开,相续蔓延,于是活动中心成了一座小小园圃,开满了花。

    尔后祝福使者们代表祝福文化给中心五十多位义工送上红包。据义工珍妮说,这些义工是生平第一次获得华人的红包。同样的,他们收取红包后都难掩喜悦之情,或许他们在意的并不是金额,而是有人惦记且重视他们的辛劳。

    萧依钊也代表祝福文化捐赠生活援助金,给几户特别贫穷的人家。当时已是下午时分,为赶在边陲关卡下午五时关闭前回到古晋,我们连学校都不及参观,就匆匆离开了。有几位义工我认得,其中两位当时还是新婚,现手上已抱了个娃儿。

    七、八年前那趟过来,记忆最深刻的是晚上八点停止供电,所以我早早就被赶上床。我小学时都不曾那么早睡,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睡得着?没有电,带了书本也不能看;外边一片阒暗,无法外出散步;啊,不要以为可以滑手机,没有网络呢。于是唯有躺在暗黑中摇扇,摇扇倒不是因为热,而是为着驱赶蚊子。如此这般,躺了五、六个小时才渐渐睡去……而今旧地重游,勾起了我一些回忆,突然好庆幸这一团无需在学校过夜。

    孩子们的笑脸,是最美好的礼物。
    孩子们的笑脸,是最美好的礼物。

     

    天未亮之际的祝福

     

    可是怎么办呢?像我这种吃货,不提一下食物是说不过去的。

    李汉仁先生的膳食安排,都好丰富,也很好吃。瘦身两个月的磅数,两天就悉数追回。第二天的晚餐,他坚持要尽地主之谊,宴请我们全团。其中两道菜肴,我觉得挺特别,一是伊班族名菜竹筒鸡,另一道是亚三猪脚。猪脚闷得极入味,带着亚三的香气,以及白醋去腻,煞是可口。但比起猪脚,我其实更钟意配菜白萝卜,每块萝卜都汤汁饱满,轻咬一口软绵无纤,香甜尽释。

    为了这道亚三猪脚,我后来跑步时多跑了两公里,当然,那是后话了。张曼娟有本书叫《天一亮,就出发》,是一本旅游散文集。出发前的那几天,我正好翻看着,忽尔意识到每次祝福文化出团,几乎都是天未亮之际。

    我原是夜猫子,最怕早起,因此每次都得抱怨几句。但近来的近来,我似乎已逐渐习惯这节奏。天未亮,就出发,有一天或许可用来当祝福文化出版助学志的书名。想想,好像还满贴切的。

    “希望之山”的义工给大伙儿准备了午餐,简单但美味。
    “希望之山”的义工给大伙儿准备了午餐,简单但美味。

    菜市场有什么好逛?

     

    第二天的行程是古晋游,上午我们先到实蒙古人猿保育中心。有点遗憾,人猿在林深不知处,因此始终缘悭一面。据知,人猿已个把月不太出来活动,饲养员说因现下果季,它们在森林中饱吃水果,不会走出来觅食。保育园的石子路很好走,雨后空气好清新,即使没见着人猿,光是在林中走走还是挺舒服的。

    保育中心里还有鳄鱼潭,两只肥大的鳄鱼如标本似的,动也不动的匍匐着。较大的那只,偶尔还会尾部颤一颤,较小的那只任凭苍蝇缭绕,就是纹风不动。不知过了多久,才见它缓缓张嘴,一张一合间竟是如此沉潜,仿佛优雅地完成一个瑜伽动作,又似气定神闲打着太极。

    离开保育中心回旅馆前,萧依钊竟倡议逛菜市场。我心里嘀咕着,雨未歇地还湿,菜市场到底有什么好逛的?说也奇怪,明明还细雨霏霏的,下车时却恰好停了。更神奇的是,团员们似乎真的对逛菜市场这回事颇来劲,不一会儿就人手一包,大包小包小包大包的提着上车。他们说黑橄榄是名产,他们说那凤梨品种特别,他们说……;我只知道那鱼饼真的好吃,粉少鱼多满嘴鱼香,那曼煎糕满溢着玉米浆与牛油的香气,还有那……嗯,看来以后每趟行程都得逛一下地方菜市场才行呢。

    下午,不能免俗的去与白猫合照,去福建公园,还去了老街逛逛。

    我走在老街的巷子里,两旁停满了车,但倒很少见到车辆经过。许是假日,大部分店都没开。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洒在宁静的街道上,仿佛我们的经过其实是一种打扰。老街上庙宇不少,这头玄天上帝;街尾是广泽尊王,俗称翘脚仔神,是一位由牧童蜕化而成的神尊;隔一条街是好显眼的福德正神庙。晚餐后往机场去,两天一夜的行程也就结束了。

    报导:叶伟章
    摄影:徐莉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