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恩師】猴老師與猴孩兒 我也成了老師之後……(上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我恩師】猴老師與猴孩兒 我也成了老師之後……(上篇)

    缘分很奇妙,小学毕业后,我与许老师的师生缘并没有因此而结束。2010年,我进入师范大学就读;2014年,我被院方派回母校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实习,体验教书生活。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那一个月里,许老师成了我实习期间的指导老师……



    说起我生命中最特别的老师,肯定是我小学的级任老师——许瑞梅。那年,我10岁,许老师34岁。我们这班有31个学生,全是属猴的,而恰巧许老师也是。

    许老师当了我们三年的班主任,直到我们小学毕业,同时她也是我们的华文老师。印象中,当年的她不算是一个脾气温和的老师,但她非常尽责,无论是学业上,还是品行方面,她对我们要求相当严苛。

    2014年,我以实习老师的身分回到母校。当时,许瑞梅老师(左)是我的指导老师。
    2014年,我以实习老师的身分回到母校。当时,许瑞梅老师(左)是我的指导老师。

    许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时,我们已是高年级的学生了,许老师开始训练我们写作。还记得当时,我们每人都有一本华文范文,每个星期二和四,许老师一定要我们把范文背熟,然后默写出来,就连标点符号都不能写错。当时我感到不解,不过就是小小的标点符号而已,为什么许老师要求这么高?如今我为人师者后,才知道许老师当年的苦心。在学生眼中越是不起眼的东西,学生越容易犯错。

    许老师总是用各种方法让我们接触华文,还记得当年,学校都会为学生订购《知识画报》,而我们却特别害怕许老师带着那一叠厚厚的《知识画报》进班。每当她把《知识画报》分派下来,我们就必须作答里头的华文理解题目,还得翻查词典,找出生词的含义后做笔记,然后再交给她检查。对学生来说,最麻烦痛苦的事莫过于翻查词典了,我们得花很多时间才能完成呢!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从词典中学会了许多生字新词,对我如今的教学有莫大的帮助。

    学生的每个里程碑,我都用心拍照记录。
    学生的每个里程碑,我都用心拍照记录。

    和许老师的奇妙缘分

    当年,许老师除了每个星期一要我们习写生字之外,还会每个星期让我们写作,当时全班同学叫苦连天。可是如今回头一想,我们每写一篇作文,她就得批改31篇作文,真正苦不堪言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呢!虽然我现在写的文章称不上妙笔生花,但还算语句通顺、用词得当,这全要归功于许老师当年的一番苦心啊!

    缘分很奇妙,小学毕业后,我与许老师的师生缘并没有因此而结束。2010年,我进入师范大学就读;2014年,我被院方派回母校实习为期一个月,体验教书生活。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那一个月里,许老师成了我实习期间的指导老师,负责视察我的教学和给予我一切所需的协助。从前,在那所学校,我是坐在课室里听许老师讲课的黄毛丫头;没想到十年之后,轮到许老师坐在课室后方,视察在课堂前的我教华文,那是多么奇妙的感觉!在那一个月的实习间,许老师非常愿意与我分享她的教学经验,尽她所能给我协助。当时,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在许老师的教导下慢慢成长、进步……

    特约:张媄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