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完结篇)‧客机遭击落 马航最惨重空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流金年代(完结篇)‧客机遭击落 马航最惨重空难

    每周五登场

    2014年7月17日,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飞往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马来西亚航空MH17班机,在靠近俄罗斯边界的乌克兰领空内,在3万3000英尺高空被导弹击中,在空中解体,导致298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数罹难。



    罹难者分别来自大马等17个国家,当中196人为荷兰人,43人为大马公民,其中包括时任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的外婆西蒂阿米拉及6名国际爱滋研究专家及亲属。

    此空难为马航营运68年以来,罹难人数最多的一场空难,也是历史上民航客机遭击落事件中,致死人数最多的一次,引起国际大幅度报道。



    原定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飞往吉隆坡国际机场的MH17班机,遭导弹击落,导致298名乘客回不了家。
    原定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飞往吉隆坡国际机场的MH17班机,遭导弹击落,导致298名乘客回不了家。

    鉴于客机在高空解体,乘客全数从空中直坠地面,现场尸骸遍布,弥漫一股浓厚的尸臭味。

    空战发生之后,大马、荷兰及乌克兰等国迅速组成国际调查小组,现场也有800人参与搜索工作,24小时即寻获近181具尸体。

    灾场尸骸遍野,且飞机残骸散落一地,让人触目惊心。
    灾场尸骸遍野,且飞机残骸散落一地,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罹难者尸体被保存在一列火车中的冷藏库内,等候被运往270公里以外的哈尔科夫,并交由荷兰方接受进行剖验,以鉴定死者身份。亲俄叛军随后也将起获的两个客机“黑箱”交给大马方。

    由于亲俄叛军及乌克兰政府军展开激战,客机坠毁地点刚巧位于战乱地区,导致小组成员迟迟不能将客机残骸移出,展开调查。

    联合国秘书长促两国暂停交战,让调查小组进入现场。但基于安全考虑,小组成员改道前往海牙,对已经收集到的资料进行分析,待乌克兰局势稳定后,他们才再度重返现场搜寻证据。

    专家正在检验其中一个失事飞机的残骸,以取得新线索送往化验局化验。
    专家正在检验其中一个失事飞机的残骸,以取得新线索送往化验局化验。

    空难后,有专家质疑马航为了省油而让全机人员冒险,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随后证实,MH17并非处于禁飞区。

    美国联邦管理局曾分别于2014年4月及7月1日发出警告,乌克兰政府将克里米亚半岛相关区域及东部地区2万6000英尺至3万2000英尺下的空域列为“禁飞区”,但MH17进入乌克兰领空前,已飞至3万3000英尺,没有违反安全准则。

    印有马来西亚国旗的MH17机身平躺在灾场。
    印有马来西亚国旗的MH17机身平躺在灾场。

    同年9月9日,荷兰方指出,MH17是遭到高能量物体从外穿透,对客机结构造成严重损坏,唯暂无法证实为机组人员疏忽,最终调查报告将于1年后公布。

    空难事件发生5个月后,首批客机残骸被送往荷兰南部的空军基地进行扫描及分析,同时也将展开案情重组的工作。

    亲俄叛军将起获的两个客机黑箱交给调查小组组员进行分析及扫描。
    亲俄叛军将起获的两个客机黑箱交给调查小组组员进行分析及扫描。

    被委派调查MH17事故的荷兰首席调查官鲍里森事后公布,调查小组成员对现场视频及影像进行分析,确定导弹是由俄罗斯第53防空导弹旅发射,并称一架山毛榉(Buk)导弹的发射车,被带到乌东亲俄叛军控制区,发射导弹击落飞机后,又迅速返回俄国。

    而在整个运送导弹过程中的所有车辆,都属于俄国武装部队;唯俄罗斯仍多次驳斥控诉,并强烈否认涉及MH17事故。

    无论如何,罹难者家属为抗议俄国不愿承认错误的行为,在俄罗斯驻荷兰海牙大使馆外,摆放298张白色椅子,并在椅子前排置放印有“为MH17争取公义”的纸牌,作无声抗议。

    2016年5月9日,罹难者家属委任澳洲律师楼,向俄国总统普汀索取每人1000万澳元(约2950万令吉)的赔偿。

    去年5月24日,MH17事故的中期结果报告再次核实,击落MH17的导弹,是来自俄罗斯军队。联合调查小组(JIT)首席调查员韦斯特比克也说,调查小组多年来已收集到很多证据,但暂未准备好提控,并透露调查已踏入”最后阶段“,惟仍有很多工作要完成。

    当时澳洲外交部也发表文告指出,对于联合调查小组发表的调查报告深具信心,同时希望为罹难者讨回公道。

    救援队伍在尸臭味弥漫的灾场搜索,并从废墟中移出飞机残骸及罹难者残肢。
    救援队伍在尸臭味弥漫的灾场搜索,并从废墟中移出飞机残骸及罹难者残肢。
    国际调查小组宣布,导弹由俄罗斯第53防空导弹旅从一架山毛榉导弹车发射。
    国际调查小组宣布,导弹由俄罗斯第53防空导弹旅从一架山毛榉导弹车发射。
    救援队伍在灾难发生后,立即赶抵灾场,扑灭仍未熄灭的火势。
    救援队伍在灾难发生后,立即赶抵灾场,扑灭仍未熄灭的火势。
    时任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慰问罹难者家属。
    时任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慰问罹难者家属。
    撰稿:吕嘉敏
    旁述:黄治振
    编辑:温琦婷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