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老戏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老戏骨

    希盟上台后,新加坡人的担忧正一点接一点浮现。



    弯桥,领海、领空、水价……,敦马的追击,只能面对,无法回避。

    新加坡觉得被当沙包,其实,每次挨打,国内爱国情绪就高涨,加加减减,可能还有赚。

    敦马一谈到新加坡是倒着走的,几时出手,谁也说不准。

    关于水价,他早已公告天下,一定会再谈供水协定和水价,一点也不让人意外。

    马新水供协定是57年前定下的,要到2061年才期满。

    不过,协定的头25年是“死约”,之后是“活约”,也就是说,协定签署了25年后,双方可重新检讨条款。

    敦马一向认为我国在做亏本生意,最新比喻是“Nasi Lemak价”,大马以每千加仑3仙的价格卖生水给新加坡不合理,连椰浆饭都买不到。

    新方的立场是没得谈,新加坡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水供协定是马新缔结分家协定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任何违约行为,等同于挑战新方主权的独立性,并指大马于1987年决定不调整生水价格后,即失去检讨水价的权利。

    痛在大马

    新国政府对敦马的野心深表疑惧,一方面又觉得老人家不会在位太久,小孩吵架,吵吵和和,静观其变,见招拆招。

    敦马每次出手,都是硬中带软,确保让新加坡感到挨揍,却又痛在大马。

    吵久了,出拳的和挨打的,老戏骨都知道如何化解。

    最辛苦的是陪跑的马仔,演到脸部表情都僵硬了,还要硬着头皮上场,表演爱国。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