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澄:有用与无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碧澄:有用与无用

    以往,常以为老庄两人同属“无为”一派,偏向消极与出世,与墨家和儒家的积极与入世,适得其反。



    最近偶尔觉得无聊,翻到杨照《老子:乱世里的南方智慧》(2014台北联经出版)一书,惊觉作者能妥善地道出两者之间主要的分别。他认为:老子“游于道,善用道”“万物混同,以虚为本”,而庄子的豁达和开阔,给汉末动乱的社会提供新的思维和世界观。于是,有了所谓“治世黄(帝)老(子),乱世老庄”的说法。

    庄子一味强调“有用”给人们带来的祸害,主张以“无用”为依归;老子则说明“有”和“无”的“道”。

    在现实生活中,“无”和“空”的确有其具体的作用。他说的“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看似抽像,其实不然。依照杨照的说法,老子“不是全舍全无,而是有无相合,有取有舍”。理论可谓想当中肯。

    如今的世界政局,芸芸众生少有隐退的趋势,反而人人竞相要出位。争出位,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动机不外为了出仕。简而言之,多为个人的私利为出发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正适用于这方面。“无为”的思想当然已不管用了。“无为而治”的念头比乌托邦更乌托邦,遥不可及。我们要分辨的是那些争着求出仕之辈到底对国家社会是“有用”或“无用”。

    很明显的,我国那群被群众摈弃的人,长久以来只会动脑筋把国库占为己有,丑陋的勾当终于被揭发,为千夫所指,怎么会是“有用”的一类?说他们是废物,倒还恰当。废物被利用,又有点儿正面的作为,那还差不多。偏偏还要装着乐观潇洒的样貌,日夜招摇过市,在在表现其“有用”的一面,试图掩盖其过去的“无能”和“无用”。甚至私底下奢望有朝一日,咸鱼翻生,从“无用”再度变回“有用”,只那么三几年间,又是一条好汉。

    纠结心灵归于宁静

    只那么一翻一转,就让一切变得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这些“无用”之徒,杖恃着多年来搜刮得的财富,居然身边还有大批喽啰为他们呐喊叫阵,你气得血压攀升,以至血管爆裂,他们更加得意洋洋。

    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出现各门各派的思想学术领域,除了儒家、墨家、道家、兵家,还有纵横家、阴阳家、杂家等等,可惜独缺一派“复活家”,教导个人或集团如何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起死回生,供那些被人挤出圈外之徒作为参考,不至乱打乱闯,前言不对后语,自相矛盾,丑态毕露,自取其辱。

    在没有侥幸的情况下,但愿那批早已“无用”之流,收好各种面具,不再变脸,立马承认所犯过错,接受公正的制裁,或归隐深山,让纠结的心灵归于宁静,并得以安享晚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