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本兴:随兴所郁──元宵不做单身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本興:隨興所郁──元宵不做單身狗

    忠犬八公(Hachiko)的铜像竖立在东京的涩谷站外,对爱狗之人,我四年去了两次,排队争相拍照的人群,络绎不绝。



    这只叫八公的秋田犬,虽然主人去世,它还是风雨无阻地在涩谷站痴痴等待,其忠心盛名和感染力,拍成电影,赚人热泪。(其实每一只狗体内的热血,不是对主人一心不二吗?)

    今年春节,我再去拜访,却看到令人震撼的画面。在寒风凛冽中,一个男士,手上拿着一束玫瑰花,身上挂着大纸牌写着中英日文will you marry me?显得格外刺眼。

    个人觉得,此人作秀成分居多,因为他戴着口罩,无法见到真面目之外,在大字报上也没列明娶妻条件,以及自己的优势。反而在八公铜像面前,凸显本身是单身狗之落寞情怀。

    我见他无人理会,上前替他拍个照,并上传面子书,写年初七被人催婚。友人看了此照,对比我的形象特征,还误会是我本人呢。大错特错!我才不会如此做作夸张。

    我若干年前在面子书纯粹搞笑,写了征伴短文,结果有人私函要“面试”,令我啼笑皆非。可以想见网络世界也可以编织美丽爱情。这也难怪爱情邮包锁定空虚寂寞的女人,虚拟的情爱有人甘之如饴,甘心受骗。

    流浪是我的本钱

    我也谈过恋爱,二十来岁情到浓时轰轰烈烈,我的前女友说,我是无脚的鸟,我爱自由的天空,流浪就是我的本钱。

    如今到了4字头,处理离婚案件繁多,暮然回首后,反而心如止水,感情对我可有可无。若有,最好是细水长流那种,又或者若即若离,在需要时,有个温暖港湾,倾诉的对象。

    仔细想想,我好像比较不需要爱人的港湾,或者知心好友也可取代情侣关系。

    又或者在寂寞时,家中一只狗也可陪伴,取代任何人的关系。虽然我的宠物在本地出生,不过血缘是日本柴犬。它未满两个星期,养到如今,已5年有余。想不到,它已和我朝夕相处五年了。人生又有多少个五年呢?我的狮子,已有女友也生了一只孩子。而我,至今还是单身一人。你呢?

    祝元宵节快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