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零和游戏与杂货铺定位模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劉彥運:零和遊戲與雜貨鋪定位模型

    我国的政治局势发展确实令人浮想联翩。每一出政治戏码似乎都有一定的轨迹可循,跳脱不了既定的理论模型。



    首先我们先来看零和博弈,或称为“零和游戏”,是指一在项游戏中,游戏博弈的双方有输有赢,一方所赢正是另一方所输,而游戏的总成绩永远为零。零和博弈早在2000多年前就广泛用于有赢家必有输家的竞争与对抗机制。

    在现今的社会,尤其是政治及经济领域,零和游戏规则越来越受到重视,因为在政治与经济领域中有许多与“零和游戏”相类似的局面。尤其是政党政治中,零和博弈的思维体现得更加明显,强势的一方吃掉弱势的一方,一方的所得正是另一方所失,双方都想尽办法损人利己。

    最近土团党主席兼首相敦马哈迪宣布,接纳巫统的7名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使得土团党的国会议席一下子增加至22席,成为国会的第四大党,排在公正党、行动党及巫统之后。如今,土团党又大张旗鼓,准备东渡沙巴,扩张“地盘”,而沙巴之前已经退出巫统的10余位国州议员相信也会跟着加入土团党。据消息指出,沙巴的巫统有10万名巫统党员,准备加入土团党。如果这些消息成为事实,毫无疑问将对巫统造成很大的打击,而土团党则坐收渔翁之利,势力急速扩大。

    敦马算盘打得“响亮”

    土团党接纳或“挖角”巫统国会议员的做法,很明显就是一场典型的“零和博弈”,土团党从巫统挖走多少个国会议员,就等于巫统失去了多少个国会议员。土团党所得,正是巫统所失,不浪费一兵一卒,不战而屈人之兵,敦马的算盘确实是打得“响亮”。

    其次我们来看美国经济学家霍特林提出的“杂货铺定位”模型,也就是后来被称为“霍特林模型”的民主两线制原理。所谓杂货铺定位模型,是指一条街上有两家杂货铺,为了争取更多顾客,两家杂货铺都趋向于把店铺设在街道的中心点,最后的结果是,两家杂货铺都开设在街道的中心点,紧紧挨在一起。

    霍特林模型经常被用来阐释欧美国家的两党政治或两线制。在竞选拉票的时候,尽管两党或两个政治联盟互相攻击,提出各自的政治纲领,吸引选民,一旦一方上台执政,其实际的政治纲领与前朝政党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政策上也不会有很大的改变,本质上其实是相似的。

    杂货铺定位模型其实也适用于我国去年509 改朝换代之后的政治状况。希望联盟与国阵在竞选时互相攻击,互相谩骂,双方都提出吸引选民的竞选宣言或政治纲领。希望联盟甚至在竞选宣言中提出要建立一个公平公正,不分种族的新马来西亚;希望联盟4党平起平坐,共同决策。

    然而后来的政治局势发展却让我们看到,土团党提出的土著优先政策明显与巫统奉行的种族政策如出一辙,而所谓的希望联盟4党平起平坐,很显然已经变成由1人或1党独断,接收巫统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其它3党明显失去制衡的力量。这种情况与前朝国阵似乎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实际上如果认真细究,我国的政治局势及发展模式远非零和游戏和杂货铺定位模型能够详尽阐释,也许还有更多博弈模型能够适用。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