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初春回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初春回憶

    北京四季明显,我旅居那时,除了夏天炎热总是逃课窝在家里睡大觉之外,其他季节,回忆都很深刻。冬天当然是最有个性的,不过,春天的柔美,也同样动人。



    很容易就知道春天几时来,我住处的厨房向南,只要站到栏杆外不再感觉严冬刺骨,只要感到吹来的风似乎夹着一丝暖意,那,就是春来了!

    春来了,心神就会莫名其妙恍惚起来,在室内这里角落摸一下,那里橱柜摸一下,就是静不下来想到外面去。初春时节,严寒不再,街上虽不是万紫千红,但秃秃的街树在枝丫之间,已似微微冒出点滴颜色。再过数日,街上就偶尔飘来一阵发芽清香,走着走着,抱着自己,想想这一年该做点什么,想想以后该做点什么……想到这些,自己心里就会融掉上面那层薄薄的冰。

    住五四大街那阵子,原本初春我是喜欢散步到后海去的,但自从那里越来越人工化之后,就没再去了。后来,倒是觉得景山公园内另有一番极古雅的幽静,很快就成了新欢。

    景山公园虽然不大,但处处有好些小亭倚靠小山而筑,各有别趣。我常沿着石阶而上,初春尚冷,游人不多,走进亭子里,只见亭下错石参差,亭上云空谧静,在这里读沈三白的小文章最合适了,他的闲情也如初春般淡淡的,教人连时间都不懂溜到哪去了。

    初春搭个长途车,到怀柔红螺寺也挺好。第一好是时节尚早,游人不多;第二好是红螺寺的附近山上,松树林里空气特别好,能醒人心智。尤其慢慢爬上观音山,再从观音亭沿着山脊走过去,很快就能抵达一处视角完全敞开的山巅。

    这场攀爬的劳动,绝对是值得的,呼吸着初春的清新,全身脉络仿佛也通畅起来,尤其从这里俯瞰怀柔,在完全没有边际的天空底下,怀柔就似一片镶嵌在大地上的什锦玉石,各个颜色都在微微蠕动,生机勃勃,叫人禁不住多望几眼,胸膛胀得满满的。

    旅居那时,北京多处公园都有初春露天书市,尤以朝阳公园那里的规模最大。人虽然不少,但四周够亮,因而也不显挤。大家心平气静,都很安静地在树木渐渐复苏的气味里,同时也嗅著书页的气味,仿佛读到每一行字,到了自己耳边都似呢喃一般,也很有“极想这一刻就如此停下来”的感觉。

    之后,我就会慢慢走回城南去。出天坛南门,经过景泰桥,河岸边竟有些柳树等不及了,一粒粒,冒得真是有点尴尬,呵呵!

    然后过了景泰桥,安乐林路上有我喜欢吃的面摊子,来一碗热腾腾的面吧!“刷刷刷……”看着眼前那股匆忙的烟雾,像个笑不拢嘴就跑开的人,还真是的,暖了舒舒服服的胃,我才心甘情愿回到住处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